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黑巫師祭典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Ceremonial of Dark Wizard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十二章 跟蹤

『跟、跟蹤雷木思?』彼得臉色慘白,看起來快要昏過去,他發著抖,害怕地說,『這、這樣不好吧?雷、雷木思不會喜歡我們跟蹤他的,而且……他、他那麼聰明……一定會被他……』

『彼得,有勇氣一點行不行?』天狼星皺著眉頭,『有時候真的搞不懂你為什麼會被分到葛來分多。』

彼得難過地低下頭,手指交互繞圈。

『你放三萬六千七百顆心啦!我拿五十萬金加隆發誓!我,詹姆‧波特想出的完美跟蹤行動是絕──對不會被雷木思發現的!』詹姆用他的食指敲敲腦袋,笑得很開心,『別忘了我是霍格華茲內最聰明的人!』

彼得抬起頭,給了詹姆一個微笑,他很崇拜詹姆的自信,彼得相信自己永遠沒辦法變得跟他一樣。

『你如果是最聰明的人,那我是什麼?』天狼星狡黠地問,他的右手握拳,似乎詹姆給了他不滿意的答案,就要把他打出寢室。

『那還用說!』詹姆一把勾住天狼星的脖子,『你是我「霍格華茲最聰明的人」承認的──第二聰明的人啦!』

天狼星快速出拳,詹姆則將他推到床上,伸舌頭扮鬼臉,天狼星不甘勢弱,拿起一旁威樂希的枕頭,就要往詹姆身上扔。

『那、我大概是霍格華茲裡最笨的人了。』彼得喃喃自語,他不知道該做什麼,只好自己收拾被弄亂的爆炸牌。

『彼得,你傻了嗎?』詹姆跳到雷木思的床上,抓起他的枕頭,『所有的笨蛋都在赫夫帕夫!』

『可是,當初分類帽……』彼得想說些什麼。

可是,你現在在葛來分多。』天狼星站在軟綿綿的四柱大床上,身子上下跳動,他高傲地說,『當初分類帽也有考慮把我丟去史萊哲林,不過它腦子清楚的很,讓我進了葛來分多。』

『所以,』詹姆接了下去,『你應該相信分類帽的決定。』

天狼星用力扔出枕頭,詹姆誇張地滾下床,在地上四腳朝天地哈哈大笑。

『我不玩了。』天狼星說,『只有我們兩個根本不好玩!』

『我也不玩了!』詹姆大笑,『因為你很遜!』

『你說誰很遜啊──』天狼星拿了自己和詹姆的枕頭,準備再發攻勢。

『呃,』彼得走到窗邊,看著草坪上追追打打吵吵鬧鬧的其他學生,午後的微風吹了進來,他稀疏的茶色頭髮稍後凌亂,『我們不是要去跟蹤雷木思嗎?』

『嘿!小彼得提醒我們要去冒險耶!』詹姆跳到彼得旁邊,枕頭用力敲他的頭。

『這才是葛來分多應有的氣魄!』天狼星將枕頭往上扔,在羽毛紛飛中高喊著。

『你總算想通了,我很怕你決定不跟著我們──還好,你還是選擇了我們這群老朋友!』詹姆拍拍彼得的肩膀,『我們準備準備吧!天知道我們會跟蹤到多遠的地方。』

『詹姆,』天狼星也跳下床,『我們最好躲在隱形斗篷內,再去醫院廂房看狀況,照雷木思的細心程度,大剌剌跟在他的後面不是個好主意。』

『這還用你提醒嗎?』詹姆從他的身後拿出銀色的隱形斗篷。

天狼星發出像狗吠一樣的笑聲,詹姆把屎炸彈丟給彼得。

『好好保管,記得帶著魔杖。』

詹姆拉開寢室的門,門外路過的三個一年級生被他的氣勢嚇到,三個人一副要上戰場似地離開寢室,而後又大大方方地跨出交誼廳,並在三樓人聲鼎沸的長走廊上,假裝對一位五年級雷文克勞男孩飼養的變色龍很感興趣,趁著天狼星享受地親吻完那隻變色龍,在天狼星親衛隊的尖叫與變色龍爭奪戰中,三人趕緊躲進斗篷裡,往醫院廂房奔去。

他們非常幸運,到達時,卜瑞登‧威樂希已經服用完『鎮定魔藥』離開,雖然詹姆刻意的伸出腳絆倒他,卻也嚇不了心情正冷靜的威樂希,這讓詹姆有些失望。

他們躡手躡腳地走進醫院廂房內,雷木思站在牆邊,龐芮夫人則在收拾桌上瓶瓶罐罐。詹姆發現,雷木思原本偏白的皮膚有一些發黃,嘴唇甚至變成紫色的,他的眼睛睜不太開,而且眼白佈滿血絲,他有些坐立難安的東張西望。

『我可以關上門嗎?』雷木思問道,他的聲音有點發抖。

『好,這樣也能避開不必要的麻煩。』龐芮夫人微微一笑,她現在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竹籃子,忙碌著把一堆瓶瓶罐罐放進去。

『您真的很體貼。』雷木思突然說道,他硬擠出微笑。

在詹姆身邊的天狼星打了個冷顫,他好像很想發出笑聲。

『這是我應該做的,好了,』龐芮夫人看了看時間,『等我們到達目的地,應該還有足夠的時間讓你走過去──』

『嗯。』雷木思低下頭。

『你的魔杖。』龐芮夫人伸出手,雷木思趕緊上前,交出魔杖,龐芮夫人接下它,放進塞滿魔藥的竹籃裡,『這些藥罐上都標明清楚了,你應該知道什麼藥用在什麼地方吧?』

『要求我調出來可能很難,』雷木思苦笑,『但是要我分辨,應該還容易些。』

『那就好。』龐芮夫人拿出自己的魔杖,在竹籃上點了幾下,『跟往常一樣,需要使用時再解開這個符咒。』

『好的。』

『我們出發吧。』龐芮夫人脫下圍裙,『我不能離開太久,今天是萬聖節,許多孩子都會趁機搗蛋,吃了壞肚子的糖果之類的……他們會需要我。』

『如果您放心不下,我可以自己去。』

『不,這是我的工作,我的責任,』龐芮夫人搖搖頭,『鄧不利多教授不會允許……』

『我懂了。』

他們兩人往門口走去,隱形的三人急忙讓開,並且搶在龐芮夫人關上門前跟了上去。他們悄聲追隨在後,一路上,雷木思與龐芮夫人沒有說多少話,倒是有許多學生會開心地向龐芮夫人打招呼。

『他們到底要去哪裡啊?』彼得問。

『也許是找龐芮夫人去治療那位親戚。』天狼星說。

『可是這跟狼人沒關係啊?』彼得小聲地問。

『詹姆……你認為呢?』天狼星問。

『嗯,』詹姆認真地說,『我從來不曉得雷木思喜歡這一型的成熟女性……』

天狼星差點大笑,他趕緊咬緊牙,但身體卻忍不住顫抖。

『不會吧?』彼得又嚇到了,『我一直以為,雷木思其實喜歡……』

『路平。』龐芮夫人突然開口,跟蹤的三位趕緊閉嘴,認真傾聽,『記住,如果明天天亮時,發現重到連這一籃藥都無法控制,請你忍著,馬上趕回霍格華茲,發信號,我會知道的。』

『好的。』雷木思笑了笑。

『在籃子底有一些麵包可以裹腹,記得不要把籃子帶進「尖叫屋」。』龐芮夫人叮嚀,『如果全被打碎了,不但你會痛苦,我也會為這些魔藥心疼。』

『我一定會注意的。』

他們已經來到入口大廳,天狼星吞了口口水,因為布依緹‧天茍為首的那群親衛隊,正著急地在計分沙漏旁大聲討論天狼星的蹤影,她們焦急的臉讓詹姆忍不住輕笑了幾聲,也因此嚇壞了一位赫夫帕夫新生。

隨著龐芮夫人走出城堡,一大片青綠草坪熱情地躺在前方,放假中的霍格華茲學生們,或是在草坪上翻滾、打瞌睡,或是追逐、玩弄魔法玩具,湖邊依舊擠滿著玩水的女孩,樹下三三兩兩的坐著認真看書的人,花圃附近則全是一對對情侶,花朵和草叢正巧擋住了他們的臉。

『詹姆,』天狼星說,『我有另一個猜測……』

『什麼猜測?』彼得問。

『就是關於,雷木思每月消失和關心狼人消息的猜測。』天狼星默默地表示。

『嗯……』詹姆靜靜地說道,『也許我知道你想說些什麼。』

『到底、到底是什麼猜測?我怎麼都想不到?』彼得著急地說,『你們告訴我吧──你們的猜測應該不會是「其實雷木思才是狼人」這麼好笑吧……』

『彼得,也許我該認真地改變對你的看法。』天狼星說。

『其實你也沒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傻。』詹姆狀似輕鬆地微笑。

『不會吧?你是說……雷木思……真的是……』

『這只是一個猜測!』天狼星說。

『可是……狼人……不像他啊……』彼得又說,『狼人不是殘酷又兇惡?他們有的連活人肉都吃!』

『我們說這是一個猜測,』詹姆說,『你不用那麼緊張。』

『是啊,』天狼星看著雷木思瘦削的背影,『這不過是個……無聊的猜測罷了。』

 

 

『真是的!真是的!我的小天天到底跑去哪裡了呢?』布依緹氣極敗壞地跺腳,她瞪著鏡子裡亂糟糟的頭髮,魔杖在上頭戳呀捲的,想要恢復平時的伏貼。

『布依緹……剛剛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雪妃關心地問,她的皮膚還是一樣白淨淨的。

『沒什麼啦,不過是一隻巨大的變色龍在我頭頂上亂爬,』布依緹裝得不在乎般,可是她又把一搓頭髮燒壞了,『而且是小天狼星吻過的變色龍喔?怎麼樣──羨慕吧?』

雪妃苦笑,她很討厭爬蟲類,看著布依緹一直呵護她的秀髮,讓雪妃感到非常無聊,她們倆正坐在空蕩蕩的交誼廳內,大部份的人已經前往餐廳了,不久之後,一年一度的萬聖節晚宴即將開始,聽說鄧不利多教授今年難得邀請了魔法世界相當有知名度的歌唱魔法師團體來表演,雖然雪妃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誰。

布依緹總算將頭髮弄成完美的捲度,她拿著魔杖,朝自己的指甲點了幾點,柔和的粉紅色立刻附著上去,遮蓋了之前金色的指甲。雪妃‧默裘知道,這些魔法都是從璐努娜教授身上學來的,她不由得開始佩服布依緹‧天茍,畢竟自己在符咒的學習與應用上,真的非常沒有天份。

『喔,我都已經盛裝打扮好了耶,』布依緹不耐煩地說,『莉莉到底在做什麼啊?』

『也許……她在找東西?』

『希望如此喔,』布依緹檢視自己臉上的妝,『只要莉莉不要再去招惹那個姓瑞斗的女人就好了。』

『莉莉真的很擔心她。』雪妃說,『她好像很喜歡與艾蜜莉相處。』

『哎呀,我看人那麼準,怎麼可能不知道莉莉在想什麼,』布依緹不滿意自己的口紅顏色,又揮了揮魔杖,『她太想照顧瑞斗啦,她希望瑞斗能變得跟我們這群正常人一樣,不要老是「我要殺了你」、「你們這群蠢貨」,到底威脅人。』

『布依緹,不要再說了。』雪妃低下頭,『我覺得、艾蜜莉真的有一點可憐,我們全部的人都不跟她說話……』

『還好啊,她看自己的書看得挺快活的。』布依緹說,『真是怪人,妳沒發現,她總是在看黑魔法的書嗎?我聽史萊哲林的女生說,這種狀況簡直就跟最近被他們史萊哲林狠狠教訓的一個二年級生一模一樣。』

『嗯,妳說的是石內卜吧。』雪妃想了想,『我記得一年級時,艾蜜莉有用黑魔法對付過他……』

『打是情、罵是愛嘛。』布依緹站起來轉了個圈,『說不定這兩人有姦情,妳不覺得他們真是相配到了極點嗎?話說回來,我跟小天天也是超級相配的一對呢──』

『天茍,我真懷疑妳的父母生了妳這樣一個女兒,居然沒有馬上把妳掐死?』

布依緹嚇了一跳,她轉向女生寢室的樓梯,艾蜜莉‧瑞斗,張著恨不得殺死在場所有人的紅色雙眼,步步下樓,黑色長髮在身後飛舞。雪妃似乎也嚇著了,她從沙發上跳起來,心驚膽戰地站到布依緹身邊,想離艾蜜莉越遠越好。

可是更令她們訝異的是,莉莉‧伊凡居然笑吟吟地跟在艾蜜莉身後,似乎遇到什麼好事一樣。

『莉莉!妳終於好了,』布依緹高聲呼喊,『喔,我跟雪妃真的等妳等好久,我們快點走吧!不然就搶不到餐廳的好位置了喔!』

『妳想逃了嗎,天茍?』艾蜜莉冷冷地說。

『我想怎樣關妳什麼事?我警告妳,我現在身為天狼星親衛隊的隊長,只要我願意,我可以馬上召集全霍格華茲的親衛隊成員,把妳活活壓死。』布依緹一邊警告一邊往門口移動。

『霍格華茲的笨蛋本來就多,』艾蜜莉說道,她已經下了樓梯,坐在一張扶手椅上,又開始讀她自己的書,『要不然怎麼會追丟了妳們的布萊克?』

『妳……妳妳……』布依緹搽滿白色粉的面孔漸漸發紅。

『不過也只有妳們這種程度的人,才會連也沒多高竿的布萊克都會追丟,』艾蜜莉淺淺一笑,『仔細想想,妳們跟布萊克,還真的挺相配的喔?』

『艾蜜莉‧瑞斗!』布依緹抽出魔杖發瘋似地大喊,『我今天不殺了妳我就不姓天茍!』

『好了啦,』莉莉一蹦一跳地擋在布依緹前面,『我們快點去餐廳吧!我已經餓了好久囉!』

雪妃也拉拉布依緹的袖子,並憂心忡忡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玩弄魔杖的艾蜜莉,她在布依緹耳邊說了類似『快走』、『走了啦』的話,布依緹在莉莉和雪妃請求下,氣沖沖地被推出交誼廳,在胖女士闔上門前,她還不忘對著交誼廳內所剩的最後一人大聲咆哮:『妳去死吧!瑞斗!妳的父母會生下妳真的是他們的恥辱!』

『不要再說了,走了啦──』

『艾蜜莉,妳也要快來餐廳喔!』

門用力關上,艾蜜莉靜靜地讀著手中的書。

『只有笨蛋才會去參與那種蠢活動。』艾蜜莉自言自語著,『再說,我的存在,對於我的父母,甚至是整個家族來說──的確是種恥辱。』

壁爐內的火燄熊熊燃燒著,一點點火星發出霹啪的聲響,艾蜜莉轉向壁爐,她的臉孔在搖曳的橘紅色火光下,顯得更加冷淡。

『甚至是一種禍害吧……』

 

 

天空呈現漸層的橘紅色,圓滾的夕陽有如酒醉一般昏沉,它以非常緩慢又不捨的速度直往地平線下墜落。如絲般的雲,染上秋意十足的色彩,在涼爽的金風吹送下,悠悠溜過遼闊無際的天。晚霞之下每個人都是金黃色的,此時校園內的人群越來越少,他們紛紛朝點亮燈火的城堡前進。

詹姆知道,一年一度的萬聖節晚宴即將展開,他自然也聽說了鄧不利多邀請樂團的事,而且根據非常可靠的消息(他是從級長法蘭克‧隆巴頓身上聽來的),這一次霍格華茲的教職員難得答應了廚房準備奶油啤酒。

『我好餓喔。』彼得小小聲的抱怨。

『我也很想念餐廳桌上那豐富的萬聖節大餐啊,』天狼星說,『我一直期待能再一次吃到蝙蝠燉湯,這讓我有誤把石內卜吞下肚的錯覺。』

『不要想就不會餓了啦。』詹姆皺著眉,躲在隱形斗篷裡又悶又熱,而且龐芮夫人和雷木思已經快繞了一圈霍格華茲了,雷木思的身子也開始又搖又晃,像隨時都會突然暈倒一樣。

『真搞不清楚他們到底要去哪。』天狼星說,『這個方向除了禁忌森林外已經沒有其他東西了。』

『他們該不會真的要進去森林吧。』彼得害怕地問,『會不會森林裡的狼人傳說,就是雷木思他……』

『喂喂喂,現在又還沒確定雷木思是不是狼人,不要隨便亂講好不好,』詹姆不太高興,『我想雷木思現在一定很希望自己坐在餐廳裡面,他最喜歡餐後甜點了。』

『我也很喜歡,』彼得說,『我想吃布丁。』

『還有焦糖杏仁餅。』

『還有奶油草莓塔,每次都要跟女生搶。』

『對了對了,主餐的南瓜燉牛肉超棒,萬聖節限定耶!』

『喂,』這次換天狼星抱怨,『剛才是誰說不要想吃的才不會肚子餓?』

詹姆輕輕笑了幾聲。

『詹姆……』彼得突然驚恐地說,『雷木思他們好像不是要去禁忌森林耶。』

『怎麼說?』詹姆回問。

『這一條路,』彼得吞了口口水,『好像是通往去年,我們跟達維‧哥傑、提姆‧甘那尼他們一起玩遊戲的路。』

『啊?達維跟提姆,』詹姆想抓抓頭卻想到自己正躲在斗篷內,『我有跟他們玩過什麼遊戲嗎?』

『達維‧哥傑的眼睛被打傷的那次啊──』

彼得試著想幫助詹姆回憶,天狼星卻忽然驚呼:『渾拚柳!』

『渾拚柳?』詹姆瞪大眼睛,在前方不遠的一個小山丘上,一株樹幹極粗壯,不斷揮舞發出咻咻聲,打落一地葉片的怪樹,正暴躁地迎接前來拜訪的客人。

瘦小的雷木思與龐芮夫人正不知死活地往渾拚柳走去,詹姆差點沒失控地脫離隱形斗篷衝上前阻止他們。

『他們瘋了嗎?』天狼星幾乎要叫了出來,『龐芮夫人在霍格華茲待那麼久了!怎麼可能不知道那棵樹有多神經病?雷木思去年也見識過渾拚柳的厲害了啊?他們到底在想什麼?』

『我記得達維‧哥傑的眼睛還是龐芮夫人親自治療的。』詹姆冷靜地說。

『可是……』彼得提出意見,『鄧不利多教授說過,這棵樹是去年夏天才種的……』

『說到那件事我才一直想不透,』詹姆說,『到底學校要種這麼一棵恐怖的樹做什麼?就算是別人送的,也沒必要種啊!它那麼危險……』

『詹姆,』天狼星認真地說,『我覺得你說話開始像伊凡了。』

『拜託,我那麼帥,』詹姆說,『只有她學我的份,那有我像她的份呢?』

『是啊,你真帥喔。』天狼星有點嘲諷般的說。

『啊──啊!幫幫忙!詹姆!』彼得尖叫,他整個人突地滑出隱形斗篷,重重地摔在旁邊的灌木叢上,天狼星被彼得絆倒,整個身子也滾出斗篷了,他摔得臀部麻痛,正想大罵彼得時,卻赫然發現──

『詹姆!你的腳邊有蛇!』

那是一條全身發黑,大概有三公尺長的蛇,牠的頭充滿惡意,三角形的臉搭上銳利的黃色眼睛,蛇信輕吐,似乎有毒的蛇牙泛著一層紫光。詹姆來不及做什麼反應,天狼星立刻抽出魔杖對牠下咒,那條蛇被拋得高高的,再重重摔在地上,牠有點搞不清楚狀況的東轉西轉。

『你們兩個在做什麼!快點躲回斗篷啊!快!』詹姆一邊吆喝一邊觀察四周狀況,幸好雷木思離他們有些距離,而且他正和龐芮夫人交談,並沒有注意到三個好友被一條臭蛇嚇得雞飛狗跳。

天狼星拉起彼得,跨過那條蛇衝向詹姆,沒想到那黑蛇猛然轉過頭,張著血盆大口撲向看起來最可口的彼得。

『不要啊!我一點都不好吃!』

『彼得,你快對牠下咒啊!把牠炸爆!』

『詹姆,你以為彼得是瑞斗嗎?他哪會「猛擊咒」?』

『不管了啦,你們兩個快點來隱形斗篷這兒!快點!』詹姆伸出一隻手揮舞,這種畫面有一點詭異。

彼得用盡全力狂奔,天狼星在他身後保護他,他對那條不該出現在這種地方的笨蛇射了幾個符咒,卻只能使那條蛇暫時停頓而已。

詹姆乾脆把斗篷撐了起來,讓彼得和天狼星能順利躲進來,就在黑蛇要咬上天狼星的腳踝時,他們瞬間消失,那條黑蛇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地停止獵食,在四周繞了幾圈後,鑽進草叢內消失不見。

『嚇死我了。』彼得說,他氣喘如牛。

『我才被你嚇死!』天狼星抱怨,『沒事鬼叫什麼!』

『可是牠看起來很毒啊!』

『噓──』詹姆要他們安靜,他驚慌失措地說,『龐芮夫人走過來了!』

『雷木思呢?』天狼星焦急地問。

『不、不知道!』詹姆說,『他好像……消失了!』

什麼?』彼得尖叫。

詹姆趕緊摀住他的嘴,三人慢慢移離通道,讓鬆了口氣般的龐芮夫人往城堡的路走去。

『你不覺得我們該去攔住她,問清楚雷木思去哪了嗎?』天狼星激動地說。

『不行,這樣太冒險了。』詹姆說,『她們一定會認定我們不該知道,又會像鄧不利多那樣說:「等他準備好再告訴你們」之類的蠢話。』

『那怎麼辦?』彼得很緊張,『我們追丟了啊!』

『不管如何,我們到渾拚柳那邊去看看,』詹姆說,『說不定……那棵樹被種在那裡是有所目的。』

『啊,』天狼星露出狡黠的笑容,『記得教授說過,渾拚柳是別的國家來守護重要的東西,金銀財寶、武器、或者是……』

密道!』詹姆說,『我敢打賭,那棵樹下一定有一條密道!』

『你是說,我們又要靠近那棵樹了嗎?』彼得說,『我不要,我不想跟達維‧哥傑一樣!』

『這可由不得你。』天狼星撥開隱形斗篷,一把抓住彼得,而詹姆將隱形斗篷收進長袍前襟,抽出魔杖,興奮地說:『我們來大幹一場吧!就當作替達維‧哥傑的傷口表達一點歉意!』

 

 

餐廳上空平時飄浮的白色蠟燭換成一盞盞南瓜燈籠,牆上懸掛著搭配萬聖節而有的紫色和黑色帷幔,四張長條狀的學院餐桌上正如往常一般擺滿美味佳餚,在奶油蛋糕上棲息的糖霜蝙蝠、牛肉依偎著蟑螂形狀麵條(這讓威樂希嚇得差點沒昏倒)、顏色像極鮮血卻又散發濃郁香味的羅宋湯,除了一些古怪的應景食物外,南瓜汁和奶油啤酒無限量供應。教職員桌被移了下來,原本放置教職員桌的地方架設了一個五光十色的舞台,五位穿著金光閃閃的巫師、女巫,正搖晃著腦袋,一邊嘶吼高唱,一邊操控爵士鼓、吉他等樂器自動彈奏,台下的學生情緒興奮到最高點,他們點亮魔杖拚了命地揮舞尖叫,餐廳的屋頂幾乎要被掀起來了。

並不是所有人都很享受這場晚宴,莉莉‧伊凡很顯然受不了這種高分貝環境,她變出兩塊耳塞,堵住耳朵,卻也無法抵擋魔法歌唱家的恐怖歌唱能力,她一邊痛苦地吃著烤布丁,一邊思索要怎麼樣突破人潮先回到葛來分多交誼廳。

布依緹‧天茍在她身邊搖頭晃腦,她的尖叫聲從未停過,莉莉真搞不懂她怎麼會有這麼多的精力,白天追著天狼星‧布萊克一整天,夜晚還能瘋狂地隨音樂起舞。而一旁的雪妃‧默裘更讓莉莉看傻了眼,一直都是溫文儒雅、斯文有禮、安安靜靜的她(除了看魁地奇時),居然會是這個莉莉連名字都唸不出來的魔法樂團的歌迷?雪妃還早早地索取到那些巫師、女巫的簽名照,每一首她們的歌她都嘶吼得出來──

莉莉開始羨慕留在交誼廳的艾蜜莉了。

『我真的應該和艾蜜莉留在那邊讀書,』她玩弄著剩下一半的烤布丁,『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拉進彼此的感情。』

她的手移到口袋,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還有一件值得高興的事呢。

伊凡!

莉莉回過頭,葛來分多的魁地奇隊長哈而法誇張地揮舞雙手,不過這種舉動在瘋狂的人群裡面,顯得非常正常。

莉莉朝旁邊挪了一點位置,哈而法挽著他的女朋友安娜‧威巴斯坐了下來。

『呼,總算有位置坐了。』哈而法吐了口氣。

『都是你啦!就說要早點過來的吧!』安娜嘟著嘴,馬尾一晃一晃的。

『呃……』莉莉有些為難地說,『你們……要坐在這邊嗎?不好意思,我在幫別人佔位置……』

『喔?幫誰啊?』哈而法興奮地問,『該不會是我正要找的人吧?』

『找的人?』

『是啊!我在找我們葛來分多萬中無一的魁地奇奇才、天生的追蹤手、這輩子都該在掃帚上度日的天才球員奧古斯汀後代──詹姆‧波特!』哈而法大聲地說,安娜忍不住捏了他一把,『哎呀──妳剛才還沒捏夠啊!我正在說話耶──』

『廢話一大堆,再這麼囉嗦我就不理你囉!』安娜吐吐舌頭。

『呃,』莉莉覺得自己正在當所謂的電燈泡,她尷尬地說,『如果你們在找波特……很抱歉,我沒有看到他。』

『我還以為妳一定知道他去哪裡咧,我找他找了一整天了!』哈而法隨著音樂搖頭晃腦。

『我為什麼一定要知道那個波特去哪裡啊?』莉莉有點不高興。

『你們不是在交往嗎?』哈而法不知死活地問。

我跟波特一、點、關、係、都、沒、有!』莉莉很想把桌上那一鍋蝙蝠湯潑過去,可是對方是大了好幾年的學長。

『抱歉抱歉,誤會妳啦!』哈而法笑了笑,他突然雙眼發光,又再次叫了起來,『嘿!包曼!包曼!』

不遠處,詹姆的哥哥,包曼‧波特,正和級長法蘭克‧隆巴頓坐在一塊兒,可是兩人沒有交談,目光也望向遠方,法蘭克看著一位圓臉的活潑女孩跳舞,莉莉記得他叫作愛麗絲,包曼則舉著奶油啤酒動也不動,傻楞楞地盯著雷文克勞餐桌。

『包曼!包曼!』哈而法丟了一個麵包過去,包曼才慢慢地端著奶油啤酒走過來。

『嗨,包曼。』哈而法揮揮手,安娜示意地點點頭。

『怎麼了嗎,隊長?』

『沒什麼啦,向你打聽一個人順便告訴你明天一整天都要作魁地奇訓練,』哈而法說,『我們下週就要跟史萊哲林比賽了。』

『沒有問題,』包曼握緊拳頭,唱歌般地地說,『我會打敗他們的──我們會取得勝勝勝利!

『是「我們會打敗他們的」,魁地奇不是一個人就能玩的運動,』哈而法晃了晃手指,『我告訴過你很多次了。』

『是啊,』包曼喝了一口奶油啤酒,目光又微微飄向雷文克勞桌,『你到底要打聽誰?』

『他們的打擊手──艾奎某擬呀。』哈而法賊賊笑著,包曼整口奶油啤酒瞬間噴到哈而法臉上。

『你、你說什麼?』包曼的臉微微發紅,不知道是不是喝太多啤酒的關係。

『幹嘛那麼緊張啦!難不成正如傳聞說的……包曼果然看上爆炸事件的調查總指揮──艾奎某擬先生家的千金囉?』

『閉嘴。』包曼皺起眉頭,臉上的紅潤消退了一些,在一旁偷聽的莉莉忍不住竊笑幾聲。

哈而法抓起面前的一串葡萄吃了起來,安娜看他那麼沒禮貌,忍不住打了他的手,哈而法卻用嘴巴叼了一顆葡萄要給安娜,安娜羞得別過頭。

『不鬧你們了,』哈而法的臉色改變,認真地說,『我在找詹姆,你知道他去哪裡了嗎?』

『不知道,那種弟弟……』包曼高傲地說,『我可不想時時刻刻注意他。』

『莉莉!一起來瘋嘛!』有點醉的布依緹突然撲到莉莉身上,她的發光魔杖差點戳到一旁的哈而法,『很好玩喔。』

『不行啦,我也沒看見路平,』莉莉東張西望地有些著急,『好像……常跟波特混在一起的那些男生,都不見了──』

『真的嗎?』布依緹坐到地上,『我以為只有我家的小天天不見了,我還派了二十名親衛隊成員四處搜索他,可是整個城堡都沒有他們四人組的蹤影。』

『會不會在寢室裡呢?』安娜說。

『剛才交誼廳除了我以外,連一隻鼠輩都沒有。』

所有人打了個冷顫,莉莉有些欣喜地轉過頭──終年一身黑的艾蜜莉,手中捧著一本厚書,面無表情地走了過來。

『所以,他們很有可能跑到城堡外面囉?』哈而法笑笑地說。

『會不會在海格家?』莉莉一臉厭惡地說,『之前他們就在那裡喝酒喝了一整個晚上。』

『妳怎麼會知道這件事啊?』哈而法懷疑地問。

『我……偉大的天狼星親衛隊隊長告訴她的!』布依緹打了一個嗝,『天狼星的一切都掌握在我們親衛隊手中!怎麼樣啊?你們要不要加入?』

『很顯然地,妳搞丟他了。』艾蜜莉冷冷地說,她走向一位緊張兮兮的一年級新生,馬上得到一個空位坐下,她舀了些奶油蛇濃湯。

『妳那麼厲害,那妳去找他呀!』布依緹大吼。

『關我什麼事。』

『不要吵啦,』莉莉看著對面的包曼,『你們不覺得事態嚴重,應該要報告費格教授嗎?他們四個說不定又會闖禍,就跟上一個學年一樣,跑去尋寶差點被一條龍吃掉!』

『妳記的可真清楚呢。』布依緹又喝了口酒。

包曼沒有怎麼專心聽莉莉說話,他也不再看向雷文克勞桌,反而是東張西望,神色緊張。

『怎麼了嗎?』哈而法問,他讓安娜坐在他的大腿上。

『小海。』包曼顫抖地吐出這個詞。

『誰?』

『我的妹妹,海茵西絲,』包曼緊張地說,『我……也沒看到她……』

『就是那個會抱著一隻玻璃獸的黑髮女孩嗎?』布依緹像是在炫耀一樣,『我叫她給我盯緊天狼星,不過我今天一直和她聯絡不上,我們隊員間有特別的聯絡管道,除非走出城堡,超過有效距離,要不然根本不會找不到她……』

『會不會……』莉莉害怕地說,『小海跟著布萊克他們……走到城堡外、甚至是校園外、或者是……』

禁忌森林裡?』哈而法半開玩笑地說。

包曼跳了起來,他的酒像是醒了。

我要去找她!

『不要那麼激動嘛,包曼,我只是開開玩笑。』

『我要去找她!』包曼怒吼,『她是我最小的妹妹,如果出了什麼事……』

『那我也要去找小天天!』布依緹一臉醉樣,但她還是搖搖晃晃地站起來,『說不定他摔進湖裡,被大魷魚綁架去當老婆了!』

『是老公啦!』不知道是誰提醒道。

『這件事一定要報告教授!』

『你們這夥人怎麼一直吵吵鬧鬧的?現在是宴會,不要吵架好嗎?』就在包曼、莉莉和布依緹要去找教授處理時,留著薑黃色頭髮的費格教授碰巧走到他們身邊警告他們。

『教授!』莉莉幾乎要尖叫起來,『我們發現,葛來分多有五個人不見了!』

『五個人?』費格教授的眼神看起來有些恍惚,雖然她很敬業地擔任教授的職務,但從她臉上還是能看出爆炸事件給她的影響。

『包曼的弟弟詹姆、妹妹海茵西絲、雷木思‧路平、天狼星‧布萊克……』莉莉一一數著,可是她忘了最後一個是誰。

『彼得‧佩迪魯。』包曼說,聽說他在每年新生進來時,就把所有人的名字背起來了(這是為了取諧音字好做些拉近人際關係用的歌詞)。

『路平你們可以不用擔心,我知道他去哪,』費格教授說,『可是其他人……』

『請讓我去找他們。』包曼說。

『我也要去我也要去!』布依緹一跳一跳的說。

『不行,你們都不可以去。』

一個銀鈴般的甜美聲音說道,哈而法和安娜、布依緹的眼睛都亮了起來,艾蜜莉則恨恨地切斷盤中的牛排,發出刺耳的刀子摩擦聲。

璐努娜輕飄飄地像道春風一樣走過來,她今天換上薰衣草色的褲裙式長袍,一頭金髮剪短,燙得非常捲。她本來在前方招待其他演藝界來的貴賓,可是一聽到葛來分多桌的吵雜,馬上過來關切,畢竟費格教授目前的精神狀況不太好。

『璐努娜教授!』布依緹尖叫,『您可以代替我們去!去把小天天帶回來!萬一小天天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

『還有我妹妹!』包曼跟著喊道,其他桌的學生紛紛停下瘋狂,轉過頭看著兩個人緊張地尖叫。

『跟詹姆和彼得。』哈而法無奈地補充,『你們倆一定要刻意遺忘他們嗎?』

『看來,事情真的不單純。』璐努娜嘟著嘴,微微皺眉,她轉向費格教授,耳環叮叮噹噹地響,『伊拉貝拉,請妳幫我告訴鄧不利多教授,我去外面找這幾位失蹤的學生。』

『好……好的。』費格教授大步走向教職員桌。

『現在整個魔法界不怎麼安寧,他們怎麼還傻呼呼地在外面亂跑咧?』璐努娜生氣地跺腳,她警告在場的學生,『聽好,你們都不准跟來,這真的很危險──艾蜜莉,妳也是。』

『我並不打算跟一隻化濃妝的花栗鼠去找四個捉迷藏的白癡。』艾蜜莉冷冷地說,又取了些濃湯,這個舉動讓附近不論是男孩還女孩都非常不高興。

『我現在立刻去找他們。』璐努娜像沒聽到一樣對所有人報以一個放心的微笑,馬上轉身就走,她抽出魔杖揮了揮,非常高又細的馬靴立刻變回平底鞋,身上叮叮噹噹的裝飾品也瞬間消失,她的髮型再度變成綁馬尾的大波浪,所有人的目光跟著她,一直到她走出餐廳大門為止。

『請大家繼續享受萬聖節晚宴吧,』鄧不利多不知道什麼時候站了起來,他和藹地說道,『我們的黑魔法防禦術教授會將他們帶回來的。』

包曼仍緊張兮兮地戳著一塊蛋糕,哈而法和安娜繼續打情罵俏,布依緹則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莉莉看了艾蜜莉一眼──她依舊緩慢地喝著她的濃湯。

白煙裊裊,艾蜜莉的紅眼顯得更加明顯,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聽錯還是怎麼樣,莉莉依稀聽見,艾蜜莉帶著微笑,冷冷地吐出一句不知道有什麼含意的話:

『今天……好像是滿月喔?』

 

 

詹姆怒喊一聲,右手中一整把屎炸彈狠狠打在長滿瘤的枝椏上,惡臭和煙霧瀰漫著,那棵惡霸樹卻仍不死心地揮動枝椏,天狼星翻了個跟斗,推開差點被渾拚柳打昏的彼得,扔出最後一個飛力煙火,煙火在它的樹幹上爆出美麗的火花,可是這些攻擊都無法讓渾拚柳停下來,它像發瘋的惡犬拚命搖動發出吱嘎吱嘎的聲音,那些燒起來的葉子全都豎了起來,變得像針刺一般。

『它……它為什麼都不停!』天狼星喘著氣。

『我怎麼知道啊!』詹姆叫,『完全出乎意料,屎炸彈和煙火對它一點用都沒有!』

『我們該怎麼──』彼得長得太矮小不太容易被渾拚柳打到,只要他不要遲鈍地站在原地發呆。

彼得驚呼一聲,一根如刺的葉子穿過天狼星的肩膀,鮮血立刻噴灑出來,那棵可恨的樹還不斷想拉起串著天狼星的枝椏,像是對待一塊等著烤熟的肉一樣。詹姆跳過來,他的屎炸彈已經沒了,他抽出魔杖發了一個攻擊符咒,但是他自己也很清楚,這棵專門拿來守護東西的樹,不會因為這麼一個簡單低等級的魔法而停止擺動,詹姆抓亂了頭髮,他可是恨自己為什麼沒有把母親的書上,關於渾拚柳的章節完全讀透。

『啊──』渾拚柳高高舉起天狼星,那穿透的已不只是葉子,整根枝椏都穿過他的左肩,惡霸樹似乎不滿足,它舉起另幾條枝椏準備在天狼星身上劃下鞭痕。

『可惡!放開他!』詹姆奮不顧身地往渾拚柳跑,一枝突如其來的枝條唰地一聲把詹姆推開,血紅的傷口馬上浮現在他的胸前。

『詹姆──』彼得哭喊,他連鼻水都流出來了,渾拚柳把目標轉向他,彼得連滾帶跑的奔向詹姆,緊緊拉著詹姆讓他離那樹越遠越好。

『不要救我!去救天狼星!』詹姆忍著痛,撥開彼得,他再次高舉魔杖,『希望……希望這個會有用!』

詹姆對著那條抓住天狼星的枝椏唸唸有詞,忽然間就只有那一條枝椏,變得又軟又滑,就像──果凍一樣。天狼星緩緩從樹上掉下,他的右手緊抓左肩,可是鮮血仍不斷湧出,他一跛一跛地趕到詹姆旁邊。

『你沒事吧?』

『為什麼每次傷最重的都是我?』天狼星怒吼,『彼得,你會不會止血咒?』

彼得搖了搖頭。

『你是被樹打昏腦袋了嗎?』詹姆生氣地說,『彼得不會那種東西!你給我壓住傷口!等找到雷木思時叫雷木思替你治療!』

『現在這種狀況我們怎麼可能找得到他?』天狼星叫喊,『說不定他根本就不在這裡!這底下根本沒有密道!』

『你現在要跟我吵架嗎?』詹姆非常不高興,『我說有就是有,要不然雷木思到哪兒去了?這附近就這邊最可疑,你就不能樂觀一點嗎?』

『你要一個整個暑假都受親生父親拷打的人怎麼樂觀?』天狼星咆哮。

『它又過來了!』彼得尖叫,迅速撲向一旁,但身上有傷的詹姆和天狼星卻來不及反應,他們被那棵混蛋樹捲起,高舉在上方,詹姆想再用變形術對付它,可是魔杖被渾拚柳弄掉了,躺在草地上,天狼星的也是。

『詹姆!天狼星!』彼得哭喊,眼淚又再次流了出來。

『白癡!不要一直哭!快點來救我們!』天狼星罵道,那惡意的鞭狀枝條又湊到他身旁。

『不要一直轉啊!你是壞掉的飛天掃帚嗎?』另一旁的詹姆被渾拚柳旋轉著,他幾乎要昏倒了。

『我要怎麼救你們?我……』彼得站得遠遠的,看著那棵在黑夜下特別詭異雄壯的樹,它身上的樹瘤發出『嗶剝』聲響,像嬰兒一樣蠕動──最大但也在最裡面的節瘤靜靜地長在那裡,彷彿冷眼旁觀,並嘲笑他們的愚蠢。

詹姆被旋轉的快要昏厥,他想張開眼睛給樹一掌,卻又受不了天旋地轉的壓迫,他緊閉的眼睛睜開一隻,發現草地上,除了天狼星和詹姆自己的魔杖外,還有一根長長的樹枝。

『樹……枝?』

渾拚柳突然把詹姆拋起,接住後甩了他兩枝條,明顯的傷痕畫在詹姆的臉上,他的眼鏡差點因為這樣掉落。詹姆想要逃離枝條的掌握,卻又被緊緊抓住,渾拚柳不停繫緊枝條,詹姆覺得自己就要被絞成兩半了。

『彼……得……』詹姆痛苦地說,『快點……拿那根樹枝……』

『什麼樹枝?』

『在魔杖……旁邊……』詹姆雙手想拉開枝椏,『用那根樹枝……戳……』

枝椏打了詹姆一掌,另一旁的天狼星拿出預藏的小刀狂砍那些樹枝,以免它們想在他身上處以鞭刑。

彼得聽了詹姆的話,一邊躲避枝條一邊哭泣奔跑,總算撿起魔杖和那根樹枝,可是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呆呆的站在原地,看著兇狠的渾拚柳,兩根枝椏湊了過來,他嚇得腿差點軟了。

『彼得!』天狼星大喊,『戳那棵樹……啊啊!

一條鞭打在天狼星背上。

『戳哪裡啦?』彼得哭道,可是沒有人回答他,他啜泣著,再次打量那棵可怕的樹。

樹瘤漲大、縮小,像在呼吸一樣起伏,仍然只有最大最裡面的節瘤,安安穩穩地一動也不動。

彼得像是想到了什麼,他用袖子擦掉臉上的淚水和鼻水,鼓起勇氣,高舉著樹枝往前衝。

『啊啊啊啊啊啊啊──』彼得大喊,像是衝鋒陷陣的戰士一樣,那枝樹枝是他的劍,他閃避那兩枝枝條,雙眼緊閉,樹枝不斷往前伸──

說不定,戳下去只會帶來更嚴重的後果……

夜風輕輕拂過草地,安寧籠罩一切。

詹姆和天狼星被放了下來,他們身上傷痕累累,可是仍努力帶著微笑。

『你成功了!』詹姆開心地一把抱住彼得,『你真的成功了!你居然知道要怎麼做!』

『你怎麼會知道要戳那顆瘤?』天狼星看起來有點虛弱,『我和詹姆都以為是要戳樹幹上難得沒長瘤的地方……』

『那是因為……我也不知道……』彼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臉上髒兮兮的。

『你們看!』詹姆放開彼得,高興地大喊,『果然有密道吧!』

樹根之間有著深深的裂縫,痕跡還相當的新,詹姆把頭探了進去,點亮魔杖,裡面有一條潮濕的隧道。

『我們進去吧──』詹姆認真地說,『雷木思不是在密道裡,就是在密道的盡頭。』

路摸思。』天狼星也點亮自己的魔杖,彼得緊閉眼睛,幾乎用盡全身力氣喊了聲『路摸思』,魔杖才像有點壞掉的燈泡,一亮一滅地緩緩點亮。

『走吧!』詹姆大喊,他的聲音在密道裡迴響,『雷木思!我們來找你了!』

三個小影子滑進樹根間的裂縫,校園再次恢復寧靜。

渾拚柳默默站在小丘上,就像一般的樹一樣,一動也不動,山的彼端,黑雲間漸漸篩落些許銀色光輝。

用來戳弄節瘤的那根長樹枝躺在地上,像是達成使命一樣的平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