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中)─

 

 

「……所以說,這種冷門樂器怎麼可能借到這種場地嘛,票還賣到八成?太誇張了。」

「他們原本想借卡內基音樂廳唷。」

「說她背後沒有什麼強而有力的人物支持──我才不信呢。」

「可是她跟那個總監不是有一腿嗎?」

「什麼?我打聽到的是跟經紀人耶!」

「妳們一定搞錯了啦,那兩個男的怎麼看都不像有錢人,我敢說,志摩的背後一定有大老闆……」

貼著海報的大門猛地敞開,休息室內三個嘰嘰喳喳講個沒完的白皮膚女性,立刻驚恐地閉上嘴巴,三對淺色的眼珠子警戒地轉了過來,直勾勾地盯著出現在門口的日本女孩。

「喔,是小春啊。」第一個開口的是一頭小捲紅髮的化妝師,「嚇我一跳,我還以為是翡翠呢。」

「是啊、是啊,我以為日本人是很有禮貌的民族呢。」褐髮的髮型設計師說。

「不過像翡翠她啊,本來就沒有敲門的習慣呀,不是嗎?」髮型設計師的華裔助理咯咯笑道。

小春雖然不太敢說英語,但聽力是沒有太大問題的,這三個女人居然敢躲在翡翠的休息室裡說三道四,行為簡直跟高中女生沒什麼兩樣。小春本來對她們的印象就不是很好,她們老是批評翡翠的身體太單薄、沒有女人味,也不想想自己身材相較下多麼臃腫。

幸好她們只是紐約場的造型師,不會跟著團隊到歐洲、亞洲去。

「請問……翡翠在哪裡呢?」小春假裝沒聽見三個女人的冷嘲熱諷,微笑地問道。

「不知道,」紅髮化妝師聳聳肩,「已經在這兒等了三十分鐘,如果她不需要我們協助梳妝打扮的話,請她早點說好嗎?」

「是呀,」華裔的助理髮型師笑道,「誰有那個美國時間呢?」

這句照理說應該只有華人聽得懂的比喻,卻逗得另外兩名紐約人樂不可支。

「既然小助理回來了,我要去抽根煙。」褐髮的髮型師搖搖晃晃地走到門邊,「姐妹們,不一塊兒嗎?」

「好呀。」紅髮化妝師熟練地從手提包裡拿出香煙和打火機,走過小春身邊時,還不忘吩咐這位快變成所有人助理的日本女孩,「小春,翡翠回來後如果還需要我們,記得到吸煙區找我們喔。」

「如果她不需要我們也沒關係,」助理髮型師冷笑地提醒道,「不過費用還是要照之前談的付唷,哈哈。」

休息室的門用力闔起,小春頹喪地倒向離她最近的椅子,肩背大包與裝著食物的牛皮紙袋擱在發痠的大腿上。

「哎……好累喔……」小春看著白色的天空板,無神地喃喃道,「翡翠……為什麼能那麼輕鬆地應對這些討厭的人呢……」

三歲間的差距,似乎不止是音樂和演奏上而已。

這樣的自己,大概只能當永遠的助理吧。

 

 

一直到開演前一個小時,整個團隊才真正發覺事態不對,而到了開演前三十分鐘,艾莉絲塔利音樂廳陷入一片混亂──當然,這僅限於觀眾看不到的地方。

赤阪詹姆士站在觀眾席最尾端之後的通道上,陰鬱地眺望著眼前座無虛席的場面。興奮的群眾在降下的紅幕襯托下顯得更加熱情,年邁的夫婦興奮地交頭接耳;看起來事業有成的中年男子翻閱著剛買來的節目單;打扮流行的年輕人像是第一次來音樂廳般,好奇地指著牆壁、天花板的裝飾;一大票日本人坐在一塊兒,他們的懷裡都抱著烏克麗麗。

赤阪不曉得這些觀眾究竟是真心喜歡烏克麗麗,又或是深深為志摩翡翠與她的著迷,這一次紐約的票房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好,就連赤阪都不由得懷疑起團隊裡四處流傳的那些謠言,即使他相信翡翠不是那種人。

那個女孩對音樂和琴以外的事全都傻愣愣的,在某些飯局裡胡里胡塗答應什麼古怪要求好像也不無可能……」赤阪憂心地皺起眉頭,「不過,現在這場『會前失蹤記』,會單純到只是她搞不清楚方向迷路嗎?還是跟她不小心和陌生人談成的約定有關?

越仔細去思考這件事,赤阪便越覺得事情很不對勁。翡翠對什麼事都能一笑置之,但眼前將要舉辦的可是她夢想中的世界巡迴演奏會啊!

如此一來,赤阪所擔憂的可能性便更高了。

赤阪瞇起眼睛,銳利的目光迅速掃過視線所及的範圍,他需要一個重要的動作、或是一個重要的人,來激起他腦裡被忽略遺忘的片段──

「哈哈哈哈,布魯(Blue)啊,我真沒想到你對這場音樂會那麼感興趣呢,布魯不是該聽藍調(Blues)嗎?」

一個頂著日漸隆起的腹部和一頭稀疏灰髮的中年男子,穿著燕尾服走進音樂廳。

「湯馬斯,我每個週六的晚上都會到林肯藝術中心欣賞演出,基本上各種種類的音樂我都喜歡。」

和中年男子併肩行走的,是一名又高又瘦的黃皮膚年輕男子,他留有一頭綁成髮束的黑色長髮,穿著剪裁得宜的三件式西裝,細長的雙眼使赤阪想起白色的狐狸。

那名中年男子是翡翠的經紀人湯馬斯‧威利,是整個團隊裡赤阪最不欣賞的人,但他不得不承認湯馬斯在交際應酬上很有一套,翡翠能在艾莉絲塔利廳演出的最大功臣就是他。

可是,現在最重要的主角搞失蹤,身為經紀人的湯馬斯怎麼還能悠悠哉哉地與來賓閒聊呢?

「哈哈哈,是這樣子嗎?那麼幾個月後的舊金山演出,你要不要也來捧場一下呀?」

「如果我的時間表允許,我應該能聆賞東京那一場。」長髮男子撫著尖尖的下巴思索道,「我也滿想帶我父母去台北場或香港場。」

「喔?令尊、令堂對烏克麗麗也感興趣嗎?那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湯馬斯,我相信志摩小姐一定很感激你那麼盡責地拉各地票房,不知道是不是她委託你幫忙招待這位紳士呢?」

一聽到赤阪意有所指的插話,湯馬斯的笑容頓時抽了起來,他吹鬍子瞪眼睛看向赤阪,不再說話。那和湯馬斯貌似相談甚歡的年輕男子,也將注意力轉移到赤阪身上,赤阪總覺得他細長的眼睛就像一臺精密的儀器般,仔仔細細地掃過他全身上下。

「咳咳,布魯,我給你介紹一下,」不讓尷尬的氣氛持續太久,湯馬斯伸出厚實的手比向赤阪,「詹姆士,翡翠這次世界巡迴的藝術總監。詹姆士,這位是齊……嵐,唸起來有些特別,我唸起來還是不太習慣啊,不過也可以稱呼他為布魯。」

「中國人?」赤阪和齊嵐握手時問道。

「我來自臺灣。」

「喔,我們將會到那兒演出。」赤阪硬是擠了個微笑,寒暄完畢,他再次看向湯馬斯,壓低嗓音說道,「你把志摩弄去哪兒了?」

「詹姆士啊,你怎麼會問我呢?」湯馬斯看起來很不高興,「我這幾個禮拜都為了票房、贊助和廣告的事東奔西跑,和翡翠相處最久的可是你這個完美主義的總監啊,怎麼會問我呢?」

「你動不動要她參與飯局、派對,或是什麼私人宴會,」赤阪咬牙切齒地低聲逼問,「現在她不見蹤影,不是你又在今天中午替她準備了什麼宴會嗎?」

「冷靜點,詹姆士,有客人在這兒呢。」湯馬斯深吸口氣,他看了眼一旁面無表情像在發呆的齊嵐後,神色凝重地對赤阪說道,「是,我確實幫翡翠接了個中午的聚餐,就在林肯藝術中心裡面,但她早就推掉了,最後出席的只有我一個和今晚幾位的特別來賓。」

「那翡翠會去哪兒?演出快開始了!」赤阪心急地指向觀眾席,「觀眾都來了,表演不能臨時喊停啊!」

「詹姆士,你是藝術總監,舞臺上的都歸你管,你應該能夠應付這樣的突發狀況吧?」

「不好意思,打擾兩位一下,」看起來有些無聊的齊嵐忍不住插嘴問道,「你們完全聯絡不上志摩翡翠嗎?」

 

 

 

↑M.S.Zenky鮮網推理驚悚專欄請點

 


 

【Free Talk】

  大家好,坑們常態連載預計於二月展開這樣(預計、預計啦)。

  晚餐吃太飽腦袋有點轉不動orz 就先這樣吧~

  還有這裡是Zenky的網誌,不知道為什麼這年頭有好多會四處盜別人文圖貼在自己網誌上的奇怪網誌,盜的文圖主題都差超多,完全不懂那種網誌存在的目的......也不像賣東西或是傳直銷的網站啊(遠目),純粹衝人氣嗎?(但衝那種偽物大雜燴的網誌人氣幹嘛啊?)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