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上)─

 

 

時近下班尖峰時間,刺耳的喇叭開始響徹擁擠的曼哈頓。

一個剪了俏麗鮑伯短髮的年輕女孩,慌慌張張地從街角的連鎖咖啡廳衝了出來,還在離門口不遠處的人行道上絆了一下。但她很快便站穩腳步,一手緊抓大型手提包的肩帶,另一手用力摟著裝了飲料與食物的牛皮紙袋,咬緊牙關,沿著哥倫布大道繼續往橫在不遠處的第六十六街前進。

即使女孩穿著流行的黑透膚薄襯衫,腳上踏著將近十公分高的高筒羅馬涼鞋,且有著別於他人的黃皮膚與黑色短髮,卻因身高的緣故,而顯得非常不起眼。本就瘦弱矮小的個頭,走沒幾步便淹沒在疾行的人潮之中,她努力伸長脖子,才能確定自己不會撞到逆向行走的路人,並且判斷鑽進哪道縫隙能更節省她寶貴的時間。

順利地轉角拐彎踏上第六十六街後,那佇立在前方十字路口街角,有著玻璃帷幕的現代建築物,便透著午後微光跳進她的眼簾。

晚上點起燈的時候一定更漂亮吧!

等待紅綠燈時,女孩忍不住抬起頭,著迷地看著那棟美麗的建築。

這是她第一次來到紐約,舉世聞名的國際大城。

雖然不是為了旅遊而來,沒有辦法悠悠哉哉地走過紐約每一個著名的景點、更沒有閒功夫逛街購物,但是能夠親身感受大都市的氛圍,那是來自日本岡山的女孩夢寐以求的。

更何況,現在的她還身兼著料想不到的職務。

綠燈亮起,女孩快步奔向建築物大門,興奮無比走過上頭寫有「艾莉絲塔利音樂廳──林肯中心」(Alice Tully Hall, Lincoln Center)的大片玻璃,在門口保全的指引下,進入通往音樂廳後臺的長廊。

現在時間是下午五點半,夏末的紐約要到晚上八點以後才會完全天黑。而她所崇仰的志摩翡翠(Jade Shima),也將在那個時間於這裡舉行音樂會,拉開世界巡迴演出的序幕。

一想到翡翠將穿著兩人一起請設計師訂製的大紅色禮服,擺動著優雅身段在國際舞臺上演奏,女孩便激動到快落下淚了。

沒想到那麼罕見的樂器,也能登上那麼大的舞臺,」女孩沿著長廊邊走邊想著,「據說這裡還是林肯中心室內樂協會的駐紮地呢,平常也是一些古典樂或著名爵士樂團才有可能租借艾莉絲塔利這個場地吧?翡翠……實在太厲害了!

「小春,妳跑到哪裡去了啊?」

剛轉進忙碌的後臺,一名穿著黑色T恤的黑人女性便以英語質問道。

「呃,我……」

女孩嚇了一跳,身為土生土長的日本人,開口說英語一直是她的罩門,若不是志摩翡翠要求世界巡迴演出時,身邊必須有名日本女孩作為助理陪伴她,女孩也沒這個機會跟著偶像環遊世界。

能有這個機會,都得感謝她那個到夏威夷打工渡假,結果卻和志摩翡翠結識的哥哥。

「莎莉,是我要萱野小姐跑腿的。」

舞臺總監赤阪詹姆士(James Akasaka)帶著微笑前來打圓場,他和志摩翡翠一樣都是夏威夷的日本人後代,雖然長相和一般日本人一樣,但或許是日曬的關係,膚色都稍微偏黑一點。此外,他們都能輕鬆講出十分流利、而且沒有奇怪腔調的英文。

「志摩小姐忙了一天,除了早上喝了杯咖啡外,到現在還沒有用餐。」詹姆士瞇眼笑著看向名為萱野春(Haru Kayano)的女孩,「我才會請萱野小姐去星巴克買些食物回來。」

「這裡明明就有餐廳,何必跑那麼遠呢?」豐腴的黑人女性莎莉不以為然地說。

「我猜志摩小姐應該沒有那個胃口用餐,邀請她去餐廳百分之百會被拒絕。但空腹那麼長的時間,胃一定很難受。」詹姆士對著萱野春伸出食指,改以日語認真地提醒道,「請妳務必要志摩小姐用餐,至少吃半塊司康或是一個小甜甜圈,告訴她,這是赤阪的命令。」

「啊……是的!赤阪先生!」小春有些害羞地擠出笑容,她完全忘記自己身處美國,大聲地以母語回應,「我這就去找翡翠,我會要她全部吃光光的!」

小春朝氣十足地用下巴點點懷裡的紙袋,隨後便快步往休息室的方向跑去。

詹姆士笑著目送小春活力充沛的背影離開,不知道在感慨什麼似地嘆了口氣。

「喂,詹姆士,」莎莉依舊很不高興,「你們剛剛用日文談些什麼?不會是偷偷罵我吧?」

「哈哈哈,怎麼會呢?親愛的莎莉,」詹姆士親暱地拍拍莎莉厚實的肩膀,「我只是要萱野小姐留一個甜甜圈給我罷了,哈哈哈,繼續忙吧!」

詹姆士愉快地笑著離開,留下半信半疑的莎莉,繼續安置舞臺大型道具的擺設。

 

 

一張以深沉的黑為背景,大半個畫面都被鮮紅色優雅佔據的海報,紮紮實實地貼在個人休息室的門板上。

小春陶醉地看著那張海報──紮著包包頭的志摩翡翠,手裡抱著知名廠商特製的血紅色烏克麗麗(Ukulele,夏威夷四絃琴),微微扭轉穿了那件紅色禮服的身體,美麗溫柔的女體線條像條紅緞帶一樣包著黑色的背景,彷彿那張海報是個令人恨不得快點拆開的禮物。

左半部,纖細的金色字體以英文簡單寫出紐約巡迴演出的時間、地點、票價、特別來賓,以及志摩翡翠的相關介紹。

今天上午幫翡翠搬行李時,小春偷偷聽到票務和經紀人討論售票狀況──艾莉絲塔利廳一共有一千零九十五個座位,截至昨天晚上,包含公關票在內,已經售出八成的座位了!音樂廳前半段的好位子早已銷售一空!這對翡翠的世界巡迴演出來說,無疑是個振奮人心的消息,替整個音樂會團隊打了支強心針。

那接下來歐洲巡迴的票房應該也不用擔心了吧?」小春想著想著不由得又吃吃笑了起來,「翡翠真的好紅喔,能把烏克麗麗這個可愛的樂器發揚光大成這樣,真不愧是我崇拜了十年的偶像!

因為有個熱愛夏威夷文化的哥哥,小春十歲的生日禮物就是一把粉紅色的烏克麗麗。那時小春對烏克麗麗根本毫無興趣,光是按個簡單的C和絃便故意哇哇大叫裝痛。

直到某次,哥哥讓小春看了網路上的影片──那是一位看起來差不多四、五歲的小女孩,一襲熱情的火紅平口連身裙,戴著鮮豔的花圈,以驚人的技巧與音樂性彈奏一首激昂的快節奏曲子。不停變化的手指完全震懾住小春,她一度以為這個影片被後製快轉過,直到哥哥告訴她,這個住在夏威夷的小女孩還是嬰兒時就在撥琴絃了,剛剛那首曲子是五歲的她創作的,她的名字是志摩翡翠,一個只大她三歲的女生。

自此之後,小春開始瘋狂地練琴,但怎麼練就是彈不好,也沒辦法像翡翠一樣輕輕鬆鬆寫出好聽的演奏曲。她每天練琴、無時無刻不播放翡翠的音樂,早上起床要看一次翡翠放在網路上的影片,放學回家時再看一次,晚上睡覺又看一次,簡直像迷戀偶像的追星族一樣,媽媽還曾經因此罵哥哥幹嘛送烏克麗麗給她。

然後,大學考試失利的她,為了散心來到哥哥打工渡假的夏威夷,因緣際會結識活潑開朗的志摩翡翠,兩人很快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翡翠也熱情地邀請小春擔任她世界巡迴演出時的特別助理。

小春結束胡思亂想,回過神來,有點辛苦地騰出右手手背,輕輕敲響休息室的門板。

靜待了數秒,房內沒有任何的回應。

小春又敲了幾下,並把耳朵貼上門板,看能不能聽見裡面的聲音,後來證實這個舉動是徒勞無功的。

她索性將好不容易騰出的手移到門把上,試著扭轉看看。

沒有上鎖的門,便輕易地打開了。

 

 

 

 

↑M.S.Zenky鮮網推理驚悚專欄請點

 


 

【Free Talk】

  大家好久不見QAQ

  2013年才剛開始我就因為去年積欠的事務有點忙昏頭orz

  然後我好想大掃除喔,可是每次想把衣服丟掉(意指捐舊衣或資源回收)爸媽就會嫌我浪費QAQ 可是很多都不是我想穿的衣服(很多都是長輩留下來或是親人不要就給我我也沒有很想穿但也不好拒絕的衣服)......不過還是先別管衣櫃了,再不把我房間收拾一下又要凌亂一整年了orz 什麼時候才能變成夢想中的鄉村風房間啊(毆)。

  是說紙箱越來越多(隨著買書印書不斷增加),發現紙箱收納還滿方便的,尤其是我的衣櫃,雖然不是很美觀但省錢又好用也勉強算堅固,還不錯啦。

  七瞳咒物是我處女作閉鎖密室的前傳(等等話題也跳太快了),去年過年就要開始連載但到現在才寫了楔子......

  故事還是要貼出來才會有進度啊......應該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