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四章 霍格華茲的分類儀式


    詹姆下意識往後退了一大步,差點沒摔倒。

    那是個身高超過一般成年人兩倍以上的高大男子,他整張臉幾乎被毛躁躁、又長又捲的鬍鬚和毛髮給掩蓋,但是他那如同黑甲蟲似的小眼睛,在月台微微的燈光下閃閃發光,他披著厚重的鼬鼠皮大衣,以驚人的巨大嗓音吼著:『一年級新生!一年級新生!快過來!你們也是一年級新生吧?跟我來!』

    詹姆看看天狼星和雷木思,他們臉上都帶著被嚇傻的表情,猶豫了一下才跟著那個巨人走──

    『你覺得他是誰啊?』天狼星很小聲地問道,『他是這個學校邀來專門處罰學生的人嗎?』

    『我不知道,他看起來不像正常人,不知道是他骨架大,還是有其他的原因……』雷木思也小聲地說,他若有所思的看著那個巨人的背影。

    『他應該是海格,』詹姆說,另外兩人瞪大眼睛看他,『魯霸‧海格,鑰匙管理員和獵場看守人──別用那種眼光看我啦!是包曼說的,他好像是個不合格的巫師,別單看他的外表,聽說他人是挺好的──喂,我說了是聽說嘛!』

    他們跟在那個叫海格的巨人後面,困難地走下一段陡窄漆黑的下坡路。一路上大部份的新生都很興奮地嘰嘰喳喳,但也有少數人默默跟在海格身後,神經質地東張西望。

    『我們接下來要幹嘛啊?』天狼星無趣地問,他剛才被幾個女生踩到腳。

    『剛才那個史萊哲林囉嗦女不是有說嗎?』詹姆說,『我們要去搭船。』

    『我才懶得理那個女的說什麼咧,』天狼星瞪了旁邊三個一直不斷看他,還吃吃竊笑的女生,『女生已經夠煩了!還是個想進史萊哲林的女生!最好別讓我在學校碰到她!』

    『說不定她人很好啊,』雷木思輕鬆地說,『是剛才包廂的事讓她不高興吧?』

    『不,小雷木思,遇到你之前我跟天狼星就和那位史萊哲林囉嗦女交惡了。』詹姆冷哼了幾聲,『沒腦袋又沒肌肉的傢伙。』

    『女生都很討厭,』天狼星暗罵,『臭女生。』

    幸好那些女生沒聽到天狼星說什麼,他們一轉過轉角,眾人的耳朵便立刻被一陣驚訝的『哇』聲給掩蔽住。

    那段狹小道路已經消失,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十分寬闊的黑色湖泊,湖對面的高山上,佇立一棟閃著無數明亮燈火、和很多尖塔的巨大城堡──他們跟著海格走到湖邊,排隊打量那裡停靠的一排小船。

    『每艘船可以坐四個人,』海格說,『不要想一次擠上五個人,待會兒船翻了,可會被湖底下的居民帶走!』

    『賽佛勒斯,湖底下還有些什麼呢?書上是說底下有大魷魚……』莉莉的嗓音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容易被詹姆捕捉到,詹姆皺眉推推前方的天狼星要他走快一點。

    詹姆、天狼星和雷木思跳上一艘小船,那位被天狼星的屎炸彈打到的男孩膽怯地走到船邊──他有著深褐色頭髮和水粼粼的小眼睛。

    『不知道……請問……可不可以……讓我……』那個男孩吞吞吐吐地問。

    『當然可以,』詹姆笑著說,『一起吧!』

    『謝謝……』那個男孩七手八腳爬上船。

    『上船了嗎?』海格吼,他獨自坐在船上,『那我們就出發了!』

    一整列船開始移動,它們滑過平靜的水面,所有人安靜地左看右看,不時深深吸氣,然後又靜看前方的巨大城堡──他們緩緩靠近城堡所在的懸崖,霍格華茲就在他們的頭頂上,散發出神秘又迷人的氣息。

    在海格的大聲吼叫下,他們低下頭,穿越過那片長春藤簾幕,進入一個寬闊入口,他們隨著黑暗隧道抵達位於城堡底部的地下港口。所有人在船一靠岸後便手忙腳亂地跳下船,站到一塊全是石塊與圓石的地面,待海格檢查完空船,他們才繼續往前走。

    一行人爬進隧道,過了一段時間,他們才總算踏上城堡外那片溼潤柔軟的草地。

    『我們來囉!霍格華茲!』詹姆聽到天狼星低聲歡呼。

    他們爬上一段石階,全都聚集在一扇巨大的橡木門前──海格把原本右手的提燈換到左手,然後他舉起右手的大拳頭,往城堡上搥了三下。

    『辛苦你了,海格。』一個柔和嗓音伴著門打開的『呀』聲傳出──那是位捲褐髮齊肩的中年女巫,她穿著紫羅蘭色長袍,微笑看著一年級新生。

    『交給妳了,哈維夫人。』海格語畢,在場幾名新生立刻咬耳朵。

    『通通跟我來。』哈維夫人揮揮戴滿琥珀戒指的右手,無視人潮中的嗡嗡討論聲,要所有新生跟著她踏進入口大廳。

    四周牆上掛著明亮火炬,華麗的白色大理石階梯就在他們的正對面,他們右手邊傳來陣陣嗡嗡聲,詹姆猜測那邊就是餐廳──所有的學生和教師都在那裡等著他們──這個入口大廳的天花板很高很高,詹姆從來沒看過這麼龐大的建築物。

    哈維夫人帶領他們走進一個小房間,所有人擠在那裡,天狼星又被幾個女生給踩到腳,他氣得差點大罵,幸好雷木思即時堵住他的嘴。哈維夫人笑容可掬地看看房間內所有的學生,然後拍拍手,要所有人注意她。

    『很歡迎各位來到霍格華茲,你們即將正式成為我們的一份子,』哈維夫人說,『我是奧莉薇亞‧哈維,大家都叫我哈維夫人,我是這裡的副校長。等會兒我們就要和其他成員一起參加開學宴會,當然,像以前一樣,新生都必須先經由分類儀式來進入最適合自己的學院──這四個學院是葛來分多、赫夫帕夫、雷文克勞、史萊哲林,四學院都有自己的傑出巫師、自己輝煌的歷史,你們得和同學院的同學一起學習、一起在宿舍睡覺、在學院的交誼廳休閒玩樂。

    『你們在霍格華茲學習的期間,好的表現會使學院加分,不好的則會扣分,或是有其他的處罰,例如:勞動服務。這些分數會在入口大廳的大沙漏中一覽無遺。在學期結束時,這些分數就是「學院盃」的成績──無論最後各位被分到那個學院,我都很希望你們能替自己學院盡一份心力。』

    不少人聽到這一段宣言,開始擔心地交頭接耳,哈維夫人再度拍拍手,房間又恢復了寧靜。

    『我們需要一點時間準備分類儀式,在等待時,請大家把自己的儀容打理好,並保持安靜。』哈維夫人笑著走出房間。

    『她果然和包曼說的一樣,是個很溫和的老師。』詹姆說。

    『很顯然《預言家日報》不這麼認為。』天狼星打了個哈欠,他的雙手不停摩擦長袍,像想擦去手汗一樣。

    『她是教什麼科目的呢?』雷木思問道。

    『飛行學,也是學校的魁地奇裁判,聽說她在辦公室擺了一大堆掃帚。』詹姆又說,『不過學校的老師中也有很嚇人的,包曼老是抱怨一個叫魯道夫的教授太嚴格又怎樣怎樣的……』

    『那些老師的事以後就知道了啦,』天狼星深吸口氣,將自己的衣服整理好,然後他又聽到身後傳來女生的笑聲,他氣嘟嘟地對詹姆和雷木思說,『你們不擔心分類嗎?萬一被分到史萊哲林或是我們被拆散怎麼辦?』

    『一直聽你們說史萊哲林不好……到底怎麼回事?這四個學院有什麼不同嗎?』雷木思疑惑地問。

    『史萊哲林喔?』詹姆清清喉嚨,瞄了瞄站在他們幾尺遠外的紅髮莉莉,像故意要說給她和她的瘦削男朋友似的,『包曼告訴我,只有陰險狡詐的人才會進去史萊哲林,那邊的人特別喜歡黑魔法、禁忌詛咒之類的東西,從霍格華茲創校以來,不知道出了多少個黑巫師喔!』

    『似乎是個風評不太好的學院。』雷木思皺皺眉,『詹姆希望進哪個學院?』

    『哈,當然是葛來分多啦!鄧不利多也是葛來分多學院的呢!』詹姆笑開了嘴,『我爸媽是葛來分多的,我哥哥包曼也是葛來分多的!我想──我應該可以進葛來分多吧?通常同家族都會在同學院喔?』

    『喔,若真發生這種事,』天狼星咬牙切齒地說,『我當場退學不讀了!』

    『怎麼了嗎?』雷木思想關切一下天狼星的狀況,但詹姆卻自顧自地繼續說著:『至於雷文克勞──聽說裡面的學生都非常聰明……然後赫夫帕夫學院的學生好像都是沒腦子的笨蛋……』

    『那種老是說別人壞話、數落別人的人才是沒腦子呢!某位一心想進葛來分多的大少爺,等一下最好不要沒有學院肯收你!』紅頭髮的女孩莉莉突然趾高氣揚地大聲說道,這使得很多人都注意著她,詹姆正想衝過去理論,卻被兩名好友抓住,他只好不悅地朝莉莉空揮一拳。

    『那個女的真是要命的大嘴巴!隨便了!現在除了史萊哲林外,我不管分到哪個學院都好了啦──』天狼星做了個投降姿勢,小聲地說,『不過還是讓我到女生少一點的學院最完美。』

    『我一定會被分到赫夫帕夫。』和他們搭同艘船的矮胖男孩說完便黯然離開。

    『他們會怎麼樣替我們分配學院呢?』雷木思又問。

    『這……』天狼星安靜下來。

    『哼!沒想到有人連這個都不知道!』他們三人立刻轉過頭,那名有著鮮綠色眼睛的紅髮女孩提高嗓門,對著她的黑髮朋友高傲地繼續說,『分類儀式是霍格華茲不對外公開的秘密之一,據說它的分類從來沒有出錯過,我在《霍格華茲‧一段歷史》或是其他剖析與介紹霍格華茲的書上全都沒看到過,只有說四學院的由來──四學院是由霍格華茲四名創辦人辦的,薩拉札‧史萊哲林、海加‧赫夫帕夫、羅威娜‧雷文克勞和高錐客‧葛來分多……』

    『高錐客?』詹姆突然抖了一下,他不知道是自己聽錯還是什麼,他轉了個身,不去聽那個女的說話,開始思考分類的事──雖說他的家人都是葛來分多學生,再加上剛才那女生說的創辦人高錐客‧葛來分多的緣故,他總覺得自己會分到葛來分多──但是天狼星和雷木思呢?

    他們兩個是他第一次自己交到的朋友,而且也都很談得來──萬一他們被拆散,各自屬於不同學院怎麼辦?他聽包曼說史萊哲林和其他學院的相處相當不好──萬一天狼星和雷木思被分進那裡呢?萬一他自己被分進那裡呢?而他們又是怎麼樣分類?是用測驗、抽籤?還是……

    詹姆覺得自己和另外兩人就像以前就認識般,不管怎麼樣他都不想和他們分開──尤其是天狼星,再加上那些欺負雷木思的人,萬一和雷木思同學院怎麼辦?太多太多的萬一……假如他最後被判定為沒有學院適合怎麼辦?他以前就曾被誤認為爆竹,那這次的分類不也會發生一樣的事嗎?

    『何必胡思亂想。』

    『啊?』詹姆往左邊一看,那名令人恐懼的長髮女孩不知道何時站在他旁邊,那女孩只是雙手抱在胸前,紅眼凝視著前方。

    『老是擔心這個、擔心那個的,那麼有時間去胡思亂想,為什麼不去做些更有意義的事?』那女孩柔聲地說。

    『呃……』詹姆看著那個女孩子的側臉,正想開口說些什麼,就被哈維夫人打斷了。

    『現在請各位跟我來吧。』哈維夫人笑著說,他們隨著她的腳步,走出房間,再度經過入口大廳,然後那扇不斷傳出嗡嗡聲的大門,便自己打開,他們穿過大門,走進美麗又特別的餐廳。

    詹姆抬起頭來,沒有天花板的天花板,有著黑天鵝絨般的天空和點點星晨,一枚黃澄明亮的下弦月就懸在那兒;餐廳內擺了四張長餐桌,詹姆猜那應該是各學院的位置,每張餐桌都坐滿學生,他們全認真看著緩緩走進餐廳的新生;上千根蠟燭飄浮在餐桌上方,將金色餐具照得閃閃發光;此外還有許多珍珠色的幽靈在空中滑行。

    哈維夫人領著他們走上教職員桌所在的講台,並指揮他們排成一列背對其他學生,詹姆看看教職員桌,坐在正中央的,正是有著銀色鬍子的鄧不利多,這是詹姆第一次看到他本人,他原本以為鄧不利多是個很睿智又很嚴肅的人,但他現在改觀了,他看起來很睿智沒錯,卻一點都不嚴肅,反倒相當和藹。

    在新生與教職員桌之間,擺著一張四腳凳,上頭放著一頂補丁斑斑、相當破爛的巫師尖帽──詹姆被天狼星和雷木思夾在中間,他們沒有交談,像其他人一樣盯著那頂帽子,猜它到底會有什麼用──突然間,那頂帽子的帽沿咧成嘴,它開始高聲歌唱:

    哇哈哈,哇哈哈!

    新生再度來到這兒!

    我也終於能工作!

    哇哈哈,哇哈哈!

    眾人都在看著我,

    目瞪口呆、目不轉睛地看著我,

    我雖又醜又髒,又舊又破,

    哇哈哈,哇哈哈!

    但高頂禮帽或大寬沿帽,

    全都比不上我──

    哇哈哈,哇哈哈!

    霍格霍格霍格華茲的分類帽啊!

    羽毛筆下的新生啊,

    你們擁有葛來分多中意的勇敢活力?

    你們保有雷文克勞喜歡的機智博學?

    你們帶有赫夫帕夫最愛的忠貞耐力?

    你們藏有史萊哲林迷戀的狡黠多謀?

    哇哈哈,哇哈哈!

    只要你到我懷裡,

    一切都能說得清!

    換上紅與金,進入勇者之間裡;

    換上藍與青,進入智者之間裡;

    換上黃與金,進入忠者之間裡;

    換上綠與銀,進入謀者之間裡;

    把我放到你頭頂,

    最合你的容身處,

    那歡樂的學院!

    立刻即知曉!

    哇哈哈,哇哈哈!

    我就是絕無僅有的分類帽!

    那頂自視非凡的分類帽一唱完,餐廳內立刻響起掌聲,它向四周鞠躬致謝,然後又安靜的擺在四腳凳上,彷彿剛才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們要戴那頂帽子囉?』詹姆問。

    『嗯,』天狼星說,『你信不信我現在開始有點緊張了,我的心噗通噗通地跳哩,你要不要摸摸看?』

    『神經病。』詹姆邊笑邊打天狼星的頭,然後他轉向雷木思,想和他說他聽完分類帽的歌後的感想,但是雷木思只默默看著鄧不利多,詹姆覺得是自己的想像,鄧不利多好像在和雷木思交談──而且是用眼神交談。

    『等我唸到你們的名字,你們就坐到這張凳子上,戴上帽子,』哈維夫人邊打開一個長羊皮紙邊說,『等到分類帽喊出學院名稱後,就請你們到那張學院餐桌坐好──』

    『但是我們不知道哪張餐桌是哪個學院的啊!』那個深紅色頭髮、鮮綠色眼睛的女孩高聲問,身邊的男孩看起來精神抖擻。

    『別擔心,會有方法的。』哈維夫人說,然後她開始閱讀羊皮紙,過了一會兒,她大聲地唸出第一個名字。

    『恒克‧艾福瑞!』

    一個黑頭髮,看起來頗精明,又高又瘦的男孩迅速衝到前方,他坐到四腳凳上,匆忙戴上分類帽──再來是一段長時間的沉默,最後分類帽終於高喊:『史萊哲林!』

    在詹姆右後方的餐桌爆出掌聲,詹姆現在總算懂哈維夫人的意思了──艾福瑞將下巴翹得很高,大搖大擺地往發出歡呼聲的餐桌走去,詹姆看到別桌的舊生朝那個地方吐吐舌頭。

    『亞拉‧安鐸拉!』哈維夫人喊出第二個名字,這次是名黑色長捲髮的矮小女孩,她緊張兮兮的戴上分類帽。

    『赫夫帕夫!』分類帽說,這次輪到詹姆身後右邊第二張餐桌高聲歡呼,他們還搭配了口哨聲,安鐸拉慢慢跑到赫夫帕夫的餐桌坐下來。

    『還挺有趣的嘛!我恨不得馬上被分類到!』天狼星說。

    『喔?剛剛是誰說他自己開始緊張咧?』詹姆裝作什麼都不知道地問。

    『喂,那是剛才嘛!現在就不一樣啦,反正我還早咧……』

    『天狼星‧布萊克!』哈維夫人說,天狼星的臉變得慘綠,他看看詹姆,又看看雷木思,他們兩個都一副拼命忍笑的樣子,天狼星站在原地,像雙腳生了根似的動也不動。

    『天狼星‧布萊克?』哈維夫人又說了一次,她臉上的笑容緩緩黯淡下來,詹姆輕輕推推天狼星,他才蹣跚地走到分類帽之前,他發抖著將帽子戴上──餐廳內響起一陣陣興奮的低語,而且都是女生的聲音。

    『嗯……這對你是最好的……不管你的家族……是……你也是這麼想的……』分類帽考慮了很久,台下的女生聲音越大,等到分類帽高喊:『葛來分多!』時,葛來分多餐桌除了歡呼聲和掌聲外,還出現尖叫聲,天狼星高興地往天揮拳,一邊看著雷木思和詹姆,一邊往餐桌走去,他還對他們做了一個加油的手勢。

    再來是『杜克‧康福茲淂』看起來很糊塗的男孩,他果然被分到『赫夫帕夫』,然後是『虹莉‧達辛尼』,一個綁馬尾的紅髮女孩,她被分到『雷文克勞』,當哈維夫人準備開始喊『E』開頭的名字時,詹姆很明確地感覺到他的長袍被踩到了,詹姆很不高興的往旁邊一看,那個深紅色頭髮的女孩正忐忑不安地踮腳尖。

    『妳踩到我的衣服了!』詹姆小聲地說。

    『別煩我。』那女孩憂心忡忡地看著分類帽,雙手緊緊抓著長袍前襟。

    『我說妳踩到我的衣服了!』詹姆稍稍加大音量。

    『我也說你不要煩我!』

    那女孩看都不看他一眼,詹姆非常地火大,他想:『妳既然想要當眾出糗,好,我就發個屎炸彈整妳!』

    但是詹姆並沒有成功,當他從口袋翻出屎炸彈時,哈維夫人就喊了那個女孩的名字:『莉莉‧伊凡!』

    她甩著深紅色頭髮,快速坐上搖搖晃晃的椅子,哈維夫人替她戴上帽子,莉莉‧伊凡雙手合十不斷祈禱,但在分類帽一碰到她深紅色的頭髮,帽子便立刻大叫:

    『葛來分多!』

    那個叫莉莉的女孩苦笑著跳下椅子,往歡聲雷動的葛來分多餐桌走去,她走到一半突然回頭看了眼詹姆,詹姆還在想自己怎麼這麼有魅力時,他才忽然聽見自己身後那位迫不及待想進史萊哲林、莉莉‧伊凡的黑髮油頭好友,一邊痛苦呻吟一邊低聲咒罵,詹姆差點忍不住笑出聲。

    而在葛來分多餐桌被幾個高年級女孩包圍的天狼星,緩緩地挪出一個位置讓給莉莉‧伊凡,但是莉莉‧伊凡不但不領情,還雙手環抱著胸,故意背對天狼星。天狼星無奈地對詹姆做了一個『被吊死』的手勢。

    分類儀式繼續緩慢的進行,然後是黑人男孩『提姆‧甘那尼』,再來是『達維‧哥傑』──他們也都被分到葛來分多,接著是『雅│森尼‧吉│格蘭』,有點像北歐人的男孩……

    『雷木思‧路平!』哈維夫人說,詹姆憂慮地看著他,雷木思對詹姆微微一笑,拍拍他的肩膀,然後快步往凳子走去──雷木思也讓整個餐廳響起嗡嗡聲,詹姆很不悅地聽到有人說:『快看他的破爛長袍!』

    『葛來分多!』分類帽喊出它的分類結果,葛來分多也只有一陣禮貌性的掌聲,天狼星倒是跳到椅子上,瘋狂地拍手。

    『康瑁得‧莫賽博!』

    那個欺負雷木思的深咖啡色頭髮的男孩走上前,在他甫戴上帽子的同時,分類帽就喊出:『史萊哲林!』

    『帕特‧米杜博』被分到赫夫帕夫,『瑪麗‧麥唐納』進了葛來分多,等待的隊伍越來越短,陣陣歡呼聲從不同的餐桌響起,詹姆默默地望著一個個上去接受分類的人,他心裡依舊緊張,因為他的兩個朋友都已經被分到葛來分多了。

    『你還在胡思亂想啊?』那個長髮女孩走到詹姆身旁,她仍是一副冷冰冰的表情。

    『那又怎樣,這又不關妳的事。』詹姆說。

    『彼得‧佩迪魯!』哈維夫人喊道,那個被天狼星的屎炸彈給打到的男孩走上台去,並且摔了個狗吃屎,整間餐廳響起笑聲──尤其是史萊哲林餐桌。

    『既然事情總有一天一定會發生,而你又不知道如何改變,那就乖乖等下去吧,答案總有一天會出現在你眼前,不是嗎?』

    『妳根本不知道我在擔心什麼。』

    『我沒有必要知道你在擔心什麼,波特,』那女孩說,『我只是提醒你……這根本沒什麼好擔心的……』

    『那是妳,妳根本不知道和朋友分開的感覺。』詹姆說,他不知道這女生是從哪知道他的姓氏的,他隨便回了一句,然後看著彼得‧佩迪魯被分類──分類帽在佩迪魯的頭上過了好一陣子,仍未做出決定,它似乎很傷腦筋,

    『你是指孤獨嗎?』女孩說,『我早就習慣孤獨了……』

    『葛來分多!』分類帽最後做出這個重大決定,彼得‧佩迪魯相當高興,他把帽子脫掉後,往餐桌衝去,一不小心再度跌了個狗吃屎。

    『輪到你了……波特……』

    『詹姆‧波特!』

    詹姆訝異地看著那女孩,她分明是老早就知道這裡所有人的名字,他邊看著她邊緩緩往前移動,現在這個驚人訝異的感覺已經掩蓋住分類的緊張──詹姆戴上分類帽,但他的目光仍停留在那個女孩身上,那女孩正瞪著旁邊一對打打鬧鬧的男女新生,嚇得那兩人摔倒在地。

    『嗯……波特,波特,很勇敢、很果斷……嗯,看來是到任何一個學院都很適合你……』一個細細的聲音在他耳邊說,詹姆這時才回過神來,『嗯……喔!這太令人驚訝了!你想和你那些被分到那裡的同伴在一起嗎?嗯,我也是這麼想──』

    『我以為上了年紀的老女人已經很囉嗦了,沒想到老帽子更囉嗦……』詹姆抱怨。

    『哎!你這話和那個布萊克說的話一樣,我造了什麼孽!一天被兩個傢伙說囉嗦!你最好還是和那群傢伙在一塊兒──葛來分多!』

    這真是最好的結局!

    詹姆用他能跑最快的速度朝葛來分多餐桌奔去,天狼星要他旁邊一個女生空出一個位置,讓詹姆坐進來。

    『嘿!帥呆了!詹姆!』天狼星說,他用力地摟了一下詹姆的脖子。

    『還好啦,我肚子快餓扁了,』詹姆趴在桌上,『有沒東西能吃啊……』

    『我也是,』雷木思笑著說,『不過我們必須等分類儀式結束完才能吃。』

    此時,包曼走了過來,他要那些一直黏在天狼星邊的女生走開,然後坐到詹姆對面。

    『酷耶,小詹姆。』

    『我沒聽錯吧?是我餓昏頭所產生的幻覺嗎?包曼大人居然用「說話」的方式稱讚,而不是跳上桌子又唱又跳耶!』詹姆說。

    『你如果想的話,』包曼微笑著將手探進長袍內,『我現在可以馬上獻唱!』

    『喔,不了,我不希望我才剛到霍格華茲就看不見它這麼美麗的天花板。』詹姆敷衍地說,他發現身旁的天狼星已經笑倒在雷木思身上。

    『啊,我該介紹幾個學長姐給你認識、認識,這樣以後比較好照應……嘿,來、讓我來介紹級長──法蘭克‧隆巴頓,法蘭克咧?』包曼說,他站起來環顧四周,『奇怪,他剛剛還在後面啊。好,我去把他找來,你們一定要認識他!』

    『希望他不會再來了,我快被他煩死了。』詹姆在包曼哼歌跑掉後小聲地抱怨。

    分類儀式仍繼續進行,雖然詹姆、雷木思和天狼星三人全都餓得要命,但他們還是拼命忍耐──長得很漂亮的『芙羅倫斯‧賽姬』被分到雷文克勞,然後『伊帆‧羅西兒』進了史萊哲林。

    『艾蜜莉‧瑞斗!』哈維夫人說,那個黑髮女孩不慌不忙地走上前──詹姆發現,教職員們的臉色有點怪,但他又說不出是哪裡怪──那女孩戴上分類帽,過了好一陣子,那分類帽喊出:『葛來分多!』

    沒有多大的掌聲,掌聲稀稀落落,艾蜜莉‧瑞斗默默走到葛來分多餐桌,她坐到莉莉‧伊凡的旁邊,不發一語的看著講台上的分類帽和四腳凳──整個葛來分多似乎因為她而開心不起來。

    『賽佛勒斯‧石內卜!』

    『史萊哲林!』

    那是詹姆在火車上遇到的黑髮男生,這個叫石內卜的傢伙有頭油膩膩黏球似的齊肩黑髮,他的黑色眼睛閃爍著不好的光芒,他有點高興、又有點失落地慢步走向史萊哲林餐桌,一位胸前別著銀色徽章的金髮男生敞開雙手歡迎他。石內卜坐到位置上,瞄了瞄葛來分多桌後,便轉開視線,冷冷地打量接下來接受分類的人。

    哈維夫人已經進入『T』開頭的名字了,『布依緹‧天茍』、『雪妃‧默裘』都進了葛來分多,然後欺負雷木思的『凡艾斯‧維卡斯』如願進了史萊哲林,接著則是那個魔法部部長的兒子──『卜瑞登‧威樂希』。

    『我保證他會進到史萊哲林!』天狼星說。

    『沒錯!』詹姆附和。

    『葛來分多!』

    『喔,不──』詹姆哭喊。

    『猜錯了。』天狼星苦惱。

    威樂希得意洋洋地走到餐桌這來,詹姆和天狼星作出一副厭惡的表情。

    等最後一位『蘿絲貝‧維克德納斯』被分到史萊哲林後,哈維夫人便拿起分類帽和凳子走出餐廳大門。

    穿著繡有很多星星和月亮紫色斗蓬的阿不思‧鄧不利多站了起來,他微笑著透過半月型眼鏡看著所有的學生。

    『歡迎大家又來到霍格華茲度過一年,』他說,『在宴會開始之前,我只有一句話說:飽到爆炸吧……』

    所有人用力拍手尖叫,在鄧不利多坐下的同一時間,餐桌前所有的空盤都裝滿了食物:煮馬鈴薯、烤馬鈴薯、煎馬鈴薯、炸馬鈴薯、烤牛肉、烤雞、烤豬肉、烤羊肉、烤魚、牛排、臘腸、香腸、培根、青豆、紅蘿蔔、肉醬、薄荷糖等等等等等,詹姆餓得發昏,他一把拿過一盤牛排,開始狼吞虎咽。

    一個圍著縐領的幽靈飄了過來。

    『你好,敏希│波平敦的尼古拉斯爵士,』威樂希彬彬有禮地說,『在下已久仰大名。』

    『很高興居然會有新生認識我──』那個幽靈說,『通常新生都只知道我是「差點沒頭的尼克」,葛來分多的駐塔幽靈……看來葛來分多又可以蟬聯學院盃冠軍了。』

    『請問一下,尼古拉斯爵士,』莉莉把培根吞下去,著急地問,『請問其他學院的駐塔幽靈呢?還有,城堡內還有哪些幽靈或鬼魂啊?』

    『我還以為妳要問他是怎樣得到「差點沒頭的尼克」的名號哩。』天狼星說完,又繼續對付他的煮馬鈴薯。

    『真沒禮貌,長頭髮的先生,』差點沒頭的尼克對天狼星說完後,慈祥地轉向莉莉,『赫夫帕夫的是胖修士,雷文克勞的是灰衣貴婦──她是唯一的女駐塔幽靈,來頭可不小呢。史萊哲林是血腥男爵──唯一制得住皮皮鬼的幽靈,喔,皮皮鬼是個愛吵鬧的鬼魂,我們幽靈這回又再次贊同不讓他參加宴會。』

    『對了,我在書上看到幽靈有所謂的忌日宴會,那……』莉莉很有興趣地問下去。

    『忌日宴會那種東西無聊的要命,一群死人聚在一起吃腐爛的東西能有多有趣?』天狼星邊吃邊說,『我還是想知道他是怎樣「差點沒頭」的。』

    『我想大概是斬首時,那刀太鈍所以砍了很多次還砍不掉頭而得名的吧。』雷木思隨便應道。

    當碗盤清空後,第二樣餐點換了上來──是各式各樣的甜點,布丁、冰淇淋、果凍、蘋果派、甜甜圈……還有一大盤的巧克力奶油餡餅,詹姆和天狼星還因為突然出現的甜點而驚訝不已時,原本已經很撐的雷木思突然眼睛一亮,開始拿甜點。

    『巧克力布丁、巧克力醬、巧克力片、巧克力奶油餡餅、巧克力甜甜圈、巧克力鬆糕、巧克力蛋糕、巧克力棒、巧克力巧克力巧克力……』天狼星看著雷木思盤內的食物,一個個數著。

    『你那麼喜歡巧克力啊……』詹姆訝異地說。

    『我很喜歡甜點,』雷木思依舊笑著說,『尤其是巧克力。』

    在詹姆拿了第五盤蘋果派時,包曼帶著法蘭克‧隆巴頓來了,詹姆原本以為法蘭克‧隆巴頓是個很嚴肅的傢伙,但是事實並不是這樣,他有張好脾氣的臉和短短的黑髮。

    『來,法蘭克,這位是詹姆,我的弟弟,』包曼說,『這位是葛來分多級長,法蘭克‧隆巴頓。』

    『你好啊!』詹姆笑著說,『我哥常常提起你。』

    『你好,』法蘭克‧隆巴頓笑著說,『不介意我們一起享用甜點吧。』

    『不介意,不介意!』天狼星說,然後瞥瞥他身旁栽在巧克力堆的雷木思──包曼和法蘭克就這麼坐了下來。葛來分多餐桌話題也從食物漸漸轉移到新生的身上。

    『嗯,我老爸老媽都是純種巫師,而且是「純到腦子都壞掉了」的純種。布萊克家族的人啊,全都出身史萊哲林,他們還一直希望我可以分進史萊哲林呢!』天狼星不以為然地說著,雖然他的口氣很輕鬆,但詹姆總有種感覺,他覺得天狼星並不喜歡談論自己的家庭──

    在第一次接觸時如果要認識對方,首先能聊的就是家庭──他們現在正在輪流講自己的家庭背景。

    『我父母也是巫師,除此之外我還有一個弟弟。』雷木思邊說邊看著餐桌上剩下的巧克力。

    『我爸爸,大家都知道,是魔法部長──他一直很希望我能到霍格華茲讀書,我相信,我們一定能當很好的朋友的。』威樂希說。

    『我爸在冠軍之鑰上班,我媽在家寫魔藥和藥草的書,我哥就坐在我對面,我妹在家裡,我們家都是巫師。』詹姆說,他又再拿了點蘋果派。

    『我,』輪到很膽小的彼得‧佩迪魯,『我父親是魔法部神秘部的不可說,他很少回來……我母親是女巫……我和我的母親、祖母住在一起……』

    『我父母都是麻瓜,我有位姊姊──她也不會魔法……』莉莉‧伊凡談到自己的姊姊時氣燄便沒有之前那麼高了,反倒有些悲傷。

    接著輪到坐在莉莉身旁的艾蜜莉‧瑞斗,所有人都看著她,他們很想知道她到底是來自一個什麼樣的家庭,但是艾蜜莉‧瑞斗只是吃著她的米布丁,完全沒有理會其他人的意思。

    『輪到妳了,瑞斗小姐。』天狼星輕鬆地說。

    不知道天狼星是說錯什麼話,艾蜜莉‧瑞斗用力放下湯匙,站了起來,她忿怒地說:『我先警告你們,不准,永遠不准直接叫我的姓氏,或是問任何關於我家的事!你們就只能叫我「艾蜜莉」!其餘的事,你們最好不要知道──為了保全你們的性命。』

    『我們只是想問問看妳的父母是巫師還是……』威樂希膽怯地說。

    『他們死了,被人害死了,就是這樣。』艾蜜莉丟下餐具,『我到別的地方坐。』

    艾蜜莉氣沖沖地跑到離他們不遠的葛來分多新生──雅森尼‧吉格蘭、達維‧哥傑、雪妃‧默裘、布依緹‧天茍、提姆‧甘那尼那兒去坐。

    『她怪怪的。』包曼指指腦袋作了個滑稽動作,『上次在奧利凡德就覺得她很怪,我一直以為她會分到史萊哲林。』

    『她的父母被害死了,包曼,』法蘭克說,『她一定遇過我們不敢想像的悲劇……』

    這個不舒服的話題似乎沒有太多人想繼續下去,一直展現她勤奮好學模樣的莉莉突然開口道:『對了……我們可以在這裡學到什麼呢?我對於符咒學感到挺好奇的!可以告訴我嗎?』

    『教授符咒學的孚立維教授會照著課本來教,通常在萬聖節前,他會要求大家把飄浮的符咒學好。』法蘭克‧隆巴頓認真地解釋,『他人還不錯,如果有什麼特殊狀況,他也會准許我們在他的課堂上玩遊戲,其他教授……像副校長哈維夫人人也很好,等你們學會飛後,可以跑去跟她借掃帚。

    『伊拉貝拉‧費格教授是我們的學院導師,她有點嚴格,她本來已經辭去工作,鄧不利多教授找了一位新教授準備接手她的工作,不過那位新教授──如報紙所說,去參加某個重要的世界會議──總之,很多人謠傳今年是費格教授在霍格華茲的最後一年。她教得很好,若真離開一定會有許多人捨不得,喔,她教的是變形學──她有個兒子在雷文克勞;所有教授中最需要擔心的就屬魯道夫教授,他是黑魔法防禦術教授,上他的課就像跟龍決鬥一樣緊張……』

    他們順著法蘭克的目光,在哈維夫人旁邊有一位穿著藍色長袍的年輕男子,面色凝重嚴肅。

    『我真想上哈維夫人的課,我超期待飛行的。』詹姆說。

    『學校的掃帚很爛,而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葛來分多通常會和史萊哲林一起上飛行,』法蘭克說,『我們和史萊哲林是四學院中有名的宿敵,雖然另外兩學院也很不喜歡他們啦,但是能和史萊哲林較量的只有葛來分多了。』

    等餐盤內的甜點一掃而空,鄧不利多又站了起來。

    『在大家要回寢室前,有幾件事要提醒各位──希望你們都能銘記在心,』他說,『第一件事,校園內的森林依舊嚴格禁止所有人進入,希望新生們能夠注意,那裡面有太多難以控制的生物了;第二件事,管理員阿破‧普哥先生提醒諸位──今年又增加了兩百二十七樣禁止在校內出現的魔法惡作劇商品,如果想調查清單可以到普哥先生的辦公室查詢,同時也不可以在走廊上施展魔法;第三件事,三年級以下、或是沒有監護人的核准,是不可以到活米村去的;第四件事,哈維夫人要我提醒大家,在第二個禮拜開始就接受校內魁地奇球員的報名,有興趣的學生可以向哈維夫人聯絡──

    『最後一件事,今年為了保障各位的安全,校內除了少數擔任看管員的肖像畫以外,所有肖像畫、動物畫,凡是畫中有生物的畫,全部都要收起來,如果各位有攜帶海報、照片,或類似物品,請盡快交給各學院級長。』

    這樣的宣言一出,餐廳內便響起嗡嗡議論聲,詹姆看見包曼與法蘭克的眉頭都皺了起來。

    『為什麼?』天狼星低聲詢問詹姆和雷木思。

    『不曉得,但相信鄧不利多吧。』雷木思笑著答。

    『好了,時間不早了,我們今天就別唱校歌吧……雖然我知道大家很想唱……』鄧不利多微微悲傷地說,但詹姆發現其他教職員聽到他的話,就打起精神來了,學生中除了包曼重重地嘆了口氣外,其他人早已按捺不住起身了,『大家快跑吧!回寢室睡覺囉!』

    『葛來分多一年級新生跟我來。』法蘭克大聲地說,所有新生匆忙地跟在他身後,他們繞過一條條走廊、一道道變來變去的樓梯。一路上法蘭克不斷提醒他們,『鄧不利多會將許多畫像收起來,這對新生來說不是件好事,雖然原本那些畫像人物就會跑來跑去──但這樣對你們來說還是不好認路……霍格華茲的樓梯和房間會變來變去,也有很多機關……我們走這邊。』

    他們繞了好一陣子,詹姆發現他已經不知道該如何走到餐廳了,天狼星看出他的煩惱,他高興的告訴詹姆:『放心吧!我最會做的事就是記路了!明天就看我的吧!』

    他們最後來到一幅畫前,那是一個很胖的女人,她等到所有人走到畫前沒多遠時,她問道:『通關密語?』

    『幻影幽靈。』法蘭克說,『這就是這次的通關密語,你們要進來時都必須說出通關密語,懂嗎?』

    畫像後方敞開一個通道,法蘭克領著他們跳進去。

    『哇!這就是……』莉莉忍不住讚嘆道。

    『葛來分多交誼廳。』艾蜜莉冷冷地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