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 獸足、鹿角與花謎

Prelude of M.W.P.P. And The Riddle of Flower

 

M.S.Zenky◎ 著

 

 

第四章 斜角巷採購團

伏林‧伏德秋似乎趁著暑假賺了筆大錢,原本有些破爛褪色的店面,一夜過後竟然全換上地中海白的建築。配著暖洋洋的南風、澄澈蔚藍的天空、盆盆景觀棕櫚、和一支支插在桌中間的大陽傘,整間冰淇淋店活像正處南方海岸一樣,充滿了渡假的氣息。大概是時間還早的關係,伏林‧伏德秋冰淇淋店的戶外座位上,只坐了三名一身麻瓜短襯衫的少年,他們一人點了一個特級香蕉船,悠哉悠哉地享用著。

『呼哈──』詹姆‧波特抓抓頭髮,伸了個大懶腰,面前的香蕉船已經空空如也,『好久沒有這麼悠閒了……』

『對呀!對呀!』彼得‧佩迪魯含著湯匙用力點頭,他的嘴邊沾上不少草莓冰淇淋,『我們從前年就沒有好好休息呢!一年級學期結束時是范拿思的寶藏,難得的暑假卻趕去救天狼星,然後開學遇到一大堆怪事,接著就是之前那個超級危險的黑巫師祭典……』

『喂喂,小彼得,你為什麼一定要在救我那件事加上一個「卻」字呢?』把腳翹到別桌上的天狼星‧布萊克推了推墨鏡,不以為然地說,『好像救我是多討厭的事咧……』

彼得楞了楞繼續扒他的冰淇淋吃。

『呼哈──真是太輕鬆了──身心舒暢呀──』詹姆又伸了個懶腰,然後揮揮手,蓄著一頭褐色長馬尾,帶著圓框眼鏡的年輕店長伏德秋走了過來。

『還需要什麼嗎?』伏德秋將菜單遞給詹姆。

『「豪華夏日風情環球渡輪」,七球口味分別是薄荷巧克力、香草、香檳葡萄、草莓、南洋芒果、法式奶油、日式抹茶。』詹姆閉起眼睛,隨便往菜單上一指。

『答對了。』伏德秋拍著手,『你的記憶力真好,再多送你一份!』

『謝啦!』詹姆跟伏德秋互相擊掌,隨後伏德秋便走進店內製作那份『豪華夏日風情環球渡輪』了。

『詹姆……』天狼星用兩隻手指拉起墨鏡,從下方縫隙訝異地打量詹姆,『加上剛才那份的話,你已經吃了十二球了耶!還要吃什麼渡輪……而且加送……梅林的鬍子啊!這樣不就二十六球了嗎?你有這麼熱啊?』

『反正現在又沒事做,』詹姆無所謂地說,『這可是假期最後的黃金時段耶!等雷木思一到,我們就要開始採購課堂用品了……』

『這就是你一大早挖我們起來吃冰淇淋的原因嗎?』天狼星皺著眉,『吃那麼多冰對身體不好。』

『誰說的、誰說的。』詹姆唱歌般地說,此時兩杯宛如郵輪造型的大冰淇淋悄悄飄了過來,不偏不倚落在詹姆眼前,『哈!來了!看起來真好吃!』

『我光用看的就飽了。』天狼星嘆了口氣,戴好墨鏡又往後倒。

『我記得……』彼得仍咬著湯匙,杯裡的冰淇淋都快融化了,『雷木思很不喜歡吃冰。』

『冰的東西他不太喜歡。』天狼星擺擺手,『小海也是,他們老說吃冰對身體不好,搞不懂耶──』

『我媽也這麼說。』詹姆大口吞下滿嘴的水果後說,『她說女生可能不能吃太多冰。』

『雷木思又不是女的。』彼得說。

『哎呀!我不是故意的──』詹姆吐吐舌頭,『差點忘了。』

『你這句話如果被雷木思聽到,等會兒他又跟你翻臉,』天狼星提醒道,『雖然雷木思真的是溫和到很沒男子氣概,但好歹他生起氣來還是挺可怕的。』

『放心啦!他沒力氣生氣啦!』詹姆快速解決第一杯『豪華夏日風情環球渡輪』,抹抹嘴準備對第二杯大開殺戒,『滿月昨晚才結束,剛過變身期的他哪有那種力氣呢?』

天狼星突然緊盯著詹姆的冰淇淋不放,然後慢慢地站了起來,嘴中不斷發出『欸欸欸』的怪聲,彼得嚇得差點把湯匙吞進肚了。

『天狼星,你幹嘛啊?』

『難怪!』天狼星拿下墨鏡,大聲地叫道,『難怪我一直覺得有什麼事沒做!』

『什麼事沒做?』詹姆和彼得疑惑地對望,『忘記幫小海蓋被子嗎?』

『不是!』天狼星抓著詹姆的肩膀大叫,『就是「那個」呀!上學期後來發生太多事,我們都忘了!』

『哪個呀?』詹姆瞇起眼。

『變形課上提到的那個呀──』天狼星興奮地喊道。

『喔──』詹姆點點頭,『我想起來了!那趁著雷木思還沒到,我們快點討論吧!天啊!到斜角巷玩了一個禮拜,我們居然沒有討論「這麼重要的事」!』

『嗯?』彼得舔著冰淇淋,『什麼事呀?』

天狼星回到位置上,身體往前傾,詹姆也是,並揮手要彼得跟著坐。三人的頭頂幾乎要碰到大陽傘的傘柄了,詹姆輕聲細語地說:『我們不是發誓要幫助雷木思治療他那毛茸茸的小毛病嗎?陪他渡過每個滿月的痛苦夜晚?』

『有這回事嗎?』彼得抓著頭,天狼星用力勾住他的脖子,一臉『別鬧了』的表情。

『記得之前那個冒牌變形學教授說的話嗎?還有課本上寫的?以及雷木思曾經跟我們說的?』詹姆說。

『「狼人只對人類有害」。』天狼星像唱歌般地說。

『因此根據人體變形學中,全質變形類裡最難的化獸法理論來看,因為無論外型還是本質,化獸法已經對化獸師本身進行最大限度的改變,除了大腦所管的意識以外,其他一切的一切都與動物一樣!脫離了人類的本質!』詹姆演講般地說完,用力拍響桌子,然後興奮地指著天狼星和彼得的鼻子,『懂了吧!就是這個!』

『什麼意思啊──』彼得小聲地說,『我不太懂──』

『彼得啊,意思就是「狼人對化獸師無害」呀!』天狼星聳聳肩。

『所以……』

『所以要幫助雷木思的最好方法,』詹姆壓著彼得的頭,認真地說,『就是修煉化獸法。』

『啊?』彼得跳了起來,吃驚地放聲大叫,『你在開玩笑嗎?』

『噓──』天狼星與詹姆趕緊捂住彼得的嘴巴,環顧四周看看有沒有巫師或女巫聽見他們的對話。

『不要大聲嚷嚷,』詹姆說,『這可是要給雷木思的驚喜耶!』

『驚喜?』

『沒錯、沒錯,就因為是驚喜,所以要好好保密喔,小彼得。』天狼星刻意挑起彼得的下巴,眨眨眼戴上墨鏡。

『接下來談談詳細的實行計劃吧,』詹姆坐下翹起二郎腿,『升上三年級,我們的課業一定更繁重,加上我要練魁地奇、天狼星要忙著約會、彼得唸書的時間比我們長,我們恐怕沒有多少時間能好好修煉。另外,要瞞著雷木思跟學校師長也是個麻煩──』

『修煉化獸法的書一定都放在圖書館的禁書區,』天狼星認真地說,『沒有老師證明的話我們根本無法從那兒借書跟翻閱,當然也不可能詢問變形學教授,我們的教授已經被關進阿茲卡班了,新來的教授人怎麼樣也不知道,說不定是個大爛貨。』

『等一下、等一下,』彼得緊張地說,『你們我一句你一句的──明明就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呀!』

『什麼問題?』詹姆問。

『我們怎麼可能學得會?』彼得說,『我雖然不聰明、記憶力又差,可是印象中變形學教授說過化獸法的修煉很困難……』

『「化獸法的修煉非常困難,如果不小心很容易喪失性命,而且為了防止化獸師們利用自己的能力做壞事,所有化獸師都要在魔法部嚴格控管下進行修煉」,』詹姆輕鬆地背誦出來,他有速記與過目不忘的本事,『彼得,這些我們都知道啦!』

『知道還要做嗎?』

『難道不做,看著雷木思自己一個人在尖叫屋痛苦嗎?』詹姆說。

『不是,我是說……萬一被發現呢?萬一被發現我們是非法修煉呢?萬一我們修煉失敗,受傷甚至……呢?』

『小彼得,』天狼星拍拍彼得的肩,『不會有事的啦,我跟詹姆可是霍格華茲創校以來最聰明的學生耶!放心啦!』

『至於「偷偷」練這件事我們正要解決嘛。』詹姆抓抓頭,『時間一定是要挑滿月,雷木思正好不在的時候。地點的話……我是比較屬意霍格華茲內的密道或是不為人知小房間。』

『所以,為了找到修煉用的房間或密道,我們最好多多夜訪校園,拉著雷木思一起也行,反正修煉的時間他不可能在校內。』天狼星說,『至於書籍方面,我可以寫信拜託我的阿法叔叔……』

『但是貓頭鷹有可能途中被攔截呀。』詹姆皺著眉頭說,『我也不可能拜託我爸或我媽,包曼那傢伙越來越不正經,也不可能──』

『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等一下到華麗與污痕買幾本化獸法的書了。』天狼星說,『對了!我們還可以拜託艾蜜莉!』

『對耶,艾蜜莉,』彼得終於插嘴,『她看很多的書!而且能自由進出禁書區!』

『不過拜託那傢伙實在有種……』詹姆又抓了抓頭髮,『會被殺死的感覺。』

『嗯……』

『問鄧不利多呢?』

『別傻了,他是校長耶,怎麼可能跟法律作對?』

『難道真要把希望放在新來的變形學教授身上嗎?』

『什麼希望啊?』

一個柔和沙啞的聲音傳了過來,詹姆、天狼星和彼得三人立刻嚇了一跳,彼得還慌張地弄倒椅子。他們看向伏林‧伏德秋籬笆外的圓石子路上,漾著陽光般微笑,慘白著一張帶了不少傷口的臉,雷木思‧路平一身補丁斑斑的短襯衫,提著破爛大行李箱一聲不響地出現在那兒。

『你們在討論什麼啊?變形學教授?』雷木思問道。

『啊啊──』詹姆率先跳出籬笆,給了雷木思一個大大的擁抱,『我親愛的雷木思!好久不見啊──』

『詹姆,你在熱情個什麼勁呀……』

『這樣比較配合地中海風情呀。』詹姆得意地說。

『早安呀!』天狼星推推墨鏡。

『早,天狼星,為什麼要戴墨鏡呢?』雷木思笑著說,『被小海打出黑眼圈嗎?那可是家暴喔。』

『這是裝飾!裝飾!』

『雷……雷木思……』彼得靦腆地低下頭,『你好呀……』

『你好,彼得,過得不錯吧?』雷木思指著他手中的冰淇淋問,『那是草莓奶昔嗎?為什麼要到冰淇淋店吃草莓奶昔呢?』

『啊!沒有……我……這是……』

『可惡……』詹姆跳回天狼星身邊,湊在他耳邊說,『這傢伙一定是知道我們在打壞主意……』

『嗯?』雷木思微笑地看著詹姆,『我不知道你們是不是在打什麼壞主意喔?不過詹姆……天剛亮就吃那麼多冰淇淋,不太好吧?』

『吼──你管我!』詹姆裝成女生的聲音抱怨,一口氣吞光剩下的冰淇淋,『沒啦,吃完啦──』

『雷木思,一大早搭車一定很累吧!』彼得問道,但他的眼睛是看著天狼星,『對吧?不如先把行李放到破釜,反正明天一早從這兒去王十字車站也很快!』

天狼星點點頭,從口袋中掏出幾枚西可扔在桌上,然後帥氣地翻身跳過籬笆,低沉著嗓音說:『行李給我。』

『我自己拿就好,謝了。』雷木思說。

『我、幫、你、拿!』天狼星用力地搶過行李,結果行李的皮製手把應聲而斷,天狼星當場楞在那兒,雷木思的微笑看起來更可怕了。

『嘿嘿,我的皮包呢?』詹姆顧左右而言他,『伏德秋大哥,我這樣加上彼得的小草莓,總共一個金加隆嗎?』

『呼哈!伏德秋大哥!你們的冰淇淋融掉也好好吃啊!』彼得瘋狂地喝光冰淇淋。

『詹姆、彼得……』雷木思依舊笑著,天狼星哭喪著臉拾起手把,試著想幫它們組裝成原本的模樣,『聽說你們在斜角巷住了七天,上課用的東西、課本、長袍什麼的,全部都還沒準備喔?』

『啊啊啊──』詹姆緊張地看著彼得,『完了──』

『放心好了,』雷木思笑著說,『今天我一定會盯著你們,把東西用最便宜的價格買齊──』

雷木思說完,便拍拍蹲在地上天狼星的頭。

『乖,等回到霍格華茲再用魔法修好就好了,不過這幾天我的東西都給你負責囉……』

『太可怕了……』詹姆跳到天狼星旁邊安慰他。

『雷木思的背影有一股殺氣耶……』彼得緊張地說。

『哎,』天狼星搖搖頭,抱起那一大包行李,『看來只有艾蜜莉制得了他呀……』

 

 

『一切都麻煩你囉!』

詹姆才不會忘記走出破釜後院,踏上斜角巷圓石子地時,雷木思露出和詹姆的母親極為相似的笑裡藏刀。當雷木思纖細的手搭上他與彼得的肩時,他們倆都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好啦,我們從哪裡開始呢?』雷木思笑盈盈地說,『藥店怎麼樣?』

『雷木思……』走在最後的天狼星說,『你還沒領錢呢……』

『說的也是,』雷木思回頭對天狼星一笑,『謝謝你的提醒,不如我們就先到「摩金夫人的各式長袍」吧!反正需要買新長袍的只有天狼星和詹姆,等買完後再到藥店補充藥材,然後去古靈閣領錢,再到華麗與污痕買課本。』

『這個主意真好!』天狼星故作鎮定地拍手。

『摩金夫人的長袍店』就在幾公尺外的左邊。耀眼的太陽已經悄悄地爬了上來,斜角巷的顧客人潮也漸漸多了起來。雷木思和彼得合力將詹姆與天狼星推進店內,打扮華美的摩金夫人立刻上前,尖著嗓子推薦一匹匹新進的布料。

『不,女士,』雷木思有禮地點點頭,『他們兩位需要的是霍格華茲制服,黑色長袍,下擺不要拖地。』

『這樣啊,不過我這匹布真的非常……』

『如果那匹銀色絨布妳肯出價十金加隆的話,我們就跟你買。』雷木思認真的說。

『小弟弟,你在開玩笑嗎?我這布可值一百金加隆啊……』

『所以我們只需要新的黑袍。』雷木思溫和地指著已經站上小矮凳的詹姆和天狼星。

『好的,我知道了。』摩金夫人苦笑著,順手將布料扔到一旁,點點魔杖讓一條條布尺自動跳到他們身邊,丈量了起來。

『我們就是在這裡認識的呢。』天狼星懷念地說。

『天狼星,少噁心了啦。』詹姆忍著笑,『我差點吐了呢!你這話應該說給小海聽啦!』

一提到小海,天狼星便沉下臉。

『如果對付女孩子光靠甜言蜜語就行的話,我們有必要吵架嗎?』天狼星不以為然地說。

『你居然跟我妹吵架?』詹姆差點沒抓住布尺衝上前勒住天狼星,『喂!你是人家的男朋友,容忍她、讓讓她很難嗎?我把妹妹交給你你居然──』

『哎呀,冷靜點嘛。』天狼星說,『那麼緊張幹嘛,小吵怡情嘛!』

『我只聽過小賭怡情。』彼得小聲地說。

『再說情侶間哪有不吵架的?你沒聽過一個故事嗎?有位牧師在替新人證婚時,都會問他們有沒有吵過架,只要沒吵過的,他就會中斷婚禮耶……』天狼星說,『詹姆,你沒交過女朋友你不會懂的啦!她們每個耍起性子來可怕的要命,刁蠻呀、任性呀這種語彙根本不足以形容,一不順意就哭哭啼啼的,一惹火我就裝無辜賣可愛,一直在你懷裡撒嬌磨蹭……』

『我知道你把持不住。』詹姆意有所指地點點頭。

『咳!』天狼星清清喉嚨,瞪了詹姆一眼,『總之,女孩子在沒到手前,都可愛的要命,到手以後缺點都一個樣,總要男人像侍奉公主一樣將她們捧得高高的,她們說一你不能說二,她們說不你不能說是……』

『可是,天狼星,我們之中就只有你談過戀愛呢。』彼得說。

『說的好像交了不少女朋友一樣,』雷木思忍不住竊笑,『小海不是你的初戀嗎?等一下被她聽到了,又會是一場戰爭喔?』

『哎呀,千萬不能被她聽到啊!』天狼星驚恐地說。

『真是的,有女朋友有什麼不好啊?』詹姆抱怨,『我們幾個想要還遇不到呢。』

『誰說的?』天狼星不以為然地說,『雷木思有呀,而且他的對象大概不會有公主病。』

『天狼星,你所說的我的對象是誰呢?』雷木思笑得更開心了。

『沒事啦!』

『天狼星跟小海是為了什麼吵架?』彼得問道。

『還不就放暑假啦,在一起第一次的暑假,她一直說想跟我去旅行,兩個人去外頭玩什麼的……拜託!就我們兩個人耶!我們才幾歲呀?還未成年耶!我爸媽不管我,她爸媽怎麼可能同意?』天狼星碎唸著,『於是我就拒絕了呀,還講道理跟她談很久呢!我又不是不想跟她去,是真的有難處嘛!後來他知道我跟你們約最後一週住破釜的事,就寄了封咆哮信給我……問我是朋友重要還是女朋友重要、還問我是不是在外面亂認識別的女生!拜託──是女生來亂認識我好不好!』

『聽起來還滿有道理的。』彼得點點頭。

『但小海只是希望你們可以一起去玩啊。不要去太遠嘛,你帶她到公園散散步也可以呀。』雷木思說。

『又不是沒有,我也帶她去看過職業魁地奇球賽啊。』天狼星說,『票很貴耶!兩人份!』

『有義氣!』詹姆故作感動地摟住天狼星,『你果然不是重色輕友之人啊!』

『謝謝喔,之前還不知道誰罵我重色輕友呢。』天狼星說。

『看來小海真的很想跟你去長途旅行。』彼得說。

『她說她想去日本泡溫泉、看日本的古蹟。』天狼星嘆了口氣,『哎,不管她家人答不答應,好,就算答應了,這樣的行動不是引誘我犯罪嗎?我也是個正常的少年啊!』

『天狼星……』詹姆冷眼瞪著天狼星,『你絕對不能跟小海去旅行……』

『你看,連她哥都有這種反應了。』天狼星聳聳肩,『我也沒辦法啊。』

在少年的話題中,兩人接下新的黑袍制服,付了點錢給摩金夫人,多虧雷木思氣頭上的殺價精神,讓他們只花了定價一半的金額。

走在南風迎面的街道上,雷木思打開貓頭鷹送來的開學須知,以及自己記載了魔藥學藥材明細的筆記本,隨後領著大家停在右手邊歷史悠久的藥店前。店中不斷飄出可怕、令人作嘔的味道,店門口一桶又一桶詭異的藥材,嚇得彼得拚命抓住詹姆的手臂。

『我已經把新課程會用到的藥材都紀錄好了,』雷木思揮揮手中的資料,對老闆說,老闆是一位駝背的獨眼老太太,『魔藥學後來停了滿久的課,有一些藥材不需要補充,但最基本的基本藥材還是要,另外每個人都要加一份中級教學用藥材……』

『好好好。』老闆抱了四包藥材出來,比了個五。

『婆婆,您別開玩笑了,』雷木思指著詹姆,『我們這位可是知名作家「凱薩琳‧波特」的親兒子呢!』

『雷木思真的是殺價高手……』彼得崇拜地說。

『我記得我小時候被我媽帶出去購物時,她也是這麼厲害,惹火她絕對是店家的不智啊。』天狼星說,『幸好我現在在家跟個隱形人一樣,她叫了一隻小精靈專門服侍我,我也不用再跟她到處買東西了,哎,女人……』

『誰說只有女人麻煩,男人也很麻煩咧。』詹姆看著雷木思討價還價的身影說,『像我那個包曼大哥,居然跟男人──那個雷文克勞的誰誰搞在一起,八月初他還帶他回來住耶!兩個人住在同一間房裡耶!嚇死了!我在他們隔壁都嚇得把門鎖緊,多穿了好幾條內褲……』

天狼星發出噁心的鬼笑聲,憐惜地拍拍詹姆的肩。

『為什麼要多穿內褲啊?』彼得聽不懂。

『天知道他們會在房裡幹什麼!』詹姆說,『而且誰也不能保證他們會不會喝酒助興、會不會跑錯房間、會不會跑到我房間、會不會認錯人咧……』

『這樣你就不會抱怨你沒對象啦!』天狼星哈哈大笑。

『我喜歡女生好不好!』

『好了!』雷木思比了個勝利手勢,把四大包藥材堆到天狼星和詹姆提的袋子裡,『這些每包原本五金加隆,她只算我一金加隆,真划算!接下來到古靈閣去吧!我需要領些買書的錢……』

『雷木思,你真有精神……』天狼星欽佩地說。

『我很討厭買這些東西耶。』詹姆瞪著手中的袋子。

『而且還要殺價……』彼得說。

『怎麼可以不殺價呢?他們的價錢本來就不合理呀!』雷木思認真地說。

一行人一邊聊著關於殺價的技巧,一邊往前走,終於來到斜角巷第一個、也是最大一個十字路口。左前方角落的高大白色建築就是銀行古靈閣,而右手邊的巷子可以通到夜行巷,左手邊則有家高級餐廳,再往前走可以到賣魔杖的奧利凡德店以及華麗與污痕書店。

『咦,波特?』一個細細柔柔的聲音響起,詹姆立刻回過頭,像在期待什麼一樣瞪大眼睛。

『這不是我的小天天嗎?』另一個粗魯低沉的聲音響起,隨後是一串沉重的腳步踏地聲,天狼星屏住呼吸,他突然覺得天空的太陽被某個東西遮蓋住了,他來不及回頭看清楚狀況便本能地往右邊邁一大步……

碰的一聲,穿著深藍色丹寧牛仔褲,分左右各綁了六條高麻花辮,又搭配著詭異金色鴨舌帽的布依緹‧天茍,呈大字型倒在地上,雷木思、詹姆和彼得忍不住竊笑。

『啊……布依緹,妳不要緊吧?』細柔聲音的主人是雪妃‧默裘,她穿著一襲白色細肩洋裝,撐著一支陽傘,頭上戴著一頂大大的白色遮陽帽,雪妃憂心地走到朋友身邊。她們兩位都是跟詹姆等人同年的葛來分多學生,是詹姆死對頭──莉莉‧伊凡的好朋友。

『天茍,我警告妳。』天狼星冷冷地說,『妳下次再這樣朝我飛撲過來,可不是鼻子壓扁那麼簡單可以解決的事!』

『喔……』布依緹迅速地坐了起來,雙手交握像在禱告一樣,畫了藍色豔妝的她,滿臉幸福地看著天狼星,『小天威脅人家時也好帥喔……』

『對不起,』雪妃趕緊拉起布依緹,『她這個人就是精力旺盛……打擾到你們了……』

『不會啦。』詹姆把天狼星往自己身邊拉進一點,『奇怪,伊凡沒跟你們一起嗎?』

『莉莉啊!』雪妃開心地說,『她去蘇格蘭玩了!』

『跟男生嗎?之前小海問她,她都笑而不答耶。』天狼星問,詹姆皺起眉頭。

『不,是跟殺人魔……』布依緹嘟著嘴說。

『布依緹!』雪妃認真地說,『不要那樣叫她!艾蜜莉之前救了很多人呢!』

『知道啦……可是,她又不准我們叫她的姓,我們也沒跟她好到可以互相叫名字呀,難道要我們跟報紙那些記者一樣叫她「戰神」嗎?』

『伊凡跟艾蜜莉一起去玩了?』詹姆重覆著這句話,『怎麼可能?』

『這真是個好消息呢,』雷木思看起來挺開心的,『這表示艾蜜莉開始願意與其他人來往了。』

『是呀是呀,』天狼星看起來很想結束這個談話,好跟布依緹分別,『你大概很快就能跟她交往了……』

『什麼?』

『當我沒說!』

『她們去蘇格蘭的哪裡呀?』彼得問。

『印威內斯,尼斯湖。』布依緹說,『真搞不懂那邊有什麼好玩的,寶物早就被挖光啦。』

『人家又不是布依緹家那樣的尋寶家族……莉莉是跟家人一起觀光的嘛!』雪妃開心地說,『真期待莉莉會帶什麼紀念品回來!希望是麻瓜產品──』

『如果帶黃金回來我會比較開心。』布依緹說。

一股風突然吹起,雪妃放聲尖叫,她的遮陽帽就這樣被風颳走了,她驚恐地蹲了下來,將陽傘壓得好低好低。就在大家還反應不過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時候,天狼星一個箭步跨出去,裝模作樣地彷彿看守手守門一樣,伸長手臂輕鬆攔下差點飛遠的帽子。

『喏,還妳。』天狼星走到雪妃身邊,雙手將遮陽帽蓋到雪妃頭上。

『謝……謝你……』雪妃紅著臉低下頭,詹姆氣得差點揍天狼星一拳。

『靠,有女朋友的人還耍帥到處放電!』詹姆低聲咒罵,『雪妃那麼可愛幹嘛不留給我啊……』

『啊──小天好帥喔──』布依緹一臉幸福地說,於是她摘下那頂詭異鴨舌帽,往天狼星身邊輕輕一丟。

天狼星嘆了口氣,反手接住。

『啊──天狼星接住我的帽子了──好羞喔──』布依緹扭扭捏捏著,梯下頭期待天狼星替她戴上帽子。

『哼。』天狼星冷哼了一聲,順手將帽子往遠方一射,帽子便不偏不倚地掉進水溝裡。

『啊!我的帽子!』布依緹哭喊著跑走,雪妃驚慌失措地向他們點點頭後跟了上去。

『太好了,我們快去古靈閣。』天狼星抓著雷木思的手衝向那棟白色建築。

『天狼星,帥耶!』詹姆拍手叫好。

『這樣欺負女生,不好吧?』雷木思擔心地問。

『她一直纏著我們才叫欺負吧!』天狼星把雷木思推進銀行換錢,隨後便躲到白色大柱之後,避著不停高喊『小天天』的布依緹‧天茍。

『看來太受女生歡迎也不是好事呢。』和詹姆躲在另一根柱子旁的彼得說。

『哎……』詹姆嘆了口氣,『我也想談戀愛啊……』

 

 

高大的雪白建築拔然出現在眾人眼前時,詹姆與天狼星停下腳步,唯獨雷木思與彼得兩人仍直往古靈閣大廳走去,當雷木思破舊的皮鞋踏上光滑的台階時,他總察覺身後少了兩個人的影子,於是他帶著微笑,轉身看向併肩站在一起不停傻笑的好友。

天狼星和詹姆露出不懷好意的笑,詹姆甚至出手拉了把還想往巫師銀行裡鑽的彼得,然後三人一起看著雷木思露齒而笑。

『你們想給我什麼驚喜嗎?』雷木思溫和地問。

『不,只是我們一大早就領過錢了。』詹姆很快地答道。

『是啊,口袋還沉甸甸的呢。』天狼星拍了拍褲子裡的巫師錢幣們。

『我知道只有我需要領錢,但是……就因為這樣,你們不想陪朋友一起進嗎?』雷木思試探性地問,『彼得?』

雷木思突然轉向搞不清楚狀況的彼得,想從最沒有防備的彼得身上套出好友異常舉動的原因。

『這個嘛……這個……』彼得吞了口口水,水粼粼的小眼睛不停打轉,就在雷木思準備開口問個關鍵性的句子時,彼得突地看著雷木思的後方大叫,『艾、艾蜜莉!』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就連一開始有些懷疑的雷木思,也忍不住回頭看個究竟。

開開合合的古靈閣玻璃大門裡,一個身材瘦小的黑髮女孩,正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對血紅色的眼睛略帶訝異地瞪視著門外的詹姆眾人,她的身邊一如往常沒有任何人陪伴,就連據說變成她唯一摯友的莉莉‧伊凡也沒看見。

『喔哦,這就是我們給你的驚喜喔,雷木思。』詹姆狡黠地笑著。

『快去吧、快去吧,現在有艾蜜莉可以陪伴你了,我們幾個可不想破壞你們難得的相處機會喔。』天狼星一臉正經地說著,但在講到『相處』這個字時,他還是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雷木思沒有回話,他笑笑地看了朋友們幾眼後,又若有所思地看向大廳那兒的艾蜜莉,艾蜜莉的紅眼頓時與雷木思四目相交,下一秒,她忿怒地轉身快步朝古靈閣內部走去。

『啊……』雷木思小聲地輕嘆,他著急地向朋友們交待,『我剛好有些事要跟艾蜜莉討論一下,我自己進去領錢就好了,麻煩你們在外頭等我囉,我很快就會出來!』

『沒問題。』詹姆伸出右手揮了揮。

『慢慢來。』天狼星伸出左手擺了擺。

彼得則呆然地目送雷木思衝進古靈閣,然後消失玻璃門的另一端,等到雷木思瘦削的背影完全看不見時,彼得才茫然地開口詢問:『我們……為什麼不陪雷木思去呢?』

『小彼得啊,那當然是為了雷木思與艾蜜莉的幸福著想啊!』詹姆感慨地邊說邊坐到階梯上,天狼星也跟著坐了下來,兩人一副剛完成什麼大事般地睥睨著彼得。

彼得皺眉歪頭,仍然搞不清楚原因。

『好啦、好啦,我們只是想找個辦法支開雷木思罷了。』天狼星隨性地攤開手,總算將兩人的壞主意說了出來。

『為什麼?雷木思做錯了什麼嗎?』彼得擔心地問。

『小彼得,你忘記剛才在伏德秋的店……我們討論的話題嗎?』詹姆挑起右眉,『關於雷木思的話題。』

『你是說──化獸術?』

『我們想趁這個機會繼續討論一下執行方式,不然等回到霍格華茲時,我們四個人總形影不離,這樣要瞞著雷木思會變得更困難。』天狼星說。

『而且到了霍格華茲,要瞞的人就不止雷木思一個人了。』詹姆撫著下巴說。

『是啊,鄧不利多……艾蜜莉……愛管閒事的布依緹……還有史萊哲林的鼻涕卜……』天狼星彎著手指算道。

『你別忘了莉莉‧伊凡。』詹姆提醒道,『布依緹都說她現在跟艾蜜莉很要好,那麼她愛管閒事的程度恐怕等於一百個布依緹。』

『那我們是不是該提高警覺一下啊?』天狼星跳了起來,裝模作樣地左顧右盼,『既然艾蜜莉會出現在這裡,不就表示伊凡也很有出現在這附近?艾蜜莉總不可能拋下伊凡一個人,獨自從蘇格蘭跑回來吧。』

『誰知道呢,』詹姆聳聳肩,『說不定吵架了,女生很奇怪的。』

『剛才還不曉得是誰吵著想要女朋友咧。』天狼星不以為然地說。

『我只是說我想要談戀愛,沒有說我想要女朋友。』

『喔喔,我懂了,』彼得的臉亮了起來,『所以詹姆想要的是男朋友!』

『拜託!』詹姆板著臉大叫,天狼星發出誇張到有如狗吠的笑聲,詹姆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我又不是包曼……』

『嘿!這不是詹姆嗎?還有天狼星跟彼得,好久不見啊!』

一個爽朗的聲音忽然響起,詹姆不需要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就能認出這個聲音是屬於前任葛來分多魁地奇球隊隊長凱文‧哈而法的。一個暑假不見,哈而法變得更高更瘦,而且更黑,皮膚呈現一種很有南方風情的漂亮橄欖色。

『哈而法,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詹姆跳了起來,愉悅地看著哈而法,『怎麼會跑來斜角巷呢?你不是……畢業了嗎?』

『是啊,我畢業了,逃離了萬惡的學業生活,現在可以專心打球啦!』哈而法得意地說,『我前幾天剛通過某個職業隊的候補球員甄選!』

『太帥了!』天狼星驚呼,『是哪一隊啊?』

『卡菲利彈弓隊(Caerphilly Catapults)!那支來自威爾斯的球隊!』

『哇喔!我會期待你能獲得「煞星戴紀念獎章」的。』詹姆開心地說。

『哈而法現在的身材比我們學院裡的女生還瘦,』天狼星半開玩笑地斥責詹姆,『你還希望他在比賽裡做出什麼精彩的搏命演出啊?』

『哈哈哈,說這些還太早啦,等我升上正式球員再說吧!』哈而法笑著,『說不定變成正式球員這件事,會比我結婚還要晚達成呢!』

『你要結婚了?』詹姆、天狼星與彼得一同驚訝地說。

『大概這兩年內吧,』哈而法不好意思地抓抓頭,『我和安娜想早點穩定下來,否則以後我隨著球隊四處東征西討,安娜也放心不下……而且我還得小心別讓自己變得太紅。』

『喔,卡菲利彈弓隊的隊袍可夠紅了。』天狼星幽默地說,卡菲利彈弓隊的球袍是紅綠相間的直條紋。

『那麼葛來分多的隊長會是誰出線呢?』詹姆突然問道,他腦中不曉得為什麼閃過包曼的面孔。

『是緹娜,』哈而法收起笑容說道,『我以為包曼告訴你了。』

『包曼?他?』詹姆忍住不讓自己發出乾嘔的聲音。

『包曼想和緹娜競爭隊長的位置,但是後來還是緹娜勝出,包曼最後選擇退出球隊,和雷文克勞的迪米奇‧艾奎某擬組樂團去了。』哈而法想了下繼續說,『他們好像在一些巫師地下酒吧裡演出過,我和安娜有次約會時遇過,歌曲創作的還不錯呢。不過他什麼時候跟艾奎某擬變得那麼要好啊?』

『我短期內不想和討論關於包曼的話題。』詹姆認真地說,哈而法露出感興趣的微笑。

『難道說包曼他──』哈而法似乎猜中了幾分。

『欸,我什麼都沒說喔。』詹姆連忙撇清。

『哎,那就可惜了,為了個可能會處處碰壁的戀情啊,』哈而法抬起頭看向蔚藍天空,『要嘛,也等他升上七年級再退出嘛!這下他勢必要錯過明年的一場大活動了。』

『大活動?』耳尖的天狼星感興趣地問道,『哈而法,什麼大活動?』

『和魁地奇有關嗎?』詹姆興奮地問。

『我也是別處聽來的,消息的準確度我也不敢保證。』哈而法的身子往三人傾了點,圍成像球賽開始前打氣的標準動作,他壓低聲音小心地說,『聽說各國的魔法學校打算在明年舉辦一場超大型的魁地奇世界比賽,比賽地點,就選在霍格華茲。』

『哇哇哇哇哇哇喔!』詹姆開心地大叫,哈而法用力拉扯他的衣領,要他靠近點。

『所以是學校間的世界級魁地奇球賽嗎?』天狼星不敢相信地問。

『是啊,應該是每所巫師學校都會派出一組代表隊,然後再和各國學校的代表隊比賽,如果我猜得沒錯,霍格華茲的代表隊應該是今年這個學年的冠軍隊伍代表出賽。』哈而法提醒道,『欸,我的第一手消息可別回去到處宣傳啊!你們可是第一批讓我洩露這個大消息的朋友們呢!』

『什麼第一批啊,』詹姆笑道,『威巴斯三姊妹應該才是真正的第一批吧?』

『哎呀呀,她們是家人,不是朋友啊。』哈而法愉快地說,他低頭看看錶,然後指著古靈閣對大夥兒說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快去領個錢,安娜和她的姊妹們還在破釜等我呢。』

『遲到的話,老婆大人會生氣的喔!』天狼星開玩笑道,他們和哈而法揮手道別,目送他走進古靈閣後,蒼白的雷木思正好推開玻璃門走了出來。雷木思向哈而法說了聲『嗨』後,便快步回到夥伴們的身邊。

『你們刻意把我支開,為的就是和哈而法討論些我不能知道的「魁地奇小秘密」嗎?』雷木思一返回隊伍便聰明地問道,臉上的笑容跟陽光一樣燦爛。

『啊……其實我們根本沒想到會遇到哈而法。』詹姆說。

『是啊,我們也沒想到他會趁你不在時,跟我們說一堆「魁地奇小秘密」。』天狼星聳聳肩。

『不過哈而法真的跟我們說了很了不起的小秘密耶!』彼得興奮地大叫,『他說明年霍格華茲會──』

『哎呀呀呀,雷木思,你什麼都沒聽到喔!』詹姆的叫聲壓過彼得的聲音,他和天狼星不約而同地捂住彼得的嘴。

『都說是秘密了,小彼得你幹嘛還要講出來呢?』天狼星說。

『要分享的話,我們可以回房間再分享嘛。』詹姆邊說邊對雷木思眨了眨眼睛。

『看來,哈而法真的提供了一些關於魁地奇的小消息呢。』雷木思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們把我支開,是想談些什麼我不能知道的事……』

啊……』詹姆小心地吞了口口水,他在心中暗想,『我們的確是想討論你不能知道的事啊……但誰曉得哈而法會突然冒出來。

『雷木思,你真的想太多了。』天狼星一手搭上雷木思的肩膀,笑得很開心地說,『我們是很真切地希望你和艾蜜莉能培養培養感情,才會努力忍著不陪你進古靈閣啊。』

雷木思的微笑變得有些苦澀。

『話說回來,艾蜜莉呢?』詹姆探頭探腦地看著古靈閣內部,『雷木思,你該不會把好好的一個女孩子拋在古靈閣深處吧,底下不是有龍嗎?』

『我們並沒有同行。』雷木思若有所思地說,『只稍微打了下招呼……然後她就甩掉我了,一眨眼消失不見,不曉得在忙些什麼……』

『啊啊啊!雷木思被甩了!』詹姆抓著自己的臉誇張地說,『這下雷木思跟我一樣都是黃金單身漢了啊啊!』

『那個……我和艾蜜莉根本沒開始過啊……』

『雷木思,你不要理他啦,』天狼星靠到雷木思耳邊小聲地說,『詹姆最近想交女朋友想交到快發瘋了,言行舉止都變得很奇怪……』

『天狼星,我說過很多次了,』詹姆大聲地反駁道,『我不是想交女朋友,是想要談戀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