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第十三章 魯道夫教授的警告

『我求妳,不要和那個惡魔在一起好不好?』

『我要幫她,如果沒有人幫她,她會……她會……』

『莉莉,我求你……』

『那女的有什麼好啊?』

『她是惡魔……惡魔!』

『我是惡魔?』艾蜜莉起了個大早,今天是聖誕節,或許是她生命中最棒的聖誕節,莉莉睡在同一間房的另一張床,艾蜜莉微笑地望望她──這兒是伊凡家,莉莉家除了父母外,還有一個姊姊,是個和樂單純的家庭,她在這裡也感受到麻瓜的熱情。她從沒與麻瓜相處,刻板印象總覺得他們很蠢,現在,她有些改觀了。

莉莉一家都是好人,他們知道她是女巫,但還是熱情歡迎她,艾蜜莉很喜歡這種感覺──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已經遺忘很久了──在莉莉陪伴下,她一點一點撿回散去的拼圖,開始期待每一天、期待未來的快樂,而不像以前,只是等待。

窗外開始飄雪,艾蜜莉再一次靜靜地欣賞雪景,莉莉醒了,她雙眼迷濛笑了笑:『聖誕快樂。』

艾蜜莉沒回頭,沒有任何回應,莉莉嘆了口氣,爬下床,打算盥洗,在她要踏出門時,她聽到一陣愉悅的聲音。

『是雪耶……』艾蜜莉把臉貼在玻璃窗上,愉悅地重覆著,『雪……』

『艾蜜莉……』莉莉有股衝動,想抱住她,『艾蜜莉!』

耶誕快樂。』艾蜜莉回過頭,給了莉莉一個笑容。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她笑得那麼開心。

時光飛逝,少了一人的四人組自娛娛人地度過假期。他們知道,不管范拿思的寶藏有多重要,不管即將發生的事有多麼可怕,只要少了一個人,他們就像少了一條腿的狗一樣,連路都走不好。

天狼星不知道是玩瘋了還是什麼,他一直到開學的前一天才返回霍格華茲,除了人回來外,也帶了一大堆的糖果點心,他識相地把所有巧克力留給雷木思,但雷木思突然說家裡有事,就跑得不見人影──假期的最後一天,又缺了一人的三人組,是房間吃零嘴、嘻嘻哈哈聊著假期生活中結束的。天狼星聽到關於葛林戴華德和《范拿思公爵》時,問了一個另外幾個人都沒想過的問題。

『說了這麼多,那幅銀龍畫的作者到底是誰?是葛林戴華德嗎?既然傳說中畫出銀龍的是史萊哲林啊,而畫又出現在霍格華茲就還滿有道理的啊,』天狼星含著口香糖說,『若是葛林戴華德,霍格華茲內為什麼會有他的畫?他的畫那麼危險。』

『經你這麼一說……』詹姆說,『我們都沒想過耶。』

『那,會是誰畫的?』彼得又開始緊張,『為什麼銀龍畫會在這裡?』

『鄧不利多教授是不是早就預料到這件事?』天狼星吹了一個大泡泡,『不然他為什麼開學時要收起所有繪有生物的畫像?不過如果畫有危險,為什麼不銷毀?』

詹姆想了想開口問道:『天狼星,你知道霍格華茲畫像的來源嗎?』

『不是很清楚,好像有的是學校董事捐贈,有的是魔法部或聖蒙果捐贈,畢竟同一人的畫像被掛在不同地方,它們可以來回穿梭,在最快時間內傳遞消息。』天狼星頓了頓又說,『詹姆,你有沒有想過,會不會一切有關范拿思的東西都是假的?我們的努力和擔心都是徒勞無功?』

『不會,』詹姆斬釘截鐵地說,『我又不像你,心機重。』

『你說什麼!』天狼星的口香糖泡泡頓時破掉,爆出巨大的聲響。

『喂,你們!我在睡覺就不能安靜一點嗎!你們的事我已經跟我爸爸說了,你們再胡鬧,我爸爸一定會……』他們好死不死吵醒威樂希,威樂希很不高興地坐在四柱大床上亂吼。

『威樂希先生,你的聲音不比我們小。』詹姆笑著說。

『波特!』威樂希生氣地跳起來,從一旁櫃子挖出一瓶藥水,一口氣灌個精光,然後爬上床,不一會兒就呼呼大睡。

『真是個怪人。』天狼星說。

這三人一整晚就這樣吵鬧,但威樂希也沒再爬起來我爸爸東我爸爸西的,詹姆很有深度地表示,威樂希一定喝了安眠藥。

『那一定不是他自己調的。』彼得說,『他之前魔藥學隨堂測驗坐我旁邊,不但不會寫還抄襲我的答案……』

一切都是那樣正常、那樣平靜。過了兩天,雷木思又是一副大病出癒模樣回到霍格華茲,一年級下學期的課程也就這樣開始──城堡外的積雪融了,氣溫驟然下降,大家把握剩下的時間來玩雪,白雪中竄出的綠苗漸漸增多,枯枝上的嫩芽也探出頭,吹起的風感覺不到寒冷,有點點涼爽,還帶著新鮮的花香與青草香。

葛來分多對赫夫帕夫的魁地奇賽在春神甦醒時舉辦的,葛來分多以兩百五十分比上一百一十分,贏了赫夫帕夫,那天晚上大家玩了通宵,隔天的課程都在半夢半醒間進行。

規格化的上課、下課、早餐、晚餐、闖禍、打鬧,四人組依舊是霍格華茲中歡樂的泉源,熱鬧活潑的一群,而天狼星和詹姆耍寶的功力增長了許多,即使是那原本一上課,就倒頭大睡的魔法史課,也變得……非常不一樣。

『發明自動攪拌大釜的巫師,有剛果瓦‧威樂希、紐西蘭籍的威靈頓先生……』丙斯教授平淡地唸道,上他的課比服用安眠魔藥還有用,『下一頁,巫師偉人大觀,梅林,中世紀,年代不詳,著名的巫師,曾協助亞瑟王,莫佳娜的敵人,康尼留斯‧阿葛麗芭,一四八六至一五三五,著名的巫師,因其著作而被不懂魔法的人士關在監獄裡。愛福瑞達‧克拉格,一六一二至一六八七,魔法師會議的領袖。格列更‧史旦普,一七七零至一八八四,受歡迎的魔法大臣,一八一一年時被委派上任。古力福‧波克比,一七五零至一八三九,魔法飛禽專家。首位能識別愛爾蘭鳳凰歌聲有什麼意思的人……』

『為什麼他一定要把這些人物再說一次呢?之前的章節就講過了啊。』布依緹抱怨道,一旁的雪妃自進教室後就再也沒有從桌上爬起來。

『後面的章節都在複習這課本提過的人物,』坐在窗邊的莉莉無所謂地表示,『丙斯教授就是這樣的人……完全照著書本讀。』她大方地拿出《標準咒語》讀著。

『咧……』天狼星拉拉詹姆的衣袖,睡眼惺忪地說,『快救救我……不然我像麻瓜的故事中,那個「睡什麼什麼」一樣一睡不醒怎麼辦……』

『那你睡啊,』詹姆玩著那只金探子樣的錶,『反正睡死了也會有一堆人搶著要親你。』

『髒死了。來想點有趣的事玩玩,詹姆。』天狼星說。

『雷木思,你覺得呢。』詹姆轉頭問非常認真上課的雷木思。

『我覺得今天的課程跟以前比起來有深度多了,之前丙斯教授都不會說出人物年代……』雷木思盯著筆記說。

『拜託……誰跟你說那些──』天狼星蹦一聲撞上書桌,『我不行了……雷木思,你要負責叫我。』

『不用叫他,你親他他就會醒來了,他想當「睡什麼什麼」。』詹姆說,他無趣地翻起課本,『到底上到哪了啊?』

『你們不演了啊?』莉莉問道,她坐在詹姆後面,依舊翻著符咒課本,頭也不回地說,『聽你們說話比上課還有趣。』

詹姆瞥了瞥他身後的莉莉,突然靈機一動,他找出空白羊皮紙,窸窸窣窣地寫了起來。

『詹姆……救我……我一點都不想被雷木思親啊……』天狼星還在哀嚎。

『我親你是你的榮幸。』雷木思輕鬆地說。

『嘿嘿。』詹姆朝天狼星偷偷一笑,便把手中的紙撕成紙片,揉成一團扔到後面莉莉的坐位,然後又朝天狼星那使了個眼色。

接到紙團的莉莉相當生氣,她狠狠地瞪了詹姆後,才攤開那張紙團,莉莉默默地讀著,天狼星伸長脖子還是看不到紙上的字,他轉向詹姆,用唇語問:『你寫了什麼?』

『嘿。』詹姆露出潔白牙齒,又低頭看書。

過了不久,莉莉生氣地將紙團丟給詹姆,詹姆攤開紙,忍不住癡癡竊笑了起來,天狼星一臉疑惑地搶過紙團,想仔細瞧瞧上面寫了什麼好笑的事……

 

親愛的莉莉,有些事是無法直接對妳開口說的,害羞的我只好傳著紙條給妳──我是天狼星,我很喜歡妳,我真的真的很喜歡妳,我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歡妳,如果妳願意跟我作男女朋友,請把紙條傳回來,如果妳不喜歡我,請把紙條丟到窗外去。

 

『死詹姆……』天狼星狠狠罵了一句,他繼續看下去,發現那很醜的字後有一段秀麗的字跡。

 

你們不知道嗎?霍格華茲每到冬天,教室的窗戶都會用魔法上鎖!誰打得開啊?不知道的笨蛋給我去看《霍格華茲‧一段歷史》!

 

『這是什麼狀況,像我天狼星這麼英俊瀟灑風流倜黨玉樹臨風智勇雙全眼神還有一點點憂鬱的萬人迷,居然會被拒絕,而且這還不是我寫的紙條!我字哪有那麼醜!』天狼星邊說邊氣呼呼地掏出羊皮紙,低頭寫了起來,然後同樣也把紙團揉一揉,往低頭用功的莉莉一丟──

『哎喲!』

好死不死,天狼星碰巧打到莉莉的頭,莉莉生氣地踢了坐在她前面的詹姆一腳。

哎呀!』詹姆的叫聲吵醒了所有在睡覺的人,大家都往他那看去。

『有什麼問題嗎?』丙斯教授頭也不抬地問。

『沒有。』詹姆立刻回答,但所有人都在看他,大家都知道,莉莉‧伊凡剛剛踢了詹姆一腳──這兩人平時就愛打鬧鬥嘴。

天狼星掩著嘴偷笑。

『又不是我。』詹姆說完,往天狼星望去,用唇語問,『搞什麼啊?』

天狼星只是笑了笑,然後用下巴朝莉莉那點了點,詹姆回頭,發現莉莉正低頭看著那紙條,臉頰又冒出淡淡紅暈,和她碧綠眼睛形成對比──詹姆好奇地把頭伸了過去,莉莉猛然抬頭,他以為她又要打他,便匆忙轉過身坐好,但莉莉只是繼續低頭看紙條。

『妳在幹嘛?上課那麼不認真。』坐在莉莉身後的艾蜜莉問。

『沒什麼!』

『那個給我看。』艾蜜莉指著紙條。

不行!』莉莉拿著紙,讓它離艾蜜莉越遠越好,但這回卻被布依緹抽走,莉莉完全忘了現在在上課立刻失聲大叫,『不許看!還給我!

『借我一下嘛──』

『你們吵什麼?上課傳什麼紙條?靠窗第二個女士,就是妳,』布依緹站了起來,丙斯教授用他幽靈慣有的朦朧聲音說,『讀出來。』

不可以!』莉莉尖叫,天狼星趴在桌上不停地笑。

讀出來。』丙斯狠狠地說,這讓眾人嚇一大跳。

布依緹一副自己很榮幸似地清清喉嚨,然後用令人反胃的語調朗誦:『不知道是誰這麼說:「可不可以讓我記住妳現在的眼睛,那麼下次再相遇,我才能分毫不差地愛上妳……」這段話對我來說已經太遲,因為等不到下次,我現在已經分毫不差地愛上妳了……若霍格華茲是一片浪漫淹沒的蔚藍大海,我與妳就是悠游浪底的魚兒,讓我們兩一起,隨著浪濤的旋律,在這海裡躍騰吧!請妳不要距絕,帶著葛來分多所有的勇氣,接受我詹姆‧波特最真誠的愛!莉莉,我的愛!』

話音甫落,笑聲四起,莉莉一把搶回羊皮紙,滿臉通紅地在位置上低頭賭氣,詹姆感到無數極為曖昧的眼光朝他望來,他一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布依緹嘴裡出現後,立刻明瞭發生什麼事了,詹姆狠狠打了捧腹大笑的天狼星一拳──下課鐘聲剛好響起,丙斯教授飄出教室,這群葛來分多一年級生便簇擁著詹姆和莉莉,包圍著他們走到教室外,一人一句七嘴八舌地說:

『什麼時候的事啊?怎麼不早說呢?』

『莉莉,我想妳一定是我們之中最早結婚的囉!』

『婚禮不要忘了請我去耶──』

『詹姆啊,有一套喔,寫得出那種文章!』

『不賴嘛!「我的愛……」真有你的!』

『唷──男生愛女生,男生愛女生──』

詹姆雖然臉上掛著微笑,拚命解釋那信不是他寫的,是天狼星幹的好事,但又有誰聽他的呢?女生拉住轉身要走的莉莉,一直將她推向詹姆。

『發生什麼事啦?』彼得打了個大哈欠,他剛才完全是睡死狀態,他拉拉雷木思,好奇地問。

『問他吧。』雷木思指指站在一旁笑到眼淚掉出來的天狼星。

『我不過是在開玩笑──』天狼星笑著說,『你看,他現在束手無策了吧!』

『天狼星。』雷木思嚴肅地喊他。

『雷木思──詹姆也知道我在開玩笑啦!他才不會喜歡莉莉‧伊凡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們兩個根本是冤家──』天狼星說,『伊凡也不喜歡詹姆啊,她有她的小勒嘛!』

『就是因為這樣,你沒想過這玩笑會傷害到伊凡?』雷木思認真地說。

『『傷害?她討厭詹姆討厭斃了?』天狼星一臉欠打樣,『怎麼會傷害到她?詹姆又不喜歡她──這樣會造成什麼傷害?』

『就是因為詹姆不喜歡她,他頂多把她當好朋友,你弄了這封信來,大家可是都把它當成詹姆寫的情書,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這事了,若詹姆又發誓自己不喜歡伊凡,那不是傷她傷得很深嗎?而且伊凡和石內卜走得那麼近……』

『我真搞不懂你,雷木思,』天狼星轉向彼得,『你知道雷木思說什麼嗎?』

『我……』

『看你的臉就知道你不知道了,』天狼星對雷木思說,『雷木思,就因為伊凡和鼻涕卜走得近,我們身為葛來分多生,自然要拆散他們!鼻涕卜又不是什麼好東西。』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好東西,』雷木思說,『我只知道你的玩笑太過份。』

『喂喂,是詹姆先的耶。』天狼星說。

『但全世界都知道你不喜歡女孩子啊。』彼得說。

『目前是這樣沒錯……』天狼星咕嚕了一聲,『你想要我怎麼做?』

『向伊凡道歉,和大家說明。』雷木思輕鬆地說。

『現在嗎?』

『是的。』

『好啦,好啦!』天狼星撥撥頭髮,慢慢走至人群,扯開喉嚨大喊,『各位!注意!剛剛那封感人肺腑的情書,』所有人轉向天狼星,包括臉紅的跟什麼一樣的莉莉和傻笑到不知所措的詹姆,天狼星輕輕咳了一聲,又摸摸頭髮,『其實是我──英俊瀟灑風流倜黨玉樹臨風智勇雙全眼神還有一點點憂鬱的萬人迷天狼星‧布萊克開的玩笑!』

走廊另一頭,圍著綠銀相間圍巾的黑髮男孩,沉沉地低下頭,他捧著來不及送出的聖誕節禮物離開走廊。莉莉推開身邊的人,看見黑髮男孩的身影,驚慌地追了上去。

『小勒!』

石內卜跑了起來,他們來到城堡後方的一個開放式小院子,莉莉快步追上他,一把扯下他的圍巾圍在自己脖子上,石內卜這才停下腳步,回身看著莉莉,並將禮物藏在身後。

『你不要你的圍巾啊?』莉莉氣喘噓噓地說。

『妳在葛來分多過得很好嘛。』石內卜怒氣沖沖地說。

『剛才是波特他們──』

『不用解釋了!』石內卜大叫。

『為什麼不讓我解釋?』莉莉看起來快哭了。

『之前妳也不讓我解釋啊!』石內卜吼道,『我說過幾百次,我不是施展紫霧的人!波特他們聽到的只是片面之詞,我那些同學是在感謝我替他們解咒!』

『但是,你還是對黑魔法很有興趣啊!』莉莉喊道,『不然你為什麼知道解咒的方法?』

『莉莉,你真的以為黑魔法不好嗎?魔法就是魔法!只要不傷害別人,哪種魔法又怎麼樣?為什麼黑魔法就一定要冠上邪惡、害人之類的字眼?』石內卜喘口氣,平靜下來,『妳別看波特那票人,一副多討厭黑魔法的正義使者模樣,但他們根本不瞭解黑魔法啊!現在防禦術裡有多少魔法是黑魔法演變而來的?他們又知道嗎?對於自己不瞭解的東西根本不該妄下定論,還誣蔑別人!』

石內卜別過頭不再看她,莉莉深深吸了口氣,從書包裡找出一份有著黑色華麗包裝的禮物,看那外型似乎是本書,她慢慢走向石內卜,淡淡地說:『聖誕快樂。』

石內卜賭氣不理她,莉莉乾脆一把抓住他的手,想將禮物塞進去,卻看見石內卜手上早有一枚紅色盒子,石內卜驚慌地將雙手藏起,退後幾步,莉莉愣了半晌,忍不住笑了。

『我本來想派貓頭鷹,』莉莉雙手將禮物遞到石內卜面前,『但後來覺得,這段期間都沒跟你說話,所以還是當面送比較好。』

『我們想的──』石內卜喃喃地說。

『──都一樣……』莉莉替他接完話,然後拉起石內卜的手,將黑色禮物放上去,並拿走紅色禮物,『謝謝你的禮物。我拆開囉!你也拆吧!』

『嗯──』石內卜拆開包裝,裡面是一本教導如果創造符咒的書,石內卜的雙眼都亮了,另外還有一張卡片,以及看起來是莉莉親手製作的麻瓜書籤。

『謝謝你!好漂亮喔!』莉莉拿出盒子裡的東西,是一對耳環,她看到石內卜興奮地翻著那本書,愉快地說,『我覺得那本書有點難,但對小勒來說,應該還好吧?』

『很有挑戰。』石內卜很滿意他的禮物,他將書收好,彆扭地笑著,『謝謝……』

『小勒,』莉莉取下史萊哲林圍巾,『我們不要再吵架了,好不好?』

『嗯。』

『要當永遠的好朋友喔。』

『要當永遠的好朋友。』石內卜重覆道,目不轉睛地看著莉莉親手替他圍上圍巾,對他來說,這一刻發生的一切,才是世界上最棒的禮物。

莉莉這兩天下來都板著一張臉,經過詹姆等人身邊,連看都不願意看一眼。

當所有人都明白那是天狼星搞的鬼後,不少人對於自己的行為感到抱歉,他們誠懇地向莉莉道歉,莉莉板著臉原諒他們,但詹姆與天狼星兩人每回走到莉莉身邊正要開口時,莉莉便一句話也不說的走開──布依緹和雪妃在上下課經過走廊時,總是護在莉莉身邊,詹姆一靠上去,她們便狠狠地要他離開──至於休息時,莉莉獨自讀書,一有人靠近便大發雷霆,不但很少與艾蜜莉、其他女生一起行動,還常常跑得不見人影,有人說莉莉常一個人跑到湖邊偷哭。

『哎,那件事真的影響很大。』詹姆嘆口氣,『被包曼知道就慘了──不曉得他會怎麼跟媽說。』

『是啊、是啊──』天狼星有些心不在焉,走廊上除了他們四人外沒有任何一個學生──下一堂是魯道夫教授的課,來忒立教授好心地提早讓他們下課,大部份學生選擇回交誼廳補眠──天狼星一定是在擔心下堂課內容,週四時,天狼星對威樂希開了個小玩笑,惹火魯道夫,他說下堂課要拿天狼星當示範。

『天狼星,你是不是在擔心魯……』彼得問。

『你這不是廢話嗎?我又不是某個紅眼睛的傢伙,可以隨意施那個什麼……』天狼星對雷木思眨眨眼。

符咒抵消咒。』雷木思用慣有的笑容回望他。

『是是是……符咒抵消咒……』天狼星怪裡怪氣地學詹姆嘆了口氣,『老人家總是說「紅顏薄命」,說不定我英俊瀟灑風流倜黨玉樹臨風智勇雙全眼神還有一點點憂鬱的萬人迷天狼星‧布萊克今日就要死在魯道夫手裡啦。』

『什麼?』彼得轉向雷木思,舌頭像是打結似地說,『英俊瀟傻……什麼東西?』

『那是自戀狂聖誕假期和別人學來的,』詹姆說,『呿!以為這樣的頭銜很帥嗎?那我不就是英俊瀟灑風流倜黨玉樹臨風智勇雙全聰明伶俐善解人意才華洋溢能文能武溫柔體貼冒險犯難眼神還有很多很多機智的迷人之神詹姆‧波特了嗎?「眼神還有一點點憂鬱」,真噁心。』

『不管天狼星的眼神有多憂鬱,都沒有雷木思憂鬱吧。』彼得忍不住抱著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

『喔,這麼說來,詹姆也沒雷木思聰明伶俐善解人意才華洋溢溫柔體貼吧!』天狼星說。

『你不也一樣,誰覺得你玉樹臨風啊?』

『那你又多冒險犯難?頂多是闖禍搗蛋。』

『那我呢?你們和雷木思都有頭銜──』

忠厚老實好了……木訥寡言?敦親睦鄰?』

『啊!小巧可愛如何?』

『虧你連小巧可愛都想的出來,你當彼得是什麼,麻雀啊?』

『不──』天狼星搖搖頭低聲地說,『是老鼠──』

『天狼星,你的嘴很差勁。』彼得想摟他的脖子卻因矮了點作罷,詹姆趁天狼星來不及防範,搥了他肚子一拳,三人又開始打鬧。

『好啦──詹姆輸了!』詹姆被彼得跟天狼星壓在地上,三人笑得闔不攏嘴。

『輸了,求饒吧。』彼得一臉神氣地說。

『大丈夫寧死不從──』詹姆話還沒說完,那兩個友人居然在走廊人呵他癢,詹姆笑得滿地打滾。

『求饒吧!』天狼星說。

『我不……哇哈哈……讓我起來……哈哈……你們住手……哈哈哈哈……』詹姆完全無法還手。

『不可求饒是吧?那唱首歌來聽啊!』天狼星說,『名歌手包曼‧波特之弟──』

『是啊,唱昨晚你唱的那首。』彼得說。

『哪首啊?我昨晚唱那麼多──』詹姆爬起來,拍拍衣服裝傻。

『唱你自己寫的那首。』兩人異口同聲。

『喂,我是音癡,在這裡唱,包準費格教授衝過來殺我!』詹姆說,轉頭希望雷木思支持,『對吧?』

『我覺得,』雷木思邊整理書包邊說,『詹姆唱歌別有一番風味,挺有趣的。』

『唱吧!』

『好吧,』詹姆點點頭,『為大家帶來一首,「咱們挖寶去」,作曲是「英俊瀟灑風流倜黨玉樹臨風智勇雙全(『咳。』天狼星突然咳嗽。)聰明伶俐善解人意才華洋溢能文能武溫柔體貼冒險犯難眼神還有很多很多機智的迷人之神詹姆‧波特」作的,詞是范拿思大爺寫的──給我掌聲吧。』

四人『啪啪啪』地在無人走廊上歡呼起來,詹姆邊跳邊胡亂唱著:遵循我一開始的提示,跟著我的遺言,走向我財富的所藏之處吧!我,范拿思,將財富賜予解謎之人,帶著提示與遺言,金銀珠寶就在那裡!

『安可!安可!』

『那我再唱一首……』

『噓,』雷木思突然示意他們安靜,『警戒區到了……』

記得十六天前,他們四人從教室旁的密道鑽出來,便被魯道夫逮著,四人各做一百下的扶地挺身,後來他們學乖,和其他學生一起走正常的走廊,雖然少了點樂趣,但總比扶地挺身好。

四人來到最後轉角,只要往右轉,走個二十步就到黑魔法防禦術的教室後門了,魯道夫喜歡躲在後門陰暗處,偷偷抓那些他看不順眼的學生──像是講話太大聲、說話難聽、聲音難聽、走路很吵、玩鬧等等,都會被擋在門外扶地挺身,有時他心情一差,還會用『看起來不想上課』的理由把人堵在外頭,狠狠地用各種對人體無大礙符咒玩弄。

『喔咧?什麼時候到了警戒區啊?』彼得說。

『天知道──』天狼星說,『希望詹姆可怕的歌聲沒有引來殺機。』

『你又胡說八道什麼?』詹姆不服氣地說,『是你叫我唱的。』

『是啊,被人捧一下就飛上天囉!』

『天狼星,看來你是希望湯匙又變得像毛毛蟲一樣軟是嗎?』

你們四個!給我過來!』一個低沉冷漠嗓音從不遠的教室傳出來。

『死了。』詹姆暗暗說道。

四個人心不甘情不願走進黑魔法防禦術教室──那間教室內有道樓梯,樓梯可以直接通到魯道夫的房間(也就是私人辦公室),聽一些高年級生說,他平時都躲在私人辦公室內做研究,所以除非是上課,黑魔法防禦術教室外是不會有人經過──魯道夫坐在講台前辦公桌,正低頭研究一團漂浮的銀色黏稠體,他頭也不抬地,用他慣用的命令口氣說:『站到這裡。』

他指指桌前,四人默默走過去,動也不動地立正站好。

『下課鐘尚未響起,更別說是上課鐘了,現在的你們應該在上藥草學,為什麼會出現走廊上唱歌呢?』魯道夫仍低著頭,他右手拿著一根根長長的針,輕輕地刺那團銀色物體。

『來忒立教授提早下課。』雷木思有禮貌地說,詹姆感謝地眨眼──如果這話從他或天狼星口中說出來,大概沒有人會相信。

『是嗎?很顯然的,來忒立教授是過份放縱你們了──如果你說的話屬實,那為什麼只有你們四個人走來上課呢?』

『其他人走路比較慢啊!』天狼星說,滿臉不服氣,他心理暗想,『你這隻老狐狸就是想找我們麻煩!

『喔?是嘛?』魯道夫抬起頭,一雙細長綠眼盯著天狼星,『布萊克先生,你剛剛是不是在心裡說我什麼?』

『沒有啊。』

像老狐狸一樣想找你們麻煩,是不是?』魯道夫說,天狼星嚇了一跳,原本心裡想暗罵幾句,但不知道這傢伙搞什麼玩意兒,只好把那些話吞回肚裡。

『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嗎?』他輕輕地把銀色東西托了起來,一臉奸樣地問。

『不知道。』詹姆說。

『你不是想說鬼才知道嗎?波特先生。』魯道夫輕鬆地說,他心情似乎很好,這稍稍安撫了四人的情緒,『這是我一直想拿到手的教材,上學期我們教了不少對抗咒語的防禦術,這學期也大概介紹了黑魔獸,今天我心情好,剛好又得到這個,所以原本的吸血鬼課程順延──真可惜,布萊克先生,本來想讓你體驗吸血鬼吃大蒜的感受……』天狼星抖了一下,『這玩意兒的名字我和沒翻譯,是從非洲拿來的──他有預言的能力,也可以透過這個,來讀任何人的心……包括說謊者……』

魯道夫咧嘴大笑,他從桌子下找出盒子,將銀色物體塞回去,並把長針放了進去,詹姆四人動也不動,只是一直暗暗叫倒楣。

『等會兒的課程就是要學習對抗無形的力量,當你的敵人能夠準確抓住你的一舉一動,和內心想法,甚至進一步控制你時,該怎麼樣對抗他。』魯道夫撥撥扁平中分金髮,『嗯──我們來談談剛才你們在走廊上打擾眾人上課的事,該怎樣處罰才合乎公平性呢……讓我想想啊……扣個五十分夠不夠?』

詹姆心裡直罵倒楣──雖然魯道夫今天心情好,但他說話的語氣還是給人一股很想嘔吐的壓力,但也不能高興的太早,這傢伙情緒變化無常,往往前一秒哈哈大笑,下一秒便舉刀殺人。

我問問題為什麼沒人回答?』魯道夫突然往桌上一拍,震得桌上墨瓶快打翻,這時下課鐘響起,吉格蘭和哥傑一走到門口看到裡面有人挨罵,嚇得往反方向跑去。

『夠,這當然夠了,先生。』詹姆說。

『是的,先生,我們知道錯了。』天狼星也說。

『我們不敢再犯,我們對於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恥。』彼得說。

『我們對於先生的處罰相當服氣,真的很抱歉。』雷木思邊說還鞠了個九十度的躬。

『你們四個,專門出些餿主意,個個油嘴滑舌──你們以為這幾句道歉話我就會原諒你們嗎?』魯道夫又拍了一下桌子,他果然陰晴不定,要開始發火了。

我真衰。』詹姆用唇語對天狼星說。

我更衰,被處罰完我一定會被女生抓去檢查。』天狼星用唇語回應。

『喂……』詹姆正要用唇語說下一句話時,魯道夫猛然抓住他的衣領,把他拉向他,詹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

『你,詹姆‧波特,告訴我,剛才那首蠢歌從哪兒聽來的?』他狠狠問。

『沒有,先生,是我自己寫的歌,』詹姆認真地說,『好聽嗎?』

那不是你寫的!』魯道夫說,『你知道范拿思的寶藏對吧!那天晚上闖進藏畫閣,鬧得普哥睡不著的就是你們吧!就是你們,你們不顧鄧不利多教授的警告,闖進藏畫閣,和那些畫打屁鬼扯──而且,還看到那幅畫……葛林戴華德的畫──你們還在圖書館查所有關於葛林戴華德的資料對吧!』

『先生……』

『你們想得到范拿思的寶藏嗎?想得到寶藏甚至不惜違反校規賭上性命是嗎?你們的父母對於你們的蠢行為會怎麼想?』魯道夫滔滔不絕地吼著,細長綠眼被他的情緒燒成紅色似的,詹姆被他抓著衣領不停搖晃,他覺得自己的頭被搖得很暈。

『放手!你想搖昏他啊!』天狼星緊緊抓住魯道夫的手,想把他拉開。

『布萊克先生,你想被學校開除嗎?抓著我做什麼,想攻擊師長嗎?』

『先生,請不要太過份,詹姆會受傷的,』雷木思溫和地說,『如果學生不可傷害老師,那老師也不該沒來由傷害學生。』

『閉上嘴,路平先生,請你記得一點,如果不是鄧不利多教授的堅持和我們這些老師的支持,你根本不能踏進霍格華茲!』魯道夫吼道,雷木思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也不再多說什麼。

請你放開他!』天狼星火大了,他聽了魯道夫的話不但沒有鬆手的意思,反而拉得更緊,『我們想到圖書館查什麼資料是我們的自由!詹姆唱什麼歌也是他的自由!歌既然是他唱的,就只有他知道那歌的來歷!你如果不相信,不會用你那個讀心的東西來試試看嗎?』

『好,我們就試試!』魯道夫面目猙獰鬆開手,又將那銀色東西拿了出來,他讓它飄在詹姆面前,『詹姆‧波特,告訴我,誠實地告訴我,剛才你在走廊嘶啞唱著的蠢歌,是從哪聽來的?』

『是我自己寫的。』詹姆毫不猶豫地說。

魯道夫盯著銀色東西看了好一會兒:『你再說一次,從哪兒聽來的?』

我自己寫的,先生!』詹姆說。

『很好,很好!』魯道夫用力地把銀色物體收進盒內,生氣的說,『很好!我知道你們腦袋在打什麼鬼主意,如果你們不想死的話,最好乖乖當學生,別玩偵探遊戲了!』

上課鐘響,葛來分多的學生在外頭拉拉扯扯。

『你進去啦!威樂希。』提姆說。

『對啊,你爹是魔法部長耶,魯道夫不敢對你怎樣的。』哥傑說。

『我不要,』威樂希一臉得意,『如果我進去,不就等於救了那四個笨蛋,我才不要咧,晚點上課也不錯啊,你們不是最怕魯道夫的課。』

『但是,萬一他等一下反過來罰我們怎麼辦?』雪妃膽卻地說。

『莉莉,妳覺得呢?』布依緹詢問莉莉的意見。

『隨便。』莉莉低頭讀書。

『一群膽小鬼。』艾蜜莉姍姍來遲她大略聽了門外一行人的對話,稍微瞭解狀況後便大方地走進教室,毫無顧忌地大聲說:『先生!上課鐘聲已經響很久了,怎麼還不開始上課呢?』

『哼,』魯道夫瞥了瞥艾蜜莉,哼了一聲,惡狠狠地對四人低聲說,『放暑假我都會好好盯住你們,你們膽敢溜去尋寶……別怪我手下不留情!坐好上課!』

詹姆拉著彼得匆忙地滑到教室最後面的位置,天狼星則拍拍雷木思走過去,在經過艾蜜莉身邊時,她嘲笑似的說了句意味深長的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避開日光照射,忘記愚人恐嚇。你們找的不是寶藏,是未來的開端。』

天狼星冷冷地白了艾蜜莉一眼,艾蜜莉發出一聲冷笑,照慣例走到第一個位置。魯道夫突然說:『葛來分多扣五十分!外面的如果不想死就滾進來上課,給你們十秒鐘!』

門口人們飛也似地衝進來,開始接受心情極度不爽的魯道夫折磨。

這堂課在慘叫聲中度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