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蟲尾、獸足、鹿角與銀龍的秘寶
Prelude of M.W.P.P. And Mysterious Treasure of Silver Dragon

                          ──最終紀念版


M.S.Zenky◎著



第一章 高錐客洞


   清爽的藍色顏料順著曉日金光,在天空畫布上漸次擴散,白雲亦於晨風的吹拂下飄向北方。宛如太陽放射狀的小村落,靜悄悄地座落在廣闊翠綠鄉野間。這座小村以一片鋪滿灰色圓石的圓形廣場為中心,數條寬狹不一的街道巷弄由此伸展出去,從高空眺望,就像一顆太陽躺在草地上。

  夏晨的街道空無一人,廣場商店、郵局仍大門深鎖,巷弄兩旁的鄉村小屋無不拉緊窗簾,深怕一絲日光滲入,打跑甜蜜的美夢。

  不過,若沿著一條通往村外的小巷行走,巷道盡頭最後一家小屋,卻不合時宜地發散出爆炸般的噪音,最奇怪的是,附近鄰居卻沒有跑出來抗議的跡象。

  『喝吧!喝吧!讓我看看大釜底部吧!乾吧!乾吧!普等巫測不算什麼啊──啊──啊──呀呀呀呀呀!』

  『包曼!你再繼續鬼吼鬼叫,午餐的冰南瓜汁可別怪我多加了「暫啞水」調味!劑量我會記得放得重一點!』

  原先引吭高歌的男孩子瞬間閉上嘴巴,獨留木吉他的弦輕輕撥動著。

  傳出吉他樂音的房間隔壁,一扇一模一樣的褐色木門緩緩打了開來,一雙靈活的黑眼睛率先冒出,他認真地打量房外的二樓走廊,確定無人後才躡手躡腳地走向樓梯。

  『不行啊……』

  一個尖銳的嗓音從那雙深色眸子背後傳來。

  『噓……』

  深黑雙眼從樓梯扶手下的兩根白色欄杆間探看──一根漂亮的梣木製掃帚靜靜地擺在純白色壁爐旁牆邊,在這個八月中旬的陽光照耀下,顯得更加迷人。

  『小少爺……不行這麼做……』那尖銳的嗓音再次說道。

  『到旁邊去,少煩我!』另一個嗓音說,聲音的主人顯得不太耐煩。

  玄關前的短走廊牆上掛了幾幅肖像畫,地板則是以淡色木頭鋪成。從客廳開始,猩紅色柔軟地毯覆蓋住木頭地面,一直延伸到連接餐廳與廚房的走廊。

  這是一間貼著白色壁紙的客廳,一套紅色沙發安穩地擺在那兒,鋪上淡黃色桌布的桌上放了一只插滿鮮花的花瓶。客廳的東方、西方、南方各開兩扇窗,讓溫暖陽光照射進來。西方窗邊有扇白色小門,門後傳來陣陣修剪花木的聲音。

  沙發正前方的矮櫃上放滿相框,最讓人吃驚的是,相片內的一切居然會動!除此之外,客廳內還擺了五個高書櫃,裡頭的書盡是些《魔法食譜》、《新版歐洲藥材全圖鑑三十集》、《穿越歷史的魁地奇》等等稀奇古怪的書。

  客廳後方走廊共有四扇門,一扇通往廚房和餐廳,一扇是浴室,還有一扇之後是書房,以及一個小倉庫。這裡沒有半個人影,整棟宅邸在吵雜歌聲停止後,安靜得像是熟睡中的嬰兒,不過客廳東邊的白色樓梯可就沒那麼安寧了。

  『不要啊!小少爺!夫人一定會生氣的……那真的很危險!』

  尖銳嗓音的主人小聲地走下來,當他沐浴在日光下時,老天保佑,這世界上不會有比他更奇怪的生物了!他的耳朵像隻兔子般又大又長,鼻子尖尖的,長得活像個小老頭,可是他的身高卻比兒童還要矮小,穿著一看就知道是訂作的紅色線衫(一般店內絕對買不到那種尺寸),和一件黑燈籠褲。他用那骨瘦如柴的細長手指,抓住走在他面前那人的衣擺。

  『滾開!哩答,不幫我就閃到一邊去好嗎?不要大聲嚷嚷,萬一老媽突然衝進來,她會殺了我!』另一個人不高興地表示,他是名年約十、十一歲的小男孩,有頭漆黑如夜空般色澤的雜亂短髮,像是他從來沒好好整理過般;他的眼睛顏色和頭髮一樣,且流露出異於同年紀小孩的機智;鼻樑上架著一副圓框眼鏡,童貞的臉上帶著一抹微笑,過份聰明的臉蛋讓那微笑顯得有點狡黠。

  『可是,小少爺,必須上樓讀書,如果被夫人發現,會被處……哎呀!』被稱作哩答的怪生物一不小心摔倒地,幸好造成的聲響並不大,卻也讓男孩嚇出一身冷汗。

  『搞什麼啊?我說過在樓上等我就好了嘛!讓我試試看那根掃帚嘛!看看包曼那個臭屁王,他五歲就騎著玩具掃帚亂飛了耶!還不是沒被球隊選上,都是老媽迷信那個卡車拙女士的話!什麼……』男孩敏捷地從樓梯躍下,緩緩向那根漂亮掃帚移動,他邊走邊開始用一種嗲聲嗲氣的語氣說,『喔!凱薩琳,妳可好命喔!妳的第一個孩子遺傳到你丈夫那厲害的身手,他對飛行可很有一套喔,所以啊,妳可要好好訓練他,讓他成為一流的魁地奇球員喔!』

  『可是……』哩答爬了起來,一把抱住男孩的右腳,氣喘噓噓。

  『相對的,妳的第二個孩子可要當心,他一碰掃帚就一定會發生意外……而且他是妳所有孩子中最調皮搗蛋的。喔!親愛的,別擔心,那孩子會繼承妳在魔藥與藥草界的驚人天份,自小就讓他多看相關的書籍喔……』男孩邊說邊拖著沉重的右腳往目標走,哩答跟著他邊往前邊在地上滑動,男孩恢復他原本的聲音極度不悅地說,『結果害我自小就要背那些該死的書!什麼《十八世紀魔藥大革命》、《時代魔藥學》一堆亂七八糟的鬼書,要不就是當老媽新書的第一名讀者,結果包曼咧?成天只會關在房間裡唱些亂七八糟的歌……喔!哩答,你放手好不好!』

  『哩答絕不放!不放!』哩答憂心忡忡地說,『卡珊卓‧崔老妮女士是偉大的先知!是魔法世界最有名的先知!小少爺要聽卡珊卓女士的話!掃帚真的很危險,小少爺難道忘了先生以前遇到的事嗎?』

  『我才懶得理那個卡車拙女士……』

  『是卡珊卓女士!』哩答說。

  『哎!隨便啦!誰理她的占卜啊!書上說占卜是最不精準的魔法咧!卡車臭女士──』

  『是卡──珊──卓──女士!』

  『──聽起來還不是一樣!都她害的,害我根本沒童年可言,每天都得接受磚頭書無情……的……壓……迫……』男孩靠在猩紅色沙發背上呼呼喘氣,腳上多出來的沉重包袱讓他行走困難。

  『少爺……不管卡珊卓女士怎麼說,掃帚是很危險的!』哩答固執地說,抓住男孩腳的雙手越來越緊。

  『我從沒看過這麼煩的「家庭小精靈」,』男孩抱怨道,他伸進口袋摸索,看有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讓哩答走開,不久──似乎找到他要的東西了,他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哩答,你想不想試試我到底從書上學了多少啊?』

  哩答抬起頭,瞪大眼睛和嘴巴,男孩順手把右手手中的一個灰色糖果扔進哩答的嘴巴。哩答兩眼一瞪,什麼話都來不及說,倒在地上呼嚕呼嚕睡了起來。

  『沒想到苦艾汁跟水仙球根粉末那麼好用!晚安囉,小哩答。』

  男孩欣喜若狂地把右腳從哩答的手中拔起,瞥了瞥西方的小門──他的母親就在門另一邊的溫室工作,這也是為什麼他會拋下書本,來打掃帚主意的原因。

  一擺脫哩答,男孩迅速衝到掃帚之前,他發出無聲的讚嘆,目不轉睛地打量著梣木製的帚柄以及整齊的帚尾。男孩情不自禁地伸出一隻修長纖細的食指,緩緩滑過它光滑的帚柄。

  『十分鐘,我只騎十分鐘。』

  男孩越來越想佔有這支掃帚,他臉上露出興奮的笑容──騎著它到戶外去兜風,在藍天翱翔,在草地上飛馳──他從來沒做過,他很想嘗試,他每晚作夢都夢到自己騎掃帚的情況,那是多麼美好、多麼幸福,一點都沒有占卜所說的危險。

  下一秒,男孩毫不遲疑地握住光滑帚柄,一陣幸福溫暖的感覺自雙手延伸到全身……

  『哎呀!』

  男孩突地放開雙手,掃帚又倒回它原本所在的位置,如果不是他放手放得快,他的手早就變成一道美味的菜餚了。男孩看看掃帚,又看看自己的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想像,在他握住帚柄那瞬間,他除了感覺到幸福外,也感到一股燒灼的熱氣,差點傷到手。

  男孩嘆了口氣,細細忖度還要不要再試一次,說不定他的手會因此殘廢掉。

  然而心中可怕的慾望早超越他可想像的極限,男孩這輩子沒有那麼想要一件東西過,他紅透的雙手,再一次伸向掃帚……

  『哎呀呀呀呀!』

  這回連帚柄都沒碰到,便放聲尖叫了起來,他的後腦狠狠被人打了一下,男孩疼得抱頭,回頭看看是哪個傢伙偷襲他。

  『詹姆!媽說過多少次?不准亂碰爸爸的掃帚?』

  那是凱薩琳‧波特,詹姆的母親。

  男孩知道他的母親大概有三十多歲了,但他不得不承認,母親看起來似乎才二十出頭。金色長髮盤成一個高高的髻,黑色大眼睛閃動怒火,她穿著天藍色長袍,隨手將手中沾滿泥土的皮革手套扔到壁爐上,漂亮的臉龐扭曲成一團,氣急敗壞地瞪著她的兒子。

  『嗨,媽,今天天氣不錯呢!』被喚作詹姆的男孩說,他露出天真無邪的微笑。

  『是啊!真不錯呢!天氣還不斷引誘你帶著掃帚到外頭飛,是不是啊?詹姆!這是今天第幾次?第三次!第三次!上一次是五十七分鐘之前!你為什麼老想往外跑!老想騎爸爸的掃帚!老愛做危險的事呢?』

  波特太太滔滔不絕地數落著他。

  『媽不是要你在樓上乖乖的把那本《歐洲新版全藥材一覽‧二十四集》讀熟嗎?為什麼你老是不聽話!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騎上掃帚會發生什麼事?你可能會死!你可能會從天上摔下來!你可能會被「麻瓜」看見!你三歲就從屋頂摔下來斷了腿,五歲差點被「麻瓜」動物園飼養的獅子吃掉!還有一大堆麻煩事!為什麼你不多學學包曼,乖乖待在房間裡呢!』

  『學他在房裡鬼叫嗎?然後再被妳鬼叫嗎?』詹姆在心中暗想著。

  『上次費格教授才跟我說,包曼的成績優秀,很有可能當上級長。詹姆!你就不能讓爸媽放心一點、乖一點、長大一點嗎?為什麼一直讓我生氣?為什麼老是想騎爸爸的掃帚呢?』

  『上了年紀的老女人都這麼囉嗦喔……』詹姆小聲地嘀咕。

  『你說什麼?』波特太太氣憤地說,『你就是這麼不聽話,我才要哩答看著你!天知道你一離開哩答的視線又會做出什麼勾當來……哩答呢?你又對他……喔!』

  詹姆的媽媽四周看看,然後她吸了口氣,趕到呼呼大睡的哩答身邊,當然,她是一邊說著類似『你可能會受傷』、『做事都不考慮的』、『你會死耶!』的話,彷彿詹姆幹了什麼喪盡天良的壞事般。她跪在哩答身邊,自口袋掏出一只透明瓶子,滴了幾滴液體到家庭小精靈口中,哩答馬上睜開睡眼。

  『哩答還想睡……』

  『哩答,我有事要你幫忙。』波特太太輕鬆地說。

  『夫人!哩答不是故意的!哩答……』哩答跳了起來,吞吞吐吐地解釋。

  『我懂,』波特太太說,『我要你做一件事。』

  『哩答什麼都做!』

  『很好,』波特太太指著詹姆說,『帶他回房,盯住他背熟整本《歐洲新版全藥材一覽‧二十四集》!午餐前我會抽背──不准他用任何藉口走出房間,只要他沒背對,就不許吃飯!不許下來!不許走出他的房間!』

  哩答點點頭,小跑步到詹姆的身邊,輕輕地推他。

  『走吧,小少爺。』

  詹姆不高興地走到樓梯前,他聽到他的母親說道:『早要奧古斯汀收好掃帚!就是不聽!一個個都要我生氣!』

  詹姆緩緩走進寫有他名字的房間,連鞋子都不脫便倒在軟綿綿的床上,哩答小心翼翼關上門,施了個咒把門鎖起來,他轉過身看到這個調皮的小少爺在床上連鞋都沒脫,搖搖頭走上前替他脫掉鞋子。

  『少爺不可以偷懶,少爺得聽夫人的話讀完書喔。』哩答把鞋子放到地上擺整齊,撿起被詹姆扔在地上的《歐洲新版全藥材一覽‧二十四集》。

  『我要睡覺。』埋在棉被裡的嘴巴小聲地說。

  『不行啦,』哩答憂心地說,『夫人會生氣!夫人這麼擔心也不是沒有原因……』

  『原因?會有什麼原因?』詹姆突然跳了起來,他透過鏡片認真看著哩答。

  『哩答不能說……哩答不能說……求求少爺別再問了……夫人和先生不希望少爺從哩答口中聽到這件事……』哩答揉擰衣服下擺,不斷躲避詹姆的眼神。

  『那我睡覺。』詹姆鑽回被窩。

  『哩答說!但是少爺一定不可以生哩答的氣……』

  『我怎麼會生氣呢?快說!』

  『少爺……』哩答跳上床鋪,低聲地說,『聽過霍格華茲吧?』

  『當然,』詹姆回答,『包曼就在那裡讀書。』

  『是的,少爺,霍格華茲是全世界最棒的巫師學校。』哩答的聲音小到詹姆以為他在說唇語,『少爺已經十一歲,已經是就學年紀,通常在七月底──夫人是這麼說──已經收到入學通知信,但是現在已經八月中了,一封貓頭鷹信件都沒有……』

  『喔?』詹姆不以為然地問,『所以呢?』

  『所以……先生和夫人很擔心……波特家人人都是霍格華茲畢業的,他們很擔心少爺,少爺從小就沒有……遇到一些事……從屋頂上摔下來還是摔斷腿,剃光頭半年後才變回原樣……少爺從沒做過一些特殊的事,沒有任何的魔法跡象……』

  『那是因為我對那些事都不在意。』詹姆輕鬆地說,他將眼鏡拔下來放到床頭櫃。

  『可是……可是……霍格華茲的入學信,少爺不可能至今都還沒收到啊……所以……夫人和先生懷疑……少爺會是……波特家自古以來……第一位……』哩答說到這裡就閉上嘴。

  『「爆竹」。』詹姆接了下去。

  『哩答沒說!哩答沒說!』哩答嚇得跳下床,撞到被詹姆扔在一邊的調藥用舊大釜。

  『或許我真的是爆竹呢……』詹姆又重覆了一次。

  『哩答沒說!少爺!還是快點讀書吧!別把那事放在心上!那只是夫人的氣話……少爺?』

  見詹姆用被子蓋住頭以陣陣鼾聲來回應,哩答跳到角落書桌前的扶手椅上跟著打盹。

  『一個爆竹啊?』詹姆心想,他並不是真的睡著。

  高錐客洞的波特家是個古老的巫師家庭,波特家族中所有人都是巫師,詹姆總有種錯覺,好像波特家比一般的古老魔法家庭還要特別一點,他的父母在提起家族往事時,眼中都會突然閃過光芒。

  詹姆的爸爸是專門生產巫師的運動──魁地奇──用品的公司老闆,詹姆知道他年輕時曾經入選英格蘭國家代表隊,是一位很開朗熱心的巫師;詹姆的媽媽曾在霍格華茲擔任過兩年的教授,教的是魔藥學,辭去教職後,仍致力於魔藥學研究。她每週三、週五在巫師報紙《預言家日報》上有一個專欄,同時她也出版過很多關於魔藥與藥草的書籍。

  詹姆有一位大他兩歲的哥哥,包曼。包曼是個很怪的資優生,他喜歡吵鬧的音樂,喜歡鎖在房間裡抱著吉他,大聲唱著自己編寫的歌。他每次從霍格華茲回來,黑髮總會弄成各式各樣詭異的顏色。即使如此,學校老師卻說他未來很有可能會被選上當級長(希望不是為了安慰母親才這麼說)。包曼雖然很炫,但面對學業還是一板一眼的,詹姆站在他身邊總會感到一股莫名的壓力。

  另外,詹姆還有個小他一歲的妹妹海茵西絲。小海是個很可愛的女孩,個子比同年紀孩子還小,也很愛哭,詹姆最喜歡捉弄她了。她養了隻胖胖球,那隻胖胖球最愛做的事就是攻擊詹姆的眼鏡。

  詹姆已經十一歲,是到霍格華茲讀書的年紀。他一直很期待,一直想到最棒的巫師學校霍格華茲學習當一名巫師,這樣包曼就不會擺出一副什麼都會的驕傲模樣,也可以在小海面前展現哥哥威嚴;詹姆能在霍格華茲接受頂尖巫師的教導,在那兒學習一大堆的魔法,一大堆的知識,交到一大堆的朋友,一起玩、一起冒險、一起搗蛋……

  問題是,詹姆沒收到入學通知信。他之前就覺得不太對,印象中包曼是在七月三十號左右收到入學信的。詹姆以前也從未做出一些小巫師會發生的事,像是讓東西突然破掉,或是讓東西突然飛起來……爸媽會那麼擔心也不是空穴來風,說不定他真的是波特家第一位爆竹。

  爆竹是指出身在巫師家庭,卻不會魔法的人──像個麻瓜一樣(麻瓜則是血液中完全沒有魔法血液的普通人)。

  『怎麼像個笨蛋一樣?』詹姆打自己的頭,突然哈哈笑了起來。

  對嘛!就是大笑!這才是詹姆‧波特──不管遇到什麼事,都會樂觀的看待。

  詹姆翻了個身,從枕頭套中掏出一張小紙片,枕頭套裡裝滿他的搗蛋計劃。

  『既然飛天計劃失敗,那麼改試試這個好了!』

  他微笑看著紙上的四個小字:竊盜計劃



  『我們回來囉!』

  『媽咪午安!』

  『回來啦!午餐剛好完成呢!快點洗手來吃飯吧!』

  客廳傳來奧古斯汀‧波特的豪爽嗓音以及小海的撒嬌聲,詹姆知道此時此刻的母親鐵定將全身注意力都放在丈夫跟女兒身上,於是他從大釜裡撈出小銀刀,威脅哩答將房門打開,否則要割壞那本《歐洲新版全藥材一覽‧二十四集》以及哩答的耳朵。

  『小少爺不行這樣啊……』哩答哭哭啼啼地喊道,見到詹姆二話不說刺破波特太太心愛書籍的第一頁,這隻受不起驚嚇的家庭小精靈,還是悄悄解開鎖咒,放走波特家的搗蛋王了。

  詹姆壓低身子,幾乎以匍匐前進的方式來到樓梯口,從二樓可以清楚看到爸媽與妹妹的一舉一動。

  『媽咪!我告訴妳喔!我剛才抓住一個壞掉的搏格耶!希望也覺得我很厲害喔!』

  『梅林的鬍子啊!小海,妳沒事吧?奧古斯汀,你不知道搏格有多危險!而且還是個壞掉的搏格!』

  『哎,別那麼緊張啦!小海身手很俐落呢!她或許能成為超強打擊手!』

  波特先生語畢又哈哈大笑起來,詹姆的媽媽卻一點也笑不出來,詹姆強忍著笑意,繼續靜待下樓的時刻,一樓的三人接下來會往廚房移動吧。

  『我倒希望小海可以當個教授,女孩子哪適合打球啊。』

  『凱薩琳,孩子將來會做什麼,都得看她的興趣啊。』

  『是是是……小海,幫媽排一下餐具好嗎?』

  『好的,走吧,希望。』

  『不要帶希望去,她看起來很累,讓她休息。把你的斗篷給我,奧古斯汀。』

  『希望,到樓上去。』

  一隻粉紅色毛茸茸的胖胖球一蹦一跳地躍上樓梯,她本想進攻詹姆的眼鏡,但詹姆不懷好意地亮亮手中小刀後,希望便驚恐地往二樓跑。

  『包曼人呢?』

  『十點多出門的,說是什麼「魔法特別暑假訓練營」,明天就回來了。』

  『他怎麼去的啊?搭麻瓜交通工具嗎?』

  『聽說哈維夫人在羊角丘架了一個港口鑰。』

  詹姆聽了又偷偷笑了起來,他很清楚包曼才不是為了什麼魔法營呢,包曼一回到高錐客洞便抓著詹姆說自己找到一票也很愛音樂的巫師,打算在這個暑假成立樂團。

  『喔,這樣喔,那小詹姆呢?』

  『他在房間背書……這個詹姆,他一直想騎你的掃帚!你能不能收好啊?』

  『讓他玩玩又不會怎麼樣──』

  『什麼叫不會怎麼樣?萬一受傷怎麼辦?我沒那麼多時間看著他呀!昨晚佛蘿倫絲才拿了一點魔蘋果過來、新書出版好像出了點問題、晚上還有研究會的聚餐……再說他連信都沒收到,怎麼可以隨便讓他騎?』

  『信,還是沒收到嗎?』

  就到這裡──詹姆沒有再聽到任何聲音,他們也離開他的視線走進餐廳了。

  詹姆輕手輕腳地走下樓梯,盡全力壓低身子,來到客廳後方的走廊,走廊底的餐廳傳來餐具碰撞聲,而波特夫婦仍在小聲討論著什麼,那種感覺讓詹姆很不舒服,他索性按住耳朵,放棄聽見任何聲響,來到倉庫門前。

  『凱薩琳,妳想會不會是和教職員異動有關呢?』

  『教職員異動與新生入學怎麼會有關呢?新生通知的部份是由副校長負責的呀。』

  『是嗎?但妳也知道,日前接任副校長呼聲最高的麥米奈娃,後來不是被安排參加本世紀最重大的變形學學術研討嗎?』

  詹姆蹲在地上,伸直右手想盡辦法搆到倉庫的門把,小倉庫平時都是上鎖緊閉的,但是昨晚詹姆媽媽的朋友送了特殊藥草過來,波特太太一整天都在倉庫與溫室間忙進忙出……

  右手用力一扭,左手輕推木門,一股夾雜霉味和皮革味的空氣湧了出來,詹姆忍住呼吸,敏捷地跑進黑暗的倉庫,小聲地關上門。

  『呼……猜中了!老媽果然沒鎖門!』

  佈滿灰塵的窗簾蓋住倉庫裡第二個出口,少許的光線讓這個空間不致於伸手不見五指。詹姆揉了揉差點打出噴嚏的鼻子,瞇起眼睛環顧四周,狹小空間內堆滿一個個紙箱和木箱,大部份都裝滿厚重書籍、老媽吃飯的工具,以及老爸球員時代,球迷們贈送的一大堆禮物。

  『那個東西……很不尋常……又很珍貴……所以不可能放在破破爛爛的紙箱裡,』詹姆對著紙箱堆以手指比劃出隱形的叉叉,『瞧老爸每次喝醉述說陳年往事,都把那玩意兒說得一副多麼了不起的樣子……可見他很以那東西為榮,也非常寶貝那玩意兒,所以不會擺在隨處可見的木箱、木盒中……』

  詹姆再次蹲了下來,認真地尋找。

  『老爸從霍格華茲畢業那麼久了,那玩意兒是他學生時代的寶貝,他說他畢業後就沒再用過了,假使那玩意兒真的存在……絕對不會放在靠門這邊痕跡如此新的高級木箱中……所以……』

  詹姆目不轉睛地盯著窗戶正下方,一條深灰色粗布遮蓋一半的深褐色木箱,他迫不及待來到木箱前,撥開那條粗布,那看起來相當老舊的褐色木箱總算完整地出現在他面前。詹姆露齒而笑,不顧上頭滿是塵埃,徒手捧起那只精美的木箱,一個不知道是什麼金屬製成,印有三角形、圓形跟一條直線合成圖案的鎖輕輕地掛在箱鉤上。

  『唔,沒有鎖耶!』詹姆難掩興奮的情緒,盤坐在地,將木箱擱在腳上,緩緩地掀起蓋子。

  木箱裡的東西倒是一點灰塵也沒,那是一塊銀色柔軟的布料,詹姆謹慎地將那塊比他想像中還要重的布料拿出來,待銀布完全打開後,一條備受波特先生喜愛的『傳說斗篷』就這麼現身了!

  『就是這個!原來說謊的是老媽!每次都說這玩意兒不存在!』詹姆雙眼發光地打量著這件斗篷,然後將它披在肩上,此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的身體竟然與倉庫景色融合,彷彿身體不存在,只剩一顆頭飄浮著一樣!

  『酷──斃──了──』詹姆驚呼,『這件真的是──真的是隱形斗──』

  倉庫木門毫無預警地打開,凱薩琳‧波特現身門口,她瞪大眼睛滿臉驚恐,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只剩下頭顱的小兒子!詹姆還來不及反應,他的母親便往後退了幾步,放聲大叫。

  『奧──古──斯──汀!快過來啊!』

  詹姆爸爸抱著妹妹小海來到倉庫門口,平時裝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小海也愣住了,波特先生將小海放下,他是在場唯一沒有受到驚嚇的人,他嘆口氣走向詹姆,一把扯開那件斗篷。

  『詹……詹姆?』波特太太驚魂未定地看著恢復正常的兒子與面無表情的丈夫,『奧古斯汀,這是怎麼回事?』

  『沒有什麼,』波特先生對妻子微笑,然後繞過詹姆,將斗篷塞回小箱子中上鎖,『詹姆,這件斗篷對波特家來說很重要喔,等到時機成熟,老爸會把它拿出來的。現在……你要使用這件寶貝,似乎有點太早。』

  『太早?』詹姆說,『爸?那是隱形斗篷耶!是真的的隱形斗篷耶!有這麼高級的東西為什麼不拿出來用?反而把它放在這麼髒的箱子裡?披著那個走在路上很酷耶!』

  『很酷?』波特太太鎮定下來,隨即換上忿怒表情,惡狠狠地瞪著自己的兒子,『詹姆‧波特先生,可不可以請你告訴我……為什麼應該待在房間裡讀書的你,會出現在倉庫裡咧?』

  『我是來找東西的。』詹姆謅了個謊。

  『你讀你的書,需要找什麼東西?』波特太太的眉頭都皺在一塊兒了,『詹姆,這是你第幾次跑進倉庫?』

  『媽……倉庫平常都鎖著的呀……』

  『第幾次?』波特太太提高音量。

  『媽!我說……』

  『我之前放在這兒的大釜、放在那兒的小刀,還有這邊……這邊櫃子裡的黃金天秤……詹姆!是不是你拿走的?』

  『媽!我說過倉庫平常都鎖著,我根本就進不來……』

  『可能你媽老了,記憶力差,常常進出倉庫忘了鎖門──』波特先生輕快地說著,波特太太瞪他一眼後,他趕緊閉嘴再次抱起小海,『哈,小海,我們去解救不見蹤影的哩答,然後回餐桌吃飯吧!』

  待波特先生與小海遠離倉庫後,凱薩琳‧波特終於忍不住崩潰大叫了。

  『詹姆!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行為意味著什麼?』

  『不知道……』詹姆輕鬆地說,『「家庭小精靈勞動體驗營」?』

  『不要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波特太太怒吼,『這叫作偷竊!偷竊!是犯罪的行為!你偷了媽媽的東西,早上還想偷掃帚,現在又想偷隱形斗篷?』

  『媽!我沒有偷啊,我只是跟妳借用,然後沒有告訴妳……』

  『不告而取即是偷!詹姆!我沒想到你居然還會偷東西?你為什麼就不能乖乖聽話?就不能像包曼、像小海那樣不讓媽媽擔心呢?』波特太太激動地說著,詹姆雖想替自己辯解,但他不舒服地發現,母親眼眶已經漸漸溼潤了,『詹姆!你知不知道你是個爆竹!波特家第一個爆竹!你知不知道……為什麼你不把聰明才智用在正途!你又不是笨!為什麼……為什麼學會偷東西呢……』

  『媽……』

  『不要再說了!』波特太太尖叫,她掏出魔杖,變出一堆繃帶纏住詹姆的嘴,『你到樓上去,我不想再看到你!上去!』

  詹姆東撞西碰快速跑向客廳樓梯,他很想說清楚可是母親卻不給他機會說明,當他遠離走廊時,母親大口吸氣的哭泣聲像一把利刃穿過他的耳膜。詹姆來到樓梯,終於睡醒的哩答低著頭,匆匆忙忙地跑向餐廳。

  應該回去房間的詹姆,不知道為了什麼,卻在通往二樓的平台停了下來。

  他捂著嘴巴的繃帶緩緩坐在樓梯間,看著東邊的窗子──今天是個好天氣,萬里無雲,照書上說來,這是個超棒的魁地奇天──有一種鬱悶的感覺堵在心裡。

  『喔!奧古斯汀……我告訴他了……我告訴他了……他是爆竹……』他聽見他母親失望地說,『詹姆很調皮搗蛋沒錯……但是,我從沒想到他居然學會偷東西。而且他……他是爆竹!奧古斯汀,你又不是不知道雖然現在爆竹不像以前那般,在魔法族群中抬不起頭,但是……』

  『媽……』

  『好了,凱薩琳,別想那麼多。讓他下來吃飯吧。』波特先生安撫道,『等會兒我會派隻貓頭鷹去霍格華茲,可以嗎?』

  『我不想再見到他!為什麼這種事會發生在我們身上?』

  詹姆低著頭,站起來又往二樓走去。他一腳踹開房門,蹣跚地走進去。

  『我是一個爆竹……媽認為我是一個偷東西的爆竹……她根本不想聽我解釋……』詹姆拉開嘴邊的繃帶,腳邊突然有個毛毛的東西鑽過。

  『希望……』詹姆很討厭海茵西絲叫那隻胖胖球『希望』。

  詹姆再一次倒在床上,也是連鞋子都懶得脫,希望跟著跳上床,頻頻大打哈欠。

  『好像搞砸了很多事,詹姆‧波特……你的生命就停在十一歲了……』詹姆心想,『詹姆‧波特,是個爆竹,只會惹老媽生氣。』

  詹姆爬起來把房間內唯一的窗戶關上,又躺回軟綿綿的床上,手枕在腦後,瞪著天花板。

  『爆竹……』

  樓下沒有聲音,詹姆想大睡一覺卻又睡不著,他希望這一切都是夢,他不斷安慰自己:老媽只是在氣頭上,她只是因為處理不好魔蘋果才那麼生氣,睡一覺吧,睡一覺後一切都會改觀。

  『你不是最樂觀的嗎?詹姆?』詹姆告訴自己,『你為什麼想哭?你不是從出生後就再也沒哭過嗎?』

  詹姆又翻了個身,他突然感覺背後好像有東西,不停喀喳喀喳地響著,似乎是張紙。他對於自己生活的地方不太注意,通常是哩答替他整理房間,詹姆彈了起來,開始在床上摸索,想把那個擾人厭的紙給找出來。

  最後他在床單下找到一封信──詹姆記得最後一次讓哩答整理床單是在七月底,所以那信至少在他的背後待了半個月。

  他躺回床舖,不太高興地觀察那封信。

  那是一封用淡黃色厚重牛皮紙當信封的信,翡翠綠墨水在上頭龍飛鳳舞:

  高錐客洞

  二樓東邊第二間房間

  柔軟的四柱大床

  詹姆‧波特先生收


  詹姆將信封翻到背面,那兒貼了一張紫色的盾徽蠟印,上面有著老鷹、雄獅、蛇和獾四種動物,牠們圍著一個大大的『H』字樣。

  詹姆好奇地撕開信,說實話他從來沒有收過信,高錐客洞最常收到的貓頭鷹郵件,除了父親的商品訂單外,就只有母親書迷的信。

  信封裡裝了兩張羊皮紙,詹姆只看了第一行,他馬上又從床上彈起來──下一瞬間,他已衝出房門,衝到樓下安靜的餐廳去──又過了幾秒,一樓的餐廳再度響起凱薩琳的尖叫聲,她再一次放聲大哭,就算是在二樓,也可聽到詹姆爸爸的笑聲,和海茵西絲的歡呼聲。

  詹姆的房間內,希望緩緩調整位置,對於佔領四柱床一事,相當滿意地開始打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S.Zenky 的頭像
M.S.Zenky

= M.S.Zenky =

M.S.Zen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